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章 后续事件
    秦卒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这劫匪寨子纳入掌控之中。

    那些被困锁的百姓被救出,身上各自给披了厚实的棉衣棉被,太阳已升,却又燃起了熊熊篝火给他们取暖,劫匪准备的肉类山珍全部切碎了扔到锅里,大火煮开,撒上一把盐巴,最为暖身。

    若不进补一下,这些人就算被救出,下了山恐怕也只剩下七成还活着。

    将匪首几乎剁成烂泥的老者坐在床铺上,大腿的伤痕随便拿了块破布裹了两下,就当作是已经处理了,旁边案几上堆着秦卒翻找出来的账本,红烛残照,老者对着灯火翻看,火焰似乎顺着这文字,在老者眸子里面燃起,恨得咬牙切齿。

    “怪不得这么难抓……怪不得,怪不得!”

    账本里面,记载的除了记载何月何日,劫何人,获银钱多少之外,还有整个郡城,连绵山脉之上,一十八连环寨互通有无,而在最后一页,竟也看到了些许熟悉的名字。

    尤其是这些熟悉的名字,令老人眸子微微发红。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门外走进来了个粗豪大汉,抱拳道:

    “老大人,兄弟们找到了您说的那个少年。”

    老人双眸微亮,便看其后走进来了个十四五岁模样少年,正是之前被抓走的那孩子,心中松口气,放下账本,拍拍自己旁边的床铺,放缓了声音,笑道:

    “小家伙,过来坐。”

    王安风点了点头,坐在老人旁边,眉目低垂。

    老人缓声问他有没有受伤,言辞恳切,待得确认少年并没受什么伤,方才松了口气,挥手让那秦卒取来一碗肉粥,亲自递给王安风,道:

    “喝点粥吧……暖暖身子。”

    “是老秦家对不住你们,来地迟啦……要是早上一天,也能把另一个孩子救下……”

    老者声音低沉了下去,归为一声叹息,王安风神色也变得沉闷,接过肉粥,沉默地吃着,和老秦家的军队一样粗狂的滋味,老者翻看着卷轴,间或询问王安风是谁救下的他。

    少年按照原本的打算回答。

    只说是一名穿着墨色衣衫,持青竹,覆铁面的人。

    这和匪首房间中,那妍丽妇人所说一般无二,老者颔首,并未曾生疑。

    复又看向账本记载的名字,双眼似有火焰燃烧。

    众人吃过了肉粥,披着棉被厚衣,在正午太阳最暖和的时候,被护送下了山,入城之后,王安风牵着青骢马,背琴负剑,在这城中客栈住下。

    这一波为恶数年的恶匪被全数斩杀,战果震动远近,百姓奔走相告。

    第二日,早已经退仕的参军事孙兴为,拖着一条右腿,走过热热闹闹的长街,走过轻歌燕舞的花楼,停在了衙门之前,肃正衣冠,抬手握在了裹着鲜红绸布的鼓槌上,用尽了平声最大的力气,狠狠砸在了鸣冤鼓之上。

    嗡!

    鸣冤鼓连响十二次,沉闷浩大,响彻了半座县城。

    当日白发苍苍的老者立于县衙堂下,声色俱厉。

    “本官参本城副县丞在内,大小官吏七人。”

    “勾结贼匪,证据确凿,按律当斩!”

    众皆哗然,却为因兹事重大,涉及人数过多,只是监押候审,其余数人认罪,副县丞则有诸多疑点,后按大秦律例,‘五刑之疑有赦’,以三十具兵甲,银千两为军费,赎刑出狱。

    其出狱之时,白发苍苍的老者拦在县衙之前,嘶声怒喝:

    “军费军费!!律例律例!”

    “重点是有多少百姓无辜枉死,多少平民家破人亡!”

    “五刑之疑有赦,是为那些尚有回头之路的人准备的法条,不是为了让这些穷凶极恶的货色钻漏子!”

    怒喝到声音沙哑,发冠散乱,却被两名衙役架出,长街之上,老者白发散乱狼狈,拖着断腿,怒声喝骂,声如泣血。

    当日下午,城中守将下令,全营休假三日。

    数百大秦铁卒褪去兵甲,只以布衣之身围坐在衙门之前,冷冷看着县衙,不言不语,然肃杀之意渐浓。

    整个县城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连普通的百姓平日里说话,都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买油果子的小贩看着那已经不吃不喝坐了一天多的铁卒,以及铁卒最前面的倔强老者,无奈叹了口气。

    将手中做好的早点递给前面的少年,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道:

    “小哥儿,你的早点。”

    前面那少年递过去几枚大通宝,接过油果子,一口咬下去酥软香脆,似乎无意问道:

    “这些铁卒这样……没事吗?”

    那小贩本来不欲多说,可是心中却着实气不过,左右看了眼,低声叹息道:“能有什么事?!”

