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五章 归家
    尾牙祭在满城的欢畅气氛之中,迎来了结束。

    星月敛去,灯火半残,街道之上还有昨夜里的痕迹,疲倦的游人却已经归家,街道空旷,更显出了两分寂寥。

    马蹄敲击在青石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轻响。

    王安风牵着青骢马,缓步走过街道。

    昨夜里他将疲倦的张听云送回了那客栈,自己则是寻了个小驿床铺,打坐了一夜,今日并未专门去道别,牵着骏马走出了雨霖城的范围,少年看着前方萧瑟天地,轻呼口气,在寒冬中升起一层白雾。

    离别总是让人心里不舒服,而在极尽舒心热闹之事后的离别则更甚三分。

    尽管王安风只是个少年,也能感受到那种别绪的存在。

    “王兄,果然打算不告而别……”

    行至柳亭的时候,突然传来清冷少年音色,一袭白衣的秦飞立在柳亭之上,眉目清淡,似乎对王安风的选择丝毫不感到意外。

    王安风微微一怔,看着那熟悉身影,心中那股郁郁别绪散去许多,笑道:

    “……秦兄,你也没有告诉我你住在哪里啊……”

    秦飞神色没有太大变化,道:

    “所以我便等在这里。”

    王安风视线落在他微白的手掌和冻得发红的耳朵,想必受了冻,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淡然,却让王安风心中生出了两分暖意,笑道:

    “那还要请秦兄多多包涵了……他日过来,我好好赔罪。”

    秦飞看着他,沉默了下,道:

    “因为家中有事,我和阿霄不日就要回家,恐怕没有办法经常拜访王兄。”

    “王兄……”

    “以后若是有闲暇时候,不妨去天河郡,我在那里,恭候大驾。”

    王安风神色微怔,看着秦飞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一定……”

    尾牙祭后,秦飞送王安风至城外十里,孤身而返。

    再一日,天河公主一行离开忘仙,满郡官员近乎喜极而泣,三天里面,郡中青楼灯火不绝,姑娘姐姐们洗尽的胭脂覆盖在了河面冰上,姹紫嫣红之色,积累了厚厚的一堆,香气远近可闻。

    …………………………………………

    王安风一路回了大凉村,青骢马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睡醒,还是说对马肆里头的伙食不大满意,一路上都很慵懒,速度不慢,却也快不到哪里去,没让少年遭罪,王安风一路上只见天地萧瑟,到了大凉村的时候,才有些舒服起来,翻身下马,转而牵着马进了村子。

    汪汪汪!

    方才走了十来步,突然便听到了一阵凄厉的狗叫声音,一条毛色黑亮的大狗惨叫着从村子里面的方向冲了出来,似乎是吓得不轻,直直朝着王安风过来,少年脚步一错,避开大黑狗,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阵疑惑。

    这狗,似乎是村长家的……

    怎么被吓成了这样。

    脑子里念头才刚刚闪过去,前面凄厉惨叫声音又出现,少年一呆,便见着一阵鸡飞狗跳,满村子里的狗都发了癫一样朝着他奔过来,懒散的大公鸡扯着嗓子乱叫,引着母**崽子朝村子外头扑棱,花猫,白猫,黑猫,在屋檐上面往外头窜,几乎快成了一道道黑影。

    村民们在后面手忙脚乱地抓自家动物,王叔拎着把杀猪刀怒嚎着让自家老狗乖乖回来,可后者却跑得更急,粗豪汉子气得跳脚,手里的杀猪刀在寒风中哗啦啦乱劈,叫道:

    “站住!”

    “你他奶奶的,给老子站住!”

    那狗呜咽一声,缩着尾巴只管往前跑。

    王安风失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左手探出一捞,将那大黄狗抓住,右手一抬,抓住了想从自己肩膀上飞过去的大公鸡,那粗豪汉子松了口气,王安风看他笑道。

    “王叔,究竟……”

    声音未落,却听得一阵轻柔的叫声,一只小奶猫似乎是跟不住母亲的步伐,从天而降,王安风脚步一错,双手横拉,惹得那大公鸡一阵扑棱,大黄呜咽,将小猫小心接在怀中。

    可谁知这老猫拖家带口,又是几只小猫掉落,少年接了满怀,最后一只直接摔在了少年脸上,遮住双眼,王安风担心调整身姿会将其再度甩飞,便顺势卸去力道,朝后躺倒在雪地里面。

    冰凉凉的雪钻进脖颈里头,让少年一个哆嗦,那几只小奶猫似乎找到了什么安慰一样,缩在王安风怀里瑟瑟发抖,大黄伸出舌头,舔着少年脸颊,大公鸡也平复了暴躁,在少年身上迈着方步,王安风轻抚着紧张的小猫,眸中盛着碧蓝的天色,离愁别绪散了个干干净净,笑出声来。

    耳畔传来沙沙沙的声音,王弘义气急败坏地走过来,右手拎着杀猪刀,左手抬起来对着大黄狗头就是一阵爆栗,大黄发出呜咽的声音,却又不敢跑,王安风抱着那三只小奶猫起身,还有一只小猫趴在了少年肩膀不肯下来,看着王弘义,问道: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王叔?”

    王弘义又甩手抽了大黄狗脑壳一下,狠狠吐了一口唾沫,道:“鬼晓得。”

    “全村的猫狗啥的,都疯了一样。”

    “还好有你在,给拦住了……现在才老实了下来。”

    说着又有些来气,恨得牙痒痒,对王安风说了两句话,复又拎着大黄的后颈皮,一手挥着杀猪刀骂骂咧咧地去了,临走时候又想起了什么似乎,驻足回身道:

    “对了,安风,离老哥让你回来以后去找他一找。”

    见少年点头答应下来,方才狞笑着看向自己手里提溜着的大黄狗,一边走,手里面的杀主刀轻轻拍在黄狗脸上,待得那狗抖如筛糠,方才拿开了杀猪刀,安慰道:

    “不要怕,我是杀猪的,不是杀狗的。”

    “何况狗肉也没吃过,不知道怎么做。”

    大黄似乎通人性,讨好地呜咽。

    王弘义咧嘴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齿,看着它嘿然笑道:

    “你觉得,爆炒怎么样?”

    大黄狗神色一呆,嚎叫出声。

    王安风在后面看着失笑,此时那几只大猫也回了村子,蹭着少年的腿边柔软地绕了一圈,喵喵叫了下表示感谢,便叼着自己孩子离去,少年起身,看着这熟悉的地方,澄澈的眼瞳里盛满了笑意。

    “回来了……”

    将青骢马带回了家中,给它草料里加了许多黄豆,看着这位大爷慢条斯理地‘用餐’,王安风才笑了笑,转身朝着离伯家中走去,路上满是积雪,可离伯的院落之中却一片干燥。

    院落当中,老人白发如狂狮乱舞,负手而立,听得少年进来的声音,转身看他,脸上隐有疲惫,却更多的是豪迈自傲,开口第一句,便将少年骇地愣在原地。

    “安风,老夫为你,量身创立了一套武学!”

    ps:今天下午是长章节哈,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