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章 王安风测不准定律的开始(感谢百里封盟主,书虫道祖万赏)

第三十章 王安风测不准定律的开始(感谢百里封盟主,书虫道祖万赏)

    大秦天下,武者纵横,比武切磋乃是常事,人与人间多的是清官难断的事情,自然演化出了以武者切磋分上下的习俗,这非但是常事,许多情况下甚至于堪称雅事。

    王安风就算没亲眼见过,但是离伯的故事里面也总少不了年少初遇,少年少女交手相识的情节,无论是哪一个故事里面,总会有这么一个不打不相识的娇蛮少女横在初出茅庐,满心眼里放着天下的毛躁少年前面,神采飞扬,将后者气得连连跳脚,恨不得扔了剑,劈了马,回老家去喂猪种地。

    叫一声,去他娘的江湖!

    他甚至会想,离伯的曾经,是否真的有过这么一个少女。

    如梦缠身,无论故事里的少年变换成了怎样的模样和性格,总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他的命运之中,竟不肯有丝毫缺席。

    在他略微出神的时候,那兵家子弟之中已经跃出了对手,并不是王安风隐隐察觉的最强者,而是那个明显比较弱的少女,眉目清秀,贵在英姿飒爽,不逊须眉,踏步行在中央,与王安风隔了两米,抱拳一礼,道:

    “这东西是我看上的,因此,第一场便由我来打。”

    “你是那孩子的兄长罢?你我放对,也算理所当然。”

    言罢摆开架势,如军阵行于四野,气度森严,王安风在方才少女说话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压抑不住的怒哼,先是微怔,但是此时也不适合回头张望,心中颇有两份古怪,神色却平和干净,摆出了一个拳势,道:

    “请。”

    那少女挑眉道:“与那个孩子相争,本就我等理亏,让你一招。”

    王安风微怔,随即笑起,温声道:

    “那我替云儿多谢姑娘好意。”

    言罢右手抬起,五指平伸向前,如树下书生邀客入内,堂堂正正,不曾有丝毫咄咄逼人的感觉,轻声道:

    “一招已出,请。”

    那兵家少女见状,嘴角挑起,清喝一声,踏步上前,拳锋击出却宛如大马长枪,气势凛冽,王安成侧了一步,抬手只以右拳寻常拦截,将少女拳锋架住,恰到好处往后退了一步,那气势便被轻易散去。

    少女清喝抢攻,王安风只以寻常功夫抵挡,长拳本就朴实,在兵家武功面前更是简单。

    两人复又连连交手,在围观百姓眼中,兵家子弟拳锋凌冽如火,侵略攻伐极为强盛,而那个少年手中的拳法却朴实简单,仿佛和寻常武馆里头的路数也没有什么差别,远不如兵家拳术精彩,数招之间,已经相形见绌。

    “这兵家拳术,取侵攻如火的意境,时间越久,火势烧得越旺盛,想要赢就越难了,哎呀,我看这小伙子气度挺好的,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要败下阵来。”

    “难不成他从不曾听说过兵家《拳经》拳理?”

    人群中一书生轻叹,周围人也随之附和点头。

    可正当他们在赌兵家少女会几招获胜的时候,王安风脚步一踏,拳法招式已经达到最强状态的少女眼前登时失去了少年身影,而拳招势大,难以瞬间变化,心里一个咯噔,强催功力,数息方才止住身形。

    猛地转身,眼前少年温和,一只手掌已经稳稳横在了她脖颈外侧三寸之处,若是真刀真枪地交手,这一下便是大好头颅飞起,方才眼见着要赢了,却以轻敌这绝不曾想过的落败方式失败,心中挫败令少女面色不由微白。

    “你……”

    王安风后撤一步,放下手来,笑了下说道:

    “姑娘拳势猛烈,是我强拼不过,本想朝一旁躲避,却侥幸赢了一招。”

    “承让。”

    那边提辖高声喊叫,道:

    “第一局,是这位小哥儿赢了。”

    “第二局,兵家换人,加吧劲儿,好歹把小姑娘的兄长换下去啊,哈哈哈,也勿要再这般轻敌,要不然回去少不得加点训练。”

    兵家少女咬了咬下唇,抱拳一礼,却又不服气地道:

    “你不差,但是也比我强不到哪里去。”

    “这一次算是你侥幸!”