    “他们现在褪去了兵甲,又是休假。”

    “此时也就是寻常的大秦子民,乐意坐在大街上又不违反大秦律例,谁管?谁敢管?”

    一开口,便如同是打开了话匣子,不住埋怨道:

    “按我说,那些个狗娘养的杂种,是应该斩首。”

    “可是咱们大秦法家行刑,要看证据……没有确凿证据,便不能判处。”

    “现在已经有六个人下了死狱,连那些家属都领了补偿,就咬牙切齿等着看行刑的那天,那孙兴为又非盯着县丞大人……又不是他家人死了,啊呀,搞得我生意都不好做了……”

    声音微低,左右看看,在王安风耳边神神秘秘地道:

    “搞不好啊,是因为是打算趁机扳倒副县丞,自己上位呢……”

    小贩又絮絮叨叨说了许多,王安风回了客栈,只感觉心中压抑。

    那些账本,他也翻看了。

    证据确凿。

    又过了两日,铁卒果然无奈离去,除去县丞的数人全部下了死狱,孙兴为因为年老体弱,又受了伤势,抱病在家,再无一人过去看望,与刚刚归来时候的热闹截然相反。

    唯有那位副县丞亲自前往探视,却被老者怒骂而出。

    王安风提着一份五花肉,看着眼前有些掉漆的木门呼出口气,轻轻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个眉目慈和的老妇人,眼眶微红,似乎才刚刚哭过,少年说明了来意之后,便将他迎了进去,转入内室,白发苍苍的老者披着衣服,正伏案书写,不时停下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见到王安风过来,还稍微愣了下,然后便笑着将少年迎了进去,身子骨虚弱,却强撑着为少年泡了茶,将正在写的东西盖住,只和王安风谈笑些其它事情,可少年瞳力渐强,已经看了个清楚。

    老人并没有放弃,尽管任何人都认为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

    尽管那些百姓,认为死了剩下的六个也就够了。。

    尽管连那些受害者都已经沉默。

    却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觉得不够,觉得要为那些枉死者讨一个公道,所以他就在这斗室之中,就算众叛亲离,就算别人埋怨,却依旧梗着自己的脖子,倔强地昂着头,白发纷乱,死死瞪着那些高高在上的臭虫,发出自己的怒吼。

    少年眉目低垂。

    所以大秦还是大秦。

    浩浩大秦。

    两人交谈片刻,日头过了正午,老人留王安风吃饭,少年点头,自告奋勇地去做菜,将五花肉切块洗净了,却发现少了姜块,便笑着说要出去去买。

    一路去菜市场买了好大生姜,正好路过那位副县丞的豪宅,转过了一处无人的拐角,王安风轻轻道:

    “回少林。”

    流光闪烁,不过短短时间,便踏出一位黑衣少年,面覆铁面狴犴,翻身入了宅邸。

    这宅子不小,但是却并没有雇佣多少的佣人,王安风摸到了正房,模样儒雅的副县丞正自饮自酌,满面红光,潇洒自在。

    在他看来,无人能在城中刺杀他,也无人敢在城中杀他。

    便在此时,木门被猛地撞开,一袭黑衣如电光爆射而入,儒雅男子神色微怔,瞪大的双目之中一道紫电闪过,转眼便刺穿了自己的喉咙,而他脑海当中兀自还是不敢置信。

    他怎敢……不怕死吗……

    王安风呼出口气,退后一步,看一眼堂中悬挂浩然正气四字,掌中青竹挥洒,蘸血为墨,在那字帖上覆盖了一行新字,笔触凌厉,字迹间只有肃杀之意。

    大秦律例,与贼寇勾结者,流三千里,官员之身,罪加一等,杀。

    转身而去,复又想起了那位老者和胸中热血的大秦铁卒,脚步微顿,复又挑起了一抹血液,挥洒写道:

    杀人者,忘仙意难平。

    转身大步而出,并不逃离,而是持拿青竹杖径直冲杀而出,将府中杂役护院打得鼻青脸肿,绝尘而去,几名有点功夫的护院持剑追出,却在一处角落失去了少年踪迹,侍女冲入正房,迎面便是死不瞑目的副县丞,以及覆盖在浩然正气上的一行血书,杀字占据一半,凌厉森锐,不由地软倒在地,尖叫出声。

    “杀人啦!!!”

    县城之中转眼变得极为纷乱,而在有些偏僻的地方,却有着温暖安宁的阳光,和颇为诱人的炊烟响起,那有些掉漆的木门被轻轻敲响。

    老妇人打开门来,看到门外少年干净的笑容和手上提着的生姜,脸上露出慈和微笑。

    “买回来了啊,动作真快呢。”

    “是啊……”

    木门闭合,隔绝内外……

    有少年,有老者。

    有梗着脖子的文人,有以武犯禁的侠客。

    所以大秦还是大秦。

    浩浩大秦。

    ps:长章节哦,求支持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