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一章 张县尊的悲伤( 感谢挨熊万赏)
    衣裳上的灰尘弹去简单,但是最后杨开雄拳风激荡出的褶皱,就不是王安风短时间可以抚平了。

    方才他也就是因为这个小事情有些着急,所以情急之下,方才运起内力,暗暗出手警告。

    虽然说算是有些违背了姜先生的教导,可是,这毕竟是新作的衣裳啊……

    自他六岁之后,再无一人给他缝制新衣。

    少年面上满是心疼。

    “王兄……”

    秦飞数人踏步过来,王安风轻呼口气,放下衣摆,抬眸时候,那丝微不可察的软弱敛去,在外人眼中,依旧是那眉目干净,神态温和的儒家少年,冲来人点了点头,笑道:

    “秦兄,秋姑娘……”

    秋若水回礼,迟疑一下,第一次和王安风开口道:

    “王公子……杨开雄是本地将门之后,虽非嫡传,也毕竟天赋非常。”

    “再来他毕竟年纪要大些,胜败事,将来也未可知。”

    王安风微怔,看向那清冷女子,面上浮现笑意,道:

    “嗯,我不放在心上。”

    女子颔首,偏开目光不再看他,秦飞则是看着王安风,眼眸越发明亮。

    他家传渊源,眼力极强,那叫做杨开雄的功夫至多和他持平。

    而他尚未修行绝学,自认逊于王安风不止一筹。

    旁人只是知道杨开雄如何了得,却不认得真高手,他只看王安风方才出手,便知道他绝不曾用了超过六分力,否则难以如此举重若轻,若真要交手,以他那恐怖的轻功周旋,配合能勒晕黑熊的锁链鞭法远攻,杨开雄决计撑不过十个回合便会惨败。

    何况,还有剑术。

    秦飞此时想起那两道凌厉的目光依旧心有余悸,要说王安风不通剑术,他第一个不答应。

    此时人群散去,那秀丽的县尊夫人也走了过来,先是向着王安风福了一礼,方才笑道:

    “当日城中一别,却不想还能在这里遇见王公子……”

    “公子气度,还是一如昨日过人。”

    王安风笑了下,道:

    “夫人则不然,更甚往昔三分。”

    女子微怔,随即便轻笑出声,王安风看着走过来的小女孩,见她手里拿着那玉佩,俯身笑道:

    “拿到东西了,可喜欢?”

    小姑娘点了点头。

    女子身侧一位绷着张脸的男子本欲要开口,可少年却直接弯下腰和小姑娘轻声说话,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让后者神色一滞,胸有怒气却又发作不得,憋屈的模样引得旁边女子失笑,更让那男子有两分咬牙切齿。

    “这……这成何体统!”

    重重咳嗽一声,却无人回头看他,只看这那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面色便是一黑。

    前面王安风俯身抚摸着小女孩的黑发,旁边神态清冷的秋若水见她可爱,忍不住问道:

    “王公子……这小姑娘叫什么?”

    少年笑笑,道:

    “张听云。”

    那边的秦霄笑道:“这名字可真不好听,就像是个小道士一样。”

    秦飞微微皱眉,抬手在弟弟头上一敲,道:

    “吟风弄月,眠雪听云,如何不好?”

    “读的书都忘了?”

    秦霄吐了下舌头,不再言语,身后的中年男子脸色薄怒和得意交错,抬起手又重重咳嗽了两声,方才将几人目光吸引过来,视线之中颇有好奇,旁边县尊夫人抬手指着那面色威严的男子,有两分憋笑道:

    “尚不曾介绍。”

    “这是外子,暂任进贤县知县一职。”

    知县官品级不高,却掌管一地民政,并兼兵马都监,兼管军事,与寻常百姓离得极近,往往是儒法两脉弟子担任,毕竟乃是武道盛世,能做一地父母官者,非但才学过人,一身武道修为也要起码入品,堪称文武全才。

    是以无论王安风,还是秦飞,都在诧异之后,起身抱拳见礼。

    不独为其身份,更为其武功才学。

    男子面色稍微好看了些,但是看着自己的女儿拉着另一个男人的衣摆,复又有种拔剑的冲动,旁边清丽女子却如松了口气般,朝王安风笑道:

    “今日我和外子要去观中听道长说法,本来颇为担心云儿。”

    “公子曾经救过云儿,她也和你亲昵,便托公子陪云儿玩耍片刻如何?”

    旁边张县尊面色一黑,便要开口,可妻子拉着自己的手突然用力,温柔地侧身看了自己一眼,登时后脊骨一凉,呐呐难言。

    王安风收回目光,轻轻颔首,道:

    “这自然不成问题。”

    县尊夫人抿嘴轻笑,道:“王嬷嬷,云中观里头也不会出什么事,便委托您来跟着云儿了,若倦了,便带回客栈休息便好。”

    声音落下,身后便走出了个手持蛇头杖的老妪,眉目慈和,拱手应道:

    “遵夫人令……”

    复又抬头看着张县尊,笑道:

    “少爷,我看着这几个娃娃都很好,你用不着担心,再说有老身在此,也足够打发那些不长眼睛的货色。”

    “尾牙祭一年一度,正可以和各县同僚相聚。”

    “莫要迟了……”

    张县尊面色有些犹豫,这位老妪是他族中高手,也是因为之前张听云险些出了差池,方才主动跟家中讨要,名为下仆,实则为长辈,不曾闯荡江湖,但是一身内力精纯,已然是八品上的武者。

    难敌江湖豪客,世家嫡传,但是寻常宵小也难能讨得了好。

    她都发话了,再加上王安风看模样也确实不是什么奸佞之徒,而尾牙祭中各地官员齐聚,于官场之上,堪称不可缺席之事。

    男子左右思量片刻,只得叹道:

    “那就得麻烦嬷嬷了……”

    顿了顿,又看了一眼王安风,暗暗咬牙道:

    “千万,小心。”

    老妪颔首笑道:

    “去罢少爷,老身活了这么久,什么事情没有见过?”

    张县尊点点头,然后颇有两份期冀地看向张听云,道:

    “云儿,那爹爹先走了……”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等会儿爹爹给你买?玉佩?还是糖糕?”

    声音温柔宠溺,和方才威严截然相反,可那小女孩只是牵着王安风的衣摆,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张县尊,点点头,便没了反应,继续低头揉弄着王安风衣摆,张县尊面色微白,恍如落榜书生般失了魂魄,几乎是被自己妻子拉着离去。

    秦飞看着那频频回首的中年男子,沉默了下,道:

    “这位张县尊……”

    “真是一位秒人。”

    说着抬头看向王安风,神色颇有郑重,道:

    “不过,既然观中之会要开始了,我等也得先去一处地方。”

    王安风微怔,问道:

    “我们也要去方才张县尊所说的云中观?”

    “不,只是一处寻常柳岸而已。”

    “去哪里做什么?”

    “找一个道士。”

    始终神色冷清的秋若水神色微变,道:

    “是他?!”

    ps:感谢挨熊万赏,今日卡文,第二章应该是长章节,明天也有一更长章节哈,诸位莫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