    跺了跺脚,转身回了那些少年当中,之前曾和王安风交谈过的少年不知从哪里取了把木刀,笑呵呵地上场,甩了个刀花,道:

    “第二局就由我上场,小哥要不要寻把兵器?”

    “比如,你那柄八面剑?”

    王安风隐隐察觉到这位少年内力并非自己对手,而自己的鞭锁极长极重,灵蛇寻隙施展开来隐秘之中颇具杀气,容易伤人,那剑虽是木质,可赢先生不允拔剑,便笑了笑,抬起拳来,道:

    “多谢好意……不过,我练习拳术时间最长。”

    对面持刀少年闻言轻笑,双手持刀,刀锋与眉齐平横于身侧,道:

    “那……请指教。”

    “第二局,开始!”

    那少年闻言神色微肃,脚步连踏,握紧了木刀如猛虎扑食般冲向王安风,刀是大秦制式战刀的模样,尚未靠近,便已经连连数刀当头劈下,力道虽不强,但是极为迅捷,如狂风嘶吼,挥洒间便已经是一阵暴风般的气浪。

    王安风脚步连退,拳掌每每与刀锋相触,便以更快速度撤回,仿佛不敌,兵家武功最重气势,不过片刻,场上已经是刀影如风,破空之音连绵不绝,让周围民众看得倒抽冷气,为这刀势所迫,连连后退。

    那兵家少年清喝一声,刀影刹那间归一,朝着王安风劈落下来,后者一如方才朝后退去,劲风迫地他黑发微扬,便在此时,似乎是因为用力过大,那木刀刀锋竟然咔嚓一声,直接破碎,兵家少年微微一怔,而王安风却在此时未卜先知般踏前一步,右拳笔直砸向了对手。

    兵家少年心脏猛地一跳,身法展开,连用了数种步法后撤,脚步方才定住,心中微松口气,打算以刀背迎敌,可刚抬头便看着了那少年温和的面庞,与自己距离竟然没有丝毫变化,心中一个咯噔。

    而那拳头也出现在眼前,就连速度也没有多少变化,稳稳定在了自己额前,激地黑发微扬。

    兵家少年身子微僵,王安风缓缓收回右拳,垂目看了下对手那断裂的木刀,温和道:

    “看来,是天公不作美。”

    “承让。”

    兵家少年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而那粗豪的提辖大笑道:“兵家的娃子们,这是老天爷的意思啊,哈哈,小哥儿,这东西就归你妹子了。”

    说着将那玉佩抛给王安风,复又转头看向小摊,叫道:

    “刚才的木刀是谁卖的,出来。”

    “今日这般时候搞鬼,我要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残次。”

    杂乱声中,这少年有些茫然地走回了伙伴当中,先前落败的少女安慰他说:“师兄不要气馁,这不过是他运气好罢了……”

    “他的实力也就是和我相仿,哪里是师兄你的对手?”

    “运气好……”

    那少年呢喃了一声,却又回想起了那稳稳顿在自己额前的拳锋,与施展数种步法,却不曾拉开一步距离的温和少年,神色郑重,缓缓摇头,道:

    “不,他武功远强于我。”

    “恐怕足以与杨师兄交手,而不落于下风。”

    听得这评价,数名兵家弟子都神色微变,下意识看向了为首那身量颇高的少年,杨师兄神态木讷,闻言眼珠微微动弹了下,微微颔首,复又张开嘴,提高了声音,道:

    “那位朋友!”

    才将玉佩递给小女孩的王安风微微一怔,转过头来,便看人群中走出一位身量极高,却又颇为瘦弱,仿佛害病了一般的少年,确认是在叫自己,便起身笑道:

    “这位兄台……嗯,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杨师兄看了周围驻足,眼中颇有兴奋的民众,抿了抿唇,道:

    “三局之争,才比了两场,还有一场怎能落下?”

