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章 大秦扶风
    扶风郡中扶风城,城中学宫,号称天下藏书第十。

    也是姜守一最为推荐王安风前往的学宫。

    和忘仙郡雨霖州城不同,这里虽然说是一地郡城,可是历代郡守都颇为在乎郡城威严,虽说数次扩建,也依旧有一座极为高大雄武的城墙,可容纳十车并行有余,隔三百步一楼塔,苍穹浩浩在上,而城楼巅峰之处似乎可探手摸云。

    身披明光铠的大秦将领驻守在上,手持陌刀,神色冷肃,军中精锐十步一岗哨,手抚横刀刀柄,眼中神光凌冽。

    大秦七十二郡。

    尽为国之重器!

    少年牵着青骢马,顺着人流入了扶风城的城门,城中甬道隔绝了春日的阳光,脚步声在青石墙壁上回荡着,两侧甬道分层,中间一层距地面数米,有可落脚处,立着大秦士兵,手持大秦连弩,寒光凌冽,显然已经上弦,大秦百姓却视若寻常,只彼此照常谈笑,唯独异域商队的外邦人面色震动,微微发白。

    甬道长九十九米,有石碑篆刻‘不足百’三字,以示众人,以示万国来客,以示自谦。

    我们老秦家的人还是很温和友善的。

    你看,我们的城门厚度都没有一百米。

    不要那么害怕。

    踏步行过了甬道,阳光散落,眼前视野瞬时大气铺开,大块青石地板一直朝着远处延伸,伴两旁店铺建筑直至视野尽头,突然收束,猛地拔高,化为了几近百丈的高大建筑,层层垒叠,冲天而起,飞檐之处,有虎首吞天,穹顶之上,乃蛟龙长啸,每一层楼阁四个檐角皆悬金色铃铛,铃下红绸,随风而震。

    直面城门的一面,自上首而垂落巨大幕布,其材不知,非金非玉。

    其上以古法写一大字。

    风。

    鲲鹏乘风之风。

    浩大气魄,迎面冲击而来,少年深吸口气,视线缓缓朝着一侧而去,果然尚有另一座百丈巨楼,其上悬着一字。

    扶。

    匡扶天下之扶。

    两座楼阁孤立,唯独巅峰有一绳索相连,其上悬满了黑红旌旗,随风烈烈而舞,突有狂笑声起,一道身影从风字楼中跃出,衣袂飞扬,一手握着酒壶,昂首饮酒。

    身躯坠落而下,却恰恰踏在绳索之上,狂饮狂歌,凌空而过,随手一抛,酒壶旋转着落下,呼啸声中,却有鹰唳长起,黑鹰振翅,双爪抓住酒壶,振翅冲天而起,扶摇于天际狂风之上,下方是那如龙盘旋的雄伟城池,不见边缘。

    外域商队面如土色,心中震撼惊怖,而王安风却只感觉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萦绕在胸膛中,在胸中萦绕,想要炸开,想要昂首长啸。

    这便是我浩浩大秦!

    这便是我大秦的扶风郡城!

    雄伟如此,却仍旧不入十大名城重塞之列!

    心中激荡之余,却又有些黯然,大秦之强,足以以一己之力匹敌天下,可纵然我大秦已经强盛如此,却也依旧不能够做到彻彻底底,真真正正的天下太平。

    扫天下易,平人心难。

    而自己正是这庞大帝国脚下的蝼蚁,也是在逃的嫌犯。

    一念至此,胸中的骄傲豪迈便有些不对味,却又安慰自己,有少林寺这神奇的方式在,自己动手的时候,绝没有留下什么踪迹,而且自己所杀之人,皆是当斩首绞杀的恶棍贼匪。

    现在重要的是去那扶风学宫,想办法去当上学宫的藏书守。

    心中念头急转,而王安风面容上却依旧镇定,就仿佛是每一个踏入城门的少年那样,定定看了雄伟浩大的扶风二字,牵着青骢马顺着大道慢慢朝前面走去。

    一路上的顺利,入城时候也没有人盘问。

    看来这件事情应该还没有传到扶风郡罢……

    少年神色微松,面上浮现放松的轻笑。

    一边想着,一边往前面走,方才行了约莫数百米,一旁店铺有一道身影抢出,一息黑衣如墨,面上覆着铁铸龙兽面具,腰配青竹,黑发随风微扬,身姿飒爽,身法展开,擦着少年大步而去。

    王安风面上微笑僵硬。

    呆了片刻,少年瞪大了双目,像是那种淘汰的墨家机关人,一点一点僵硬地转过头来,呆呆看着那道身影疾步走出,和另外数人会和,而旁边就有一队大秦铁卒,负甲持枪,手扶横刀列队而过,对那身影视若无睹。

    那黑衣身影随手将青竹别在腰间,将脸上面具挪了挪,侧戴在一旁,和旁人谈笑,双眼如露,唇含浅笑,竟然是个风雅过人的女子,穿着这一身衣着,更显英姿飒爽。

    王安风张了张嘴,满脸茫然。

    “小兄弟看起来,对咱们斋里的衣服很感兴趣啊……”

    耳畔传来和煦声音,少年回身,便见一长相颇为富态的中年男子含笑看着他,后者眼光从少年身后青骢马身上一扫而过,脸上神色似乎更为热情,抬手虚引道:“若有兴趣,不妨进来看看?”

    王安风下意识道:

    “敢问店家……方才那身衣服……”

    富态男子脸上露出了然之色,笑道:

    “那一套啊,是咱们新近推出的衣裳,和那位意难平少侠穿的一样,一身墨衣,那可是江南道的好料子,狴犴面具,再来一把八品青竹,整个儿只要三百两银子。”

    少年心中微震,却被另外两个字吸引了注意,道:

    “少侠?”

    男子点头,笑道:“对啊,名捕无心已经断定,这位意难平年纪绝不会超过十六,可不就是少侠吗?内外兼修,长于轻功步法,一手剑术夺命追魂,身高嘛……”

    男子微微皱眉,突地抚掌笑道:

    “可巧,便和公子相仿,或者高些,或者低些……”

    王安风心脏骤然停跳,双瞳微微收缩。

    那富态男子未曾发现少年异状,依旧热情招呼他进来,少年虽心中有些纷乱,却依旧温和,婉拒之后,才牵着青骢马缓步而去,无有半分异状,心中诸般念头不住纷乱浮现,让他握着缰绳的手掌微微加力攥紧。

    事已至此,绝不能慌乱,乱则失智。

    王安风徐徐呼出一口气。

    再来一次,也一样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既然如此,何必畏惧恐慌,何况还不曾暴露。

    少年以理智按捺下心中慌乱,问过了路边行人扶风学宫所在的方向,那人看他模样,只以为是来求学的士子,颇为热情地详细说了学宫方向,并告知他有青石大道两旁载柳,可以骑马而行,否则怕是要走到天黑,王安风谢过之后,骑马朝着那方向行去。

    不知是否是通了灵,知道那些大秦铁卒不好惹,青骢马并没有撒欢儿狂奔,在一处拐角处下了马,牵着它走入了稍窄些的街道,前面有许多少年少女围在一起,最里面的一位温雅儒生双手展开一份卷轴,众人视线便齐齐落在上面。

    再越过这些少年少女,学宫的建筑已经在视野中若隐若现,少年松了口气,牵着青骢马,朝前走去,可方才行走了数步,身后却突然响起欢呼:

    “第九十八位,忘仙意难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