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章 扶风学宫,新任藏书守
    王安风进入扶风学宫的藏书阁,并没有半点波折。

    一者,此代为武道盛世,群雄争锋,武道秘藏才是各派核心,寻常典籍,并不如何看重。

    二来。

    扶风学宫乃是天下藏书第十。

    藏书守,一向空缺。

    古建章等人本就要回学宫,顺道将王安风带到了学宫藏书阁,明言去找藏书阁任老,说欲要任职藏书守便可,便彼此告别,临走之时,面色却颇有古怪,似乎欲言又止。

    王安风目送他们离开,深吸口气,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眼前那百丈高楼。

    铜铃随风而震,那个硕大而霸道的风已经无法看到,可能是因为此时到了楼下,那种厚重之感越强,几乎有铺天盖地压倒下来的感觉,并不霸道,只是浑厚,带着时代的沧桑与厚重。

    少年深深吸了口气,双目流淌出明亮的神采来。

    这才是,风字楼。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背负青天,后将图南。

    学宫学子身下浩浩之风,便是这百丈高楼之中,无数藏书。

    天下藏书第十。

    青骢马已经寄放在学宫入门马肆之处,王安风背琴负剑,缓缓推开了木门,高大巍峨的风字楼中竟无有半点装饰,四面墙壁尽皆都是书架模样,其上密密麻麻摆列着数千年来各种书籍。

    古往今来,上下四方,天地万物,兴废治乱,士农工商,三教九流。除去切实的武道典籍之外,即便是各派名家论武之书,也都尽皆在此。

    是谓上揆之天、下验之地、中审之人,无所不有。

    风字楼顶,有硕大明珠一颗,玉石宝器密布,成周天星辰之图,照得这百丈高楼之中有如白昼,木阶旋转之上,巧匠设立,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取万里路始于足下,亦是以‘我’为峰,方可达万乃至无穷无尽之意。

    不时可以听得到衣袂破空之音,一道道穿着儒衫劲装的身影在这空中施展轻功纵跃,于明珠玉光之下取还古籍,时而轻身提气,依凭木阶旋落,衣袂翻飞,几如神仙中人。

    “小子,你来此作甚?老夫为何从未见过你面目?”

    王安风正看着风字楼中场景,耳畔突然传来一道苍老声音,微微侧过身子,便看着一位老者坐在风字楼最中央处,一处案几之上,周围堆满了各种典籍,据此少说还有近百米的距离,可那声音却如在耳旁低语,言辞清晰,知道这位必然是武道前辈,不敢怠慢,放缓了脚步,小心过去,抱拳轻声道:

    “见过任老。”

    “小子王安风,想要试一下学宫藏书守的职务……”

    老者抬眸看他一眼,不见张嘴,少年耳边就已经传来声音:

    “练过武?”

    少年点头,道:

    “练过一些。”

    老者颔首,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道:

    “每日众人走后,将木阶洒扫一遍,。”

    “这里书籍,你可以任看。”

    “风字楼后那处木屋,你可以住入其中,每月银钱自有人给你。”

    王安风微微一怔,抬眸去看,近乎万级木阶旋转而上,心中微松口气。

    比想象中的清闲许多。

    一边想着,少年思维发散开来,想到若是赢先生给自己安排任务,或许是身负千斤锁链,不能踩塌木阶,且每一步都要踏在九宫步的位子上罢……

    …………………………………

    扶风学宫最近流传了一个消息。

    空缺了两百来天的学宫藏书守一职终于又重新有人担任,是一个爱穿蓝衣的少年人,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再去看时,木阶洒扫地非常干净,而那少年正盘腿坐在一处书架下面,抱着一本古籍看的津津有味。

    少年看书时候舒畅,学宫学子也颇为兴奋,阴阳家的学子们连夜开了盘口,押这新的藏书守能撑多久。

    众口纷纭,有说三日的,有说五日的,至多不曾超过七日。

    在此之前,撑地最久的是一位九品上武者,每夜洒扫万级木阶,白日里则还要强撑着读书修行,撑了二十余天,险些弄得自身根基不稳,终归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本孤本,记下之后便辞别而去,去时面色惨白,步伐飘忽,真如野鬼怨魂一样。

    据传之后,其曾与好友饮酒,醉,好友戏言之‘洒扫夫’,被暴揍一顿。

    次日酒醒,甚愧之,携酒肉看望。

    好友叹道,洒扫夫不过戏言,何必当真。

    方出洒扫两字,饱以老拳,复揍之。

    来扶风学宫担任藏书守的,往往都是渴求绝迹古籍,却又没有背景门路之人,学宫之主出身儒家,信奉有教无类,早已经默认此事。

    但是守护这风字楼的任老和万级木阶却成为了最后的难关。

    若非武者,根本撑不住这巨大的工作量。

    即便是武者,这种乏味的工作对于本身心智也是一种折磨,日日洒扫万级木阶,白日里还要搜寻孤本阅读。

    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去休息或是修行武功。

    短期还可以以自身体魄硬抗,时日渐长,则必然有损根基。

    这件事情在平静无波的学宫生活之中,算是难得的调剂,不知多少学子的目光投落在此,明面诵读圣人文章,背地里则是暗搓搓计算着自己能赚得多少银钱。

    呼朋引友,许诺得胜之后在何处请客云云自是不提,兵家夫子和学子以聚赌之事展开的‘军谋博弈’也算得精彩。

    兵家学子于这等‘不正经事情’上爆发出了极大热情,三十六计,军神奇略,种种兵法连番上阵,往日里死硬的用法突然像是开了窍一般,硬生生没有让夫子们抓到半点聚赌马脚,于此事上颇为得意,彼此欢呼,早早庆贺。

    但是三日之后,寝房中却突传来阵阵惨呼,如山猿哀鸣,间或夹杂幸灾乐祸的欢笑。

    五日之后,神色尽皆凝重。

    七日之后,已是哀鸿遍野。

    风字楼中,王安风打了个哈欠,昨日少林寺中,赢先生的训练又上了一层楼,让他颇为疲惫。

    身前一位红衣银甲的兵家少年从他身边走过,似是熬夜,黑眼圈下面挂着两个大眼袋,路过时候直勾勾看着他,王安风心中疑惑,只笑着颔首,顺便将手中看完的古籍放回原位,抽出新的一本,视线从名录上扫过。

    《杂·当代名捕》

    少年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初入扶风城时,那富态男子所说,追查意难平的名捕,神色微正。

    名捕无心?

    本欲放回的手掌微微一顿,将这书籍翻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