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一章 王安风的对策
    天风酒楼宴饮之后,众人同归于扶风学宫,之后自然各自分散。

    王安风在门口竹林处又站了片刻,确认自己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酒肉味道之后,方才轻轻推门进入,任老依旧坐在典籍环绕当中,垂首看书,浑当他这个人不存在,少年微松口气,寻了一处书架盘腿坐下,取了本书,安静阅读。

    直至月上中天之时,众学子已经走得干干净净,而任老也不知何时消失无踪,王安风将手中书籍放回,取了洒扫工具,将这风字楼木阶细细洒扫一遍,待得回到自己的木屋中,关好门窗,方才举起右手,轻声道:

    “回归少林。”

    眼前视野如常变幻,再出现时已经是少林景致,群山悠悠,赢先生和圆慈坐而对弈,吴长青则是坐在一处藤椅上,悠哉悠哉,旁边摆着一叠点心,手中握着一本医术,看着津津有味,上书《五气论》三字,乃是医家年前所著新书,藏于扶风学宫风字楼中。

    这段时间,王安风除去自己看书外,每日都要翻看数本师父们要的书籍。

    不用他看懂,只要迅速翻完就可。

    其中赢先生多要杂学游记,师父钟情于各家道理典籍,二师父则是对医书热情颇丰,翻看了多少本,也觉不够,见王安风过来,老人放下手中医书,抚须笑道:

    “安风来了啊……吃点心吗?上好的杏仁酥……”

    少年行礼问安,吴长青摆了摆手,埋汰道:

    “哎呀,告诉你多少遍了,咱们自家人,弄这些虚礼做甚?”

    “平白弄得生分了许多。”

    王安风闻言却只是笑,赢先生落下一字,瞥他一眼,慢条斯理地道:

    “今日有什么事?”

    “说罢。”

    少年微怔,不知道为什么文士第一眼就了出来,却也无心追究这种事情,定了定神,便将今日听到的消息不加丝毫修饰,原原本本地对着三位师长说了一遍,末了声音微顿,道:

    “因其此时尚在中途,所以徒儿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

    “抹去原本痕迹的机会。”

    圆慈微微颔首,正待开口,身前文士却突然落子,杀溃他一条大龙,圆慈吃这一惊,言语微顿,那文士早已经冷着一张脸,颔首开口,道:

    “不算蠢。”

    “说说看……”

    王安风沉默了下,然后小心翼翼看了眼文士,咬了咬牙,抱拳拜下,道:

    “晚辈恳请前辈,传我一路繁杂剑术。”

    文士双眸微眯,道:

    “为何?”

    王安风此时既已开口,便已经没了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

    “法家名捕无心,是在追捕修为最低九品上,剑术狠辣直接,追魂夺命的意难平,而不是一个修为尚未突破九品,剑术不精且以繁杂取胜,杀手锏是拳术鞭锁的王安风。”

    “晚辈此时尚未突破九品,若压制突破时间,在突破前,仗着繁杂剑术与相识的学子切磋武功,并暴露出不擅剑术而精于拳脚的特点。然后在在众人眼前突破九品,这些加起来,应该会让我的怀疑大大降低。”

    “躲避,恐怕躲不过无心追寻,但晚辈可以将自己尽可能从他视线之中脱离,正大光明地出现,而不会被怀疑。”

    圆慈双眸微亮,脸上显现出了惊异与欣慰的神采,赢先生上上下下打量了下王安风,突又开口问道:

    “不学一下缩骨术,改变一下体型?”

    少年微怔,道:

    “我不足九品,先生传的武功厉害,我也修炼不到火候。”

    “若是看穿反倒是会引火上身,不如就原原本本,如我这般身高年龄者,天下不知凡几。”

    赢先生皱眉颔首,道:

    “想得还行。”

    声音微顿,似乎在思考什么,最终勉强点了点头,拂袖起身,道:

    “你且过来,我只传你简单几路。”

    “下不为例。”

    王安风心中微松,他实则最是担心赢先生不允,正在此时,文士已经飘然而去,少年脚下忙运起轻功,追赶上去,顷刻之间,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吴长青抚了抚须,奇道:

    “今日的先生,为何如此好说话?”

    圆慈缓缓摇头,道:

    “不知……”

    “或许见到风儿的成长,也颇为欣慰?”

    吴长青微微颔首,笑道:“也是……虽说是仍有纰漏,但是相较于大凉村中的天真少年,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却可惜了这盘棋,终究没有分个胜负。”

    圆慈摇头,叹道:“分出来啦,这一路下法我思量半月,自以为能胜……可他既然已经杀我大龙,胜负已分。”

    “也没有必要非得下到最后。”

    一边说着一边收回目光,准备收拾棋子,而吴长青则抚了抚须,赞道:

    “圆慈大师看得通透。”

    声音微顿,复又转口道:

    “说来,我这段时间看安风他们那方世界的医术,已然可以以我们的药物,仿照出他们的药理变化,虽说是表象不一,实则内里相通。”

    “安风的百毒不侵之躯,也应当开始啦,天下缉捕之术繁杂,难免没有专门搜素气味的路数,药浴之后他身上气味也会发生变化,倒是抹去了这一忧愁……”

    正说着,眼前僧人的身躯却猛地僵硬,吴长青话音微顿,面有好奇,圆慈右手已颤抖着抬起,平素温和的面庞气得发白,咬牙道:

    “竟然一气乱下……”

    “竟……竟然……”

    僧人气得浑身微微颤抖,一股莫名的寒意让吴长青止住了话头,突然想起了江湖小道消息,少林忿怒明王圆慈最喜下棋,心感不安,小心翼翼地带着摇椅往边上挪了挪,想了想,又从一旁药囊中取了条白布,斩做两片,塞入耳朵。

    方才塞好,便见圆慈缓缓起身,身旁内力引动天地,勾勒出了道道涟漪,碰撞震荡,仿佛有雄狮自虚空之中踏步而出,令吴老道面色发白,想要溜走已来不及,转眼之间,便有浑厚怒喝震荡,一句一句连连响起,震得他七荤八素,眼冒金星,腿脚一软,结结实实摔在藤椅上。

    “输不起的穷酸腐儒!!!”

    “休跑,出来!”

    “重新来过!”

    ps:今日下午长章节……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