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章 王安风蜕变事件,意难平(感谢Diekreuzung万赏)
    今日修行,圆慈等人并不曾提点王安风,少年归来之后,在客栈柔软的床铺上面非常舒服地睡了一觉,第二日吃了些早点,带着青骢马便出了城门。

    和之前两次出门不同,这一次是孤身前行极远的路,见过的风景比起少年原本加起来都会多,心情自然也更易波动,只觉得一路上所见所闻,极是新鲜有趣,对于未来的日子,也满是期待。

    尤其是江湖。

    虽不是入江湖,但是那种前往未知之处的感觉也让少年颇有激动。

    也总会不受控制地去想,话本里那种快意恩仇,扬鞭纵马的江湖日子会是什么模样。

    顺着官道行了片刻,王安风转道入了一处小路,复又行了一个时辰,原本一同出城的众人分散到了其它路径,唯有一名面目清癯的中年汉子依旧和王安风一路,后者突然拍马追上,笑着招呼道:

    “小哥儿,好巧,也去赵家村?怎么如此面生?”

    王安风微怔,只以为赵家村是和大凉村一样的小山村,虽然这中年人认岔了,但是他生性与人为善,便也笑着回了两句,那中年人颇为能言善道,行为也豪爽大方,两人一路言谈,时辰渐过,不觉已经入了小路身处。

    周围树木原本繁茂,此时冬天,没有一片叶子,围绕在路两侧,像极了张牙舞爪的鬼怪,风吹树梢,发出令人心里不安的呼啸怪声,王安风看了看天色,想着今日实在不行,便在那赵家村借宿一宿也好,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丝掩盖地极好的杀意,微微皱眉。

    正在此时,突然响起了凌厉至极的破空声音,数道残影射出,伴随着数声脆响,两排树干上各钉了数只箭矢,震颤不已,两旁突然冲出了十数条大汉,为首一人扛着把上百斤的宣花大斧,一脸络腮胡子,眉目粗蛮,手里头的斧子重重往地上一砸,轰然巨响声中,放声狂笑道:

    “哈哈哈,好一头肥羊啊哈哈哈!”

    “一看便是为富不仁之辈,咱们兄弟劫富济贫,刚好打杀了,救济穷困!”

    王安风神色微厉,知道这是遇见了劫匪,手腕微抬,便要施展鞭法,道:

    “杨大叔,你退后,我……”

    声音未落,突然感觉身子乏力,一股酥软之力浮现身躯,面色微变,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扭头去看,迎面便是那清癯男子温和含笑的模样,脑海中闪电般明白了过来。

    在中午吃干粮的时候,他曾经喝了对方壶里的凉茶。

    少年咬牙道:

    “是毒?”

    此时吴长青尚未给他施展药浴,培养百毒不侵之躯,纵然王安风咬牙强提精神,但是对方所下的迷药颇为不凡,强撑了下,视野终究逐渐模糊,软在马背上,青骢马嘶鸣一声,本欲奔袭而出,可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携带佛音梵唱的利剑呼啸,身躯僵硬,不能动弹。

    …………………………………………

    王安风在一阵摇晃之中苏醒了过来。

    内力流转,雷霆将残存毒素祛除,微微恍惚了下,便彻底清醒过来,此时他身上非但木剑,古琴不在,就连师娘给他缝制的儒家深衣都被扒了去,寒风之中,身上只剩下了单薄的里衣。

    身上被一道厚重的锁链束缚,扔在个囚车一样的木笼里面,除他之外,还有许多古怪的东西,周围围绕着十数个大汉,而天色已经接近黄昏,耳畔听得到大声交谈之音。

    “老六,可真有你的,这小子手上怕是有几分功夫,那鞭锁可颇为值钱啊。”

    “那是,我猜这小子应该是学了点武功,就想要出来学人家闯荡江湖,我下了足以迷昏一头黑熊的迷药,不也被放翻了?”

    “闯荡江湖,闯荡江湖,哈哈,江湖里头全是血,人前人后给一刀。”

    复又是一阵欢笑,奉承之音,王安风身子微僵,只觉得自己对于江湖的幻梦全然破碎,还被扔到了泥沟子里面,任人随意踩了几脚,颇为恼怒。而此时似乎到了地方,速度降了下来,马车缓慢进入了一处寨子。

    王安风偷眼打量,浑身血液便在瞬间冰冷。

    夕阳如血,寨子左右竖着两根长杆,中间绳索上,如同晾衣服般挂着一排尸体,数人骂骂咧咧,又将一具新的尸体挂了上去,在寒风中摇摇晃晃。

    赶车的那粗蛮大汉大笑,道:

    “哈哈,这丫头怎么也死了?”

