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九章 赢先生
    文士寒声落地,王安风脸上神色微微一滞,圆慈皱眉,吴长青抚了抚须,开口劝道:

    “先生何必如此固执?”

    “安风出去,这也是必然的事情,你不能……”

    赢先生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冷笑道:

    “我几时说过,我不准他出去了?”

    少年张了张嘴,问道:

    “那先生是准许我去学宫求学了?”

    “不准。”

    吴长青在一旁被文士的回答弄得有些头痛,苦笑着打断,道:“先生有何高见,不如敞开来说罢……”

    赢先生负手而立,道:

    “我准他去学宫,他该见见世面,了解学识。”

    “但是不准拜入学宫……此世学宫,是为了传道于天下,传授弟子的速度皆是以中人之姿为衡量。”

    声音微顿,随即扫了众人一眼,复又落在王安风面上,冷笑道:

    “飞鸿效雀,孤狼学犬,蛟龙如虫行于污秽。”

    “你想要自误吗?”

    “蠢货!”

    吴长青闻言思索了片刻,微微颔首,道:“那位姜先生许是想让安风能遇到长辈好友,警醒自身,却不知我等的存在,足以免去解惑之师,虽世事不同,但是道理毕竟相通……”

    “但不入学宫,又如何去学此世典籍?许多知识我等也无法传授。”

    “偷师,无论在哪里都是大忌。”

    赢先生摇头,道:

    “此世武道称雄,各家各派看重的是武功奥妙,是天地秘藏,而寻常典籍,因为百家争鸣之势,则放于学宫之中,任由学子借阅。”

    圆慈皱眉,开口打断道:

    “可若风儿不是学子,如何借阅……”

    赢先生嘴角勾起,浮现出了一抹冰冷的弧度,目光落在王安风身上,道:

    “不,除了学子,还有一种人可以去看。”

    “去学宫当差。”

    “非为学子,而为长工。”

    “学宫藏书守。”

    少年微怔。

    藏书守,是从千年前流传下的官职,后来百家建立学宫,也沿用此号。

    真正的藏书守共有九人,镇压着天下秘典,实力学识尽是深不可测。

    而学宫中的藏书守,只是对于看守各家典籍长工的雅称,因为武功秘典都放在别处,这里只有各家道理典籍,以及一些游记类杂书,虽称呼雅致,其实并不被看得起。

    王安风对于藏书守这种身份并没有丝毫的抗拒心理,若是其它的儒生少年,或许会难以接受,但是少年在初时被冲击了下,思考之后,反倒觉得若是不用如学宫学子那般每日里彼此走动,无时无刻皆在借阅各家典籍,似乎也颇为不错。

    还可以挣得些银钱。

    今日在少林寺上修行照常,一番苦练之后,王安风拜别了诸位师父,回了大凉村,赢先生负手而立,看着少年离去的方向微微皱眉,不知在思索什么。

    第二日,王安风在练完内功之后,被赢先生叫住。

    “先生?”

    文士沉默了下,道:

    “我今日闲来无事,有心演武。”

    “你是不是很想要旁观?”

    少年呆了呆,不知该说是,还是不是,最终迟疑地点头,赢先生看他一眼,转身离去,王安风满脸疑惑的跟在文士身后,一路相随,去了另一处山上的演武场。

    到了演武场中,文士随手抛了根青竹给他,不知是从哪里取来,上面还沾着晨露,入手阴寒。

    少年尚有不解,赢先生已经抬起了手中青竹,冷声道:

    “看好了。”

    声音落下,赢先生双眸神光收敛,王安风还没有看清楚动作,便有一道凌厉的寒光爆射而出,青竹微顿停下,却有有如实质的激流顺着青竹的轨迹笔直前冲,将前方空气切割成了两个部分,空气被巨力压迫,仿佛形成了粘稠的气浪,无比沉默地朝着两旁分开。

    飞鸟卷入,落雪无痕,一切尽在死寂中完成。

    而那青竹之上,晨露依旧,不曾跌落。

    轰!

    数息之后,少年耳畔方才传来了呼啸震荡,轰鸣之音,狂暴的气流撕扯咆哮,只是余波便令他脸庞生疼,文士挥袖,暴动的风暴转眼停歇。

    少年胸膛之下心脏疯狂跳动,直至数息之后方才平复,呢喃道:

    “这是……剑术吗?”

    赢先生眼瞳浮现厌恶之色,想要说什么,却只道:

    “不……”

    是杀人术。

    复又沉默,道:

    “你见我招法厉害,是不是心里非常想学?想要求我教你?”

    王安风看着依旧在远处翻腾的气浪云海,轻呼口气,点了点头,道:

    “……是。”

    赢先生满意颔首,道:

    “但是我不会教你。”

    王安风微微一呆,却听文士以低微,却又直入他耳中心底的声音道:

    “但是我每日都会在这里演练武功,这门武功,要求精气神三宝归一,凝聚于兵刃之上,需要注意……”

    少年心中茫然,不知为何赢先生要这样别扭地传授他武功。

    远处孤峰之上的吴长青将一切收入眼底,笑道:

    “赢先生传授武功,总还是一样的法子……”

    圆慈停下诵经的声音,抬眸道:

    “他之前曾说过,风儿不学会他那许多功夫,绝不会传授他剑式……昨日不知又想到了什么,便要这样折腾一下。”

    “这样就不是他传风儿武学,而是风儿偷学……”

    吴长青失笑,道:

    “先生果然妙人。”

    “你我二人,又不在乎此事,风儿恐怕早就忘掉了……先生也真是别扭。”

    圆慈摇头,叹息道:“他从不曾在乎过我们。”

    “他只是在乎自己而已,他生性傲慢,骄傲到了连随口一说的话,都不愿意去违背。”

    “却又随意散漫到了,连自己的规矩,都想要打破。”

    “所以他能为一言芝诺,奔袭千里,雪中杀人饮酒。也能够毫不在乎地和天下武林为敌,斩下世家人头。”

    “众人称他为邪,呼他作魔,他却只在乎杯中美酒多了一分燥气,刀戟在前,也只担心怀中美人微颤,笑问一句,是否天寒?”

    吴长青呆了下,叹道:“确实古怪……”

    “风姿,也着实过人。”

    因为有赢先生的‘指点’,仅仅一招,王安风虽然没法子掌握,也算是有点样子,辞别了师父们,回了现世,心中有些许舒畅,突然却听得门外咆哮之音,微微一怔。

    起身推开门来,却见那熊果然咆哮起身,毛发耸立,残暴狰狞,前面却站着一个粉雕玉琢,双目澄澈的小女孩,尚不及熊高,侍从在门外与人交谈,见状惨呼一声,已然彻底来之不及。

    “小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