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章 公开处刑
    王安风刚刚才想过了自己身份的暴露,此时听到忘仙意难平五个字,脚步本能微微一顿。

    身后众人推搡的声音传来,颇有杂音,随即便被一道颇为温润的嗓音压了下来。

    那位被围在中央的书生往前两步,把那卷轴往上面抬了抬,避开了朝着手中卷轴抓来的手掌,看着那一行墨字,稍提高了些声音,以便让周围人听得清楚,道:

    “大秦星宿榜,第九十八位,忘仙意难平。”

    “惯穿墨衣,覆狴犴面具,掌中无剑,唯有青竹一支。”

    “其罚刑律所难罚,杀天地所未杀,剑术追魂夺命,轻功尤其高超,于县城之内连杀贪腐之官,后扬长而去,两月之内,连踏十八连寨,贼人无所存,百姓无所伤,银钱无所取。”

    “乃古侠客之风。”

    “其踏山破寨,所杀者皆一剑毙命,但剑下并无高手,而其本身曾有两次负伤经历,修为至多为九品上至八品下之间,本应列于周天星辰之列,三百名以里,但其连杀贪官,以大秦铁卒之悍勇,竟难捉其行迹,故而列于天罡地煞榜,周天星辰之数第九十八位。”

    “杂家六先生叹曰:人皆求仙长生避祸,独侠忘仙,不惜己身。”

    “故号其为忘仙。”

    “既已忘仙,必意难平,仗手中剑,扫除天下垢,是为忘仙意难平。”

    言语落下,众皆缄默。

    儒雅书生掩卷叹息一声,道:

    “好一句独侠忘仙,好一个忘仙意难平。”

    王安风在前方听得双耳微微发烫,几有掩面遁逃之感。

    大秦星宿榜,与忘仙郡的雏凤宴截然不同。

    雏凤宴只是涉及了忘仙一郡之地,而且入场者大多为世家子弟,年十五以下,且并未曾扬名。

    因而唤作是雏凤,雏凤破壳第一声。

    而大秦星宿榜,涉及大秦七十二郡,不以修为说高低,只以战绩分高下。

    榜上共有三百六十五位,上合周天星辰之数。

    前三十六为上上之选,以天罡为名,后七十二功体不显,然杀伐果断,号为地煞,主凶杀之星,其余虽稍逊,也非寻常武者比拟,列周天星辰数。

    一者上榜,必有一者下榜,若非被新入者挤落,便是年满二十及冠,或是修为已经突破到六品之上,可以凌空步虚,挥手间有种种异象相随,其虽不入半仙之流,也已经是江湖一地颇有声名的侠客豪强。

    他连九品都没有入,如何能入榜?

    还是地煞榜。

    身后那些年轻人口中连连赞叹,让他脸上发烧,虽不愿意惹事,但是难耐心中那股说不清的害臊感觉,迟疑了下,回身抱拳道:

    “诸位叨扰……这意难平,也只是杀官的武人,何至于此?”

    他声音平缓,但是却如同晴天里打了个霹雳,交谈声音陡然便安静了下来,为首的儒生看了下他,并不着恼,只是笑道:

    “这位小兄弟应当是原来至此,并不晓得这事情。”

    “若是明了事情原委,想必当与我等心情颇似。”

    复又轻笑,指了指手中卷轴,道:“再说,此乃是天京诸位夫子所评所写,忘仙意难平,名副其实。”

    王安风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一旁一位穿着藕色裙衫的少女已经瞪他一眼,道:“似你这般人,又如何能知道侠客之风骨?”

    “仗剑行侠,不惜己身,唯侠客中人,才是人中之龙凤,值得我辈向往。”

    少女面上浮现艳羡之色,旁边一位眉目颇有两份呆滞的书生却突地开口,连连摇头道:

    “错啦,错啦。”

    “韩非子祖师在《五蠹》里说的很清楚了,侠以武犯禁,这侠士害虫……哪里值得向往哩。”

    “……你?!”

    那少女一呆,气得脸色涨红,狠狠一跺脚,束带垂落处系了银铃,轻敲跃动,颇有少女娇俏之感,可这娇俏少女却恶狠狠地瞪着那呆呆的书生,仿佛被激怒了的小猫,随时可能扑上去狠狠地咬上一口。

    那书生无所察觉,依旧唠唠叨叨地道:

    “你我皆是法家弟子,入学宫数年勤修,并非是要你跑出去做什么游侠晓得不。”

    “这样老师和夫子都会很头痛的,你父亲母亲花了大钱让你来学宫来读书习武,也不是让你听了个消息,就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你晓得不?”

    “你这样会被拐了去当压寨夫人的你晓得不?”

    “我等法家弟子应当是要不忘本心。”

    声音微顿,书生眸子微微发亮,沉声道。

    “让大秦百姓不至于落魄至此,沦落为侠。”

    “你晓得不?”

    最后一句话彻底激怒了那少女,狠狠地一脚踩在了书生脚上,直接上手,可王安风却心中复杂。

    不至于沦落为侠。

    若是天下无寇无奸,何需要侠?

    以武犯禁,受天下通缉。

    果然沦落……

    少年轻呼口气,朝着那眉目有些呆憨,正躲着少女拳头的书生,复杂笑道:“任重而道远……”

    那书生微微一愣,迟疑着回道:

    “士不可以不弘毅?”

    那少女更气,抬手抓住书生衣领,咬牙切齿,道:

    “士不可以不弘毅?”

    “你是在背书吗?呆子!”

    书生毫无察觉,微微皱眉道:

    “为兄比你早入师门,你应当称呼我为师兄,晓得……”

    声音未落,早已经被少女一掌糊在脸上,少女跺了下脚,气冲冲地转身而去,两人争吵,而周围少年少女却只作壁上观,嘴角皆是噙着如同家中老父一样慈和古怪的笑容,看着那呆憨的少年书生愣了片刻,疾步追了上去。

    为首儒雅书生无奈摇头,嘴里咕哝了两句,回身看着王安风,笑道:

    “在下古建章,不知小兄弟来我扶风学宫,有何要事?”

    视线落在王安风身后古琴上,停顿了下,面上露出了然神色,道:

    “每年七月秋招学子,距今日尚且还有三月时间。”

    “可是寻人?在下在学宫也认识颇多朋友,或许可帮得上些小忙。”

    王安风摇头,笑道:

    “不……在下爱书,久慕扶风藏书之多,故而前来。”

    “愿为一藏书守。”

    ps:终于到目的地了。

    ,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