    “哎呀,总是倔呗,都被玩儿烂了,还倔,倔个屁。”

    那人吐了口唾沫,颇有两份不忿,道:

    “她要寻死,那便让她去死!”

    面目清癯的中年男人看了眼,叹息道:“你也太狠辣了……”

    “呦呵,六爷有何高见?”

    ‘六爷’抚须,道:“这女子最有味道处,便是那白嫩双足,你偏生用了红绣鞋,这滚烫滚烫的铁鞋子一穿上,哪里还能看……”

    那人微怔,却又道:“哎呀,都是死人了还管什么,六爷你不知,这骚娘们穿上红绣鞋,跳得可起劲儿了,就穿的时候,也没在怕的。”

    王安风身子微微颤抖,耳畔却传来佛音剑啸,将他怒火压制,赢先生令他先明了局势,再行决断,不要莽撞行事,言语之中没有了冷意,也隐含震怒之心。

    他明白,可是怒意却不曾有丝毫的消减。

    故事里面聚啸山林,为民除害,劫富济贫的侠盗豪杰形象瞬间崩碎,化为了无比现实的模样,那新的尸首是位清秀可人的少女,面目柔和,剧痛而死,但是面庞却隐有快意解脱。

    烧至通红的铁锈鞋,没有怕,尽情狂舞。

    狂舞至死。

    是要如何绝望,才能将这种惨烈的死法当作快意解脱的归宿,踏火而舞,看着那些惊呆了的劫匪,彼时的模样神采,是否骄傲而快意?

    王安风手掌微微颤抖,体内的内力混杂雷霆,几乎是在咆哮。

    那小姑娘,比他大不了一岁。

    他才怀抱着向往仙境般的心情踏入江湖,一回首,却看到了十八层地狱中最惨恶的景色。

    路上过了好几处用黄泥黄土砌成的低矮房子,没有甚么门窗,只是拿着铁栏杆围着,里面圈着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面目麻木,不少人穿的还是薄薄的单衣,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南边的一座高墙上钉着铁刑具,上面新鲜的血痕证明这绝非是摆弄的装饰玩意儿,周围站着身材高大的劫匪,神态粗蛮,孔武有力,站着闲聊,而那些被绑来的百姓却在费力劳作,稍有喘息,便是一鞭子横抽过来。

    王安风被暂时扔到了一处牢房之中,那几人大声欢笑着去了。

    房中七八人,大部分已经如同行尸走肉,唯独一位老者还有几分生息,见他过来,苦笑道:

    “天杀的混蛋,竟又掠了人来。”

    王安风眼神转了转,落在老者身上,脑海之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怒意,他天性纯良,而此时目睹如此惨剧,反应便更为剧烈,沙哑呢喃道:

    “我浩浩大秦,为何,还会有这种劫匪,如此惨事?”

    “为什么”

    老人惨笑一声,道:“正是因为我大秦强盛,疆域广大。”

    “能够定鼎天下,能够收拾地了各路枭雄,但是这一小撮一小撮的山贼劫匪,却如同巨兽身上的虱子一样,难抓,难收拾,重要的是收拾完了,就又会出现新的一批。”

    “大秦也苦啊,不能为了这些小虱子调回十八路龙卫……否则周围那些狼崽子又不安分了,死伤更为惨重,而寻常兵卫出手,这群人又贼精,只在山上乱窜,窝在山洞里不出来,看准了目标才出手,想要剿灭,除非放火烧山,否则难有大用。”

    “可放火烧山,周围的百姓日子就更苦啦,已经不知有多少地方官目呲欲裂,却又无可奈何,生生咳血。”

    王安风张了张嘴,道:

    “那……又能如何……”

    老者叹息,道:

    “谁知道啊……这些习武者身强力壮,人性本恶,天生惫懒,总有许多不愿意老老实实过日子,打家劫舍,来钱又快,又能被叫一声绿林好汉,为什么不去?”

    “这就是所谓的以武犯禁,造孽啊!”

    “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若是天下从没有甚么武功,是不是就不会有这般多好吃懒做的土匪山贼……还什么豪杰,我呸,老头子从来没见过一个好的贼匪!”