    “兵家杨开雄,请指教。”

    声音传出,颇为浑厚,周围气氛便热闹了许多,就连远本要走的居民都停了下来,重又聚拢在一起,间或夹杂本地人对不明白之人兴奋的解释,诸如雨霖州兵家本代第六师兄,拳术强横,将门虎子之类。

    那提辖放下检查的木剑,大步赶来,看了看杨开雄,知道他是为了兵家名义不得不出手,后者看他一眼,低声道:“只是胜一局……不会伤他,否则师弟师妹他二人今年休想要回家过年。”

    提辖叹息,看了眼走过来的王安风,道:

    “小哥儿可有异议?”

    王安风看了眼杨开雄,道:

    “不曾。”

    提辖眼中苦笑似乎更甚了三分,却也只好高声道:“那第三局比武,现在开始……”

    言罢朝着后面连连退去,似乎是怕被波及,杨开雄抱拳一礼,道:

    “小哥儿,请。”

    王安风点了点头,清喝一声,抢步攻了上去,起手平心掌,将健步功冲击之力容纳其中,令这朴实一掌颇为强劲,原本看好戏的民众眼眸微亮。

    似乎还有得打?

    就在这短短时间,两人已经连续交锋,可以看得出来,王安风处于下风,可是在兵家六弟子的手下竟能够保持拳架不乱,已经殊为可贵,在斗到三十招的时候,杨开雄猛地一拳砸出,王安风双手交叉,却似乎挡不住那股巨力,连连后退了数步,方才稳住脚步。

    周围寂静了一瞬,便有嘈杂之音轰然响起。

    有说果然不愧为兵家高徒,也有的说这少年临危不乱,也是一个大好苗子,能够击败兵家普通弟子,也算是不凡……

    虽然落败,王安风面上却并没有落败的苦恼,抱拳道:

    “好拳术。”

    杨开雄僵了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少年轻笑,眉眼澄澈,道:

    “免贵姓王,名安风。”

    ……………………………………

    分散之后,下了虹桥的杨开雄大步前行,周围的师弟师妹们高声谈论着师兄理所当然的又一次胜利,尤其之前败于王安风手下的少女,不知给了之后上场那少年多少白眼,道:

    “赵师兄,你的刀法厉害,但是眼力可差了。”

    “那王安风如何能和杨师兄交手不落下风?”

    杨开雄脚步猛地一顿,沉默了下,沙哑道:

    “确实说错了。”

    那赵姓少年闻言苦笑,只觉得自己先是讨好师妹不成在先,复又被师兄否认,今日的运气实在是差到了一定程度,可就在此时,杨开雄却抬起右臂,拉起衣袖,露出了一个护腕。

    这护腕众多弟子都认得,是杨开雄的家传之物,绝不会放下,可此时扣锁竟然已经打开,扣合处崩裂,挂在手上晃荡着。

    几名兵家子弟脸色微变,杨开雄面色沉凝,开口道:

    “他的最后拦架,你们没能看清。”

    “趁着拦架的动作,双手猛击我的护臂,将我护腕叩开……若要点穴截脉,也是轻松。”

    “而且无论步伐还是呼吸,都没有丝毫混乱。”

    “他之所以前两局表现地与你们势均力敌,之后故意落败于我,是因为敬我兵家先辈,全我兵家名声,也不愿出头惹来麻烦,而认输之前,叩开我的护臂,则是告知我今日收手,勿要纠缠不休,洋洋得意。”

    “怀威怀德,行事有方,不知是哪位夫子的得意弟子。”

    那少女不敢置信地道:“那……师兄若是提前上场……”

    杨开雄阖目,回想那个笑容温和干净的少年,道:

    “与你二人一般无二。”

    “差一招,落败。”

    “此人心思武功……俱是深不可测。”

    另一侧,王安风小心翼翼擦了擦衣摆上蹭着的灰尘,满脸的心疼。

    “师娘才做好的呢……”

    ps:感谢百里封盟主,今日长章节奉上,应该有的加更不会少,在上架之后补上

    感谢书虫道祖万赏,明日有长章节奉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