    老者絮絮叨叨,王安风靠坐在墙上,脑海思绪翻腾,一时间冲脑的怒焰缓缓散去,逐渐恢复了理智,但是思维却逐渐变化,搭在膝盖上的右手缓缓握合。

    约莫过去了近半个多时辰,有人开了牢门,将满身铁锁链的王安风拉起,道:

    “大哥唤你过去,嘿,你最好祈求那娘们把大哥伺候好了,大哥今日可怒气不小。”

    一边说,便带着王安风离去,那老者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能叹息一声,挫败地坐在原地,突地脾气发作似的,重重一拳砸在地面上,骂道。

    “天杀的混蛋,老天爷怎的不一道雷收了他们!”

    那劫匪带着王安风,虽知道身后少年恐怕会武,却心里安稳。

    穿着那身三百斤锁链,又有几分力道?

    可方才转过一个无人角落,便有一股巨力袭来,直接砍在了这劫匪脖颈处,后者闷声不响地软倒在王安风怀中,王安风避开视线,将那劫匪拖入月下阴影,便在此时,耳畔突然传来了赢先生声音。

    “入少林。”

    王安风沉默了下,消失在了这阴影之中。才入少林,便看到了赢先生身影,负手立于孤峰,文士看他两眼,嘴角勾起冷笑,质问道:

    “你想去杀了这些人?”

    “你知道有多少高手?”

    “你知不知道,或许里头也有人有所苦衷,逼不得已,落草为寇?”

    王安风沉默,看了眼一旁圆慈,第一次褪去了弟子晚辈温顺的模样,直视着赢先生,道:

    “大秦律例,杀人者,主犯绞,从犯斩,子嗣流三千里!”

    “大秦盗贼重法,聚众呼啸一地者,杀之无罪!主犯财产尽数赏于举报者,其妻子流三千里,改贱籍,加役三年,从犯共同杀人而不报,杀之无罪!”

    赢先生面容冷峻,冷笑呵斥道:

    “幼稚!你以为自己是谁?”

    “想你这般,性子蠢笨刚直,非黑即白,最为容易被人当作刀剑来使。”

    “但是……”

    声音微顿,文士眸中浮现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眼王安风,突然抚掌大笑道:

    “欲罚刑律所难罚,将杀天地所未杀,好!很好!非常好!”

    “眼目众多,这件事情必然会引动各方瞩目,你不可用原本身份。”

    言罢右手一挥,少年身上转眼浮现出了一身墨色衣裳,极为合身,其上没有丝毫的装饰纹路,唯独衣领袖口是不染丝毫杂质的纯白,黑白相衬,如同来自地府的断狱鬼差,散发着幽然冷意。

    赢先生手中复又出现一根青竹,笔直刚正,其上尚且沾着晨露未干。

    随手抛给王安风,道。

    “此物能为你雷劲添加一丝阴属变化,便于遮蔽行迹。”

    王安风接过青竹,雷劲灌注,有雷蛇顺着青竹流转,不复原本刚猛,而是增加些许阴柔,色泽偏向深紫,沉默了下,抱拳道:

    “多谢先生。”

    身前文士随意摆手,手中又浮现了一张铁铸面具,便要往少年面上覆盖。

    却有一只手掌握在了他的手腕上。

    赢先生神色微怔。

    少年主动从他手中接过了那面具,上面雕琢着的是狴犴,龙之七子,明辨是非,秉公而断,一双虎目正冷冷注视着王安风,仿佛夕阳之下那清秀少女的眸子。

    脑海中浮现出方才所见的一切,手指微冷,王安风轻声道:

    “我来吧,先生……”

    言语声中,少年抬手将面具覆盖在自己面上,严丝合缝,狴犴的双目空隙中,出现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

    文士微怔,继而微微颔首,退后一步,看着眼前少年。

    一袭黑衣,黑发垂肩,面上覆着一张狰狞肃杀的狴犴面具。

    金属有着微寒的冷意,黑发发丝略有纷乱,一袭黑衣,让少年的气质多出了三分冷意,胸中有杀伐之心,冷意更甚,让赢先生眸中神采越发满意,微微颔首,道。

    “给自己取个名字吧。”

    少年瞳中神色依旧干净,持剑转身,沉默了下,缓声道。

    “意难平。”

    转瞬之间,少室山上已经没有了这道身影。

    史家感叹,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终究意难平。

    ps:长章节奉上,

    这是王安风性格转折点之一……他可以依旧善良,依旧真诚,却不能再那么单纯地像是个不经世事的孩童,总要长大吧。

    然后,我觉得……有黑暗,有侠义,才是江湖,正因为黑暗的存在,侠客之风,才越发耀目而可贵……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