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九章 预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重逢
    体内金钟罩内力流转,王安风在平实的地面上休息了片刻,便已经从那种胸腹翻腾的难受感觉里面恢复了过来,一行人起身顺着官道往城中走,而那火炉酒盏,自然会有下人收拾带回。

    王安风左手拉着马缰,他只去过了两座县城,已经觉得非常繁华,却仍不能和这州城相比。

    秦飞见他模样,便讲解些城中风景。

    尾牙祭并非是一群达官贵人聚拢在一起,端庄严肃的事情,更像是整座城市的狂欢,欢快的气氛笼罩了整座城市,各家商户挂上了崭新的大红灯笼,高声叫卖,令人不自觉融入其中。

    秋若水跟在两位少年身后,安静地听着谈论。

    方才秦飞已经为彼此介绍了名姓,那名为王安风的少年气度是不差的,可竟像是从来没有来过繁华地方一样,只寻常的风景,也能让他非常感兴趣。

    可他身后骏马,却是九成达官贵人求而不得的异种。

    一侧秦霄抱着墨家机关,看着前面的两位少年,眉头皱地紧巴巴,撇着嘴咕哝道。

    “玉儿姐姐……”

    “哥哥如果喜欢了男子怎么办……”

    秋若水通晓音律,能以琴音为武功,耳力自然非凡,闻言不由失笑,抬手轻抚童子黑发,心里想着如此稚嫩的童儿,为何心中想法会如此之多?

    看他眉眼清秀,将来却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家的女儿。

    正在此时,前方虹桥上突然有一阵杂音入耳,在这红尘气象之中颇为刺耳,秋若水不由抬眸去看。因隔得颇远,只看得是一个小摊,围了两圈人,一侧数人远看打扮应该是某一地的官员,而另一侧则身着红衣,棉衣之上覆有银甲护住要害,应该是州城西侧,兵家子弟。

    每年尾牙,游人众多,其中不乏达官贵人。

    他们玩赏地开心,而城中摊贩则更是开心,积累了一年的稀罕货物,平素难卖,今日便能倾销个七七八八。

    秋若水收回目光。

    想来是因为甚么物件,起了争执罢,很快就会有职管杂买务杂卖场的提辖过来,处理纠纷。

    王安风也听到了那丝杂音,下意识转头去看,这隔了有数百米距离,却一眼看到了双澄澈干净,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睛,正安静看着一个方向。

    那双眸子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转了过来,明明只看到了一双眸子,王安风却清楚地感知到了其中那微弱的情绪,先是微微一怔,继而便流露出了宛如琉璃云海般的光华。

    少年声音戛然而止。

    秦飞正走着,却看到王安风停了下来,便也驻足,好奇道:

    “王兄?”

    连唤了数声,王安风方回了神,道:

    “无事,只是似乎看到故人……”

    话还没有说完,明明并未看向那个方向,少年竟也能感觉到那双眸子里的失落,仿佛被抛弃的小猫,只安静地看着自己,强烈的负罪感浮现在了王安风心中,话也就说不下去,张了张嘴,抱拳苦笑,叹道:

    “秦兄稍待……我得去帮帮忙……”

    秦飞微怔,便看到王安风转过身子,仿佛脚下有一条路线一样朝着一个方向大步行去,仿佛停下一刻都会感到煎熬一般,微有好奇,转过头看了下同样神色怔然的秋若水,道:

    “秋姑娘若不介意,便一同去看看如何?”

    女子颔首,轻声道:

    “一切随公子喜好便是。”

    王安风一路行过去,于人群之中,果不其然看到了那小女孩,穿着一身藕色衣装,为了保暖的缘故,看起来毛茸茸的,正安静地看着自己,澄澈的眸子没有丝毫杂质,但是不知为何,王安风却感觉到了某种小脾气一般。

    仿佛在说,你不是不来吗?

    少年不由苦笑,眸子寻找到了小姑娘的母亲,微微颔首,便蹲在小女孩身边,抬手抚了下后者柔软的头发,安慰道:

    “是我的错,我应该直接来的……”

    “那时候我也只是和秦兄打个招呼。”

    “你不生气?”

    “可你明明在生气啊。”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

    王安风浑然不曾注意,一旁某个威严甚重的中年男子脸色微变,死死地盯着少年揉弄小女孩头发的手掌,似乎恨不得卸下来一般,听得王安风自顾自地说话,而那小女孩也没有表现出丝毫反感的时候,又像是万箭穿心一般,面色霎时变得苍白而茫然,似乎在某个领域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一般。

    连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而此时少年已经在周围人古怪的注视下弄明白了事情缘由,抬眸看向一侧数名少年少女,道:

    “是看上了一个东西,彼此争执不下啊……”

    那边少年红衣银甲,眉眼飞扬,却并不盛气凌人,只是笑道:

    “小姑娘生的可爱,本来应该相让,但是咱们兵家的小师妹也实在宝贵的很,嘿嘿,让不得啊兄弟……”

    说着又对王安风挤眉弄眼,做了个你懂的眼神,王安风微怔,目光落在一旁娇俏的兵家少女身上,心里面也明白过来,略有失笑。

    便在此时,人群分开,一个瘦小少年引着个穿官服的粗豪大汉走了过来,周围小贩皆抱拳,口称提辖,因为路上已经听了事情经过,过来一瞅,却又多了个少年,待得问明了左右经过,那大汉哈哈大笑。

    甩手扔下一两银子在摊贩上,又顺手捞起了那小物件,看了左右人群,高声道:

    “既然是少年人事情,那就少年人的方法来分,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大家伙儿退开,按着规矩,咱们打上一场便是了。”

    周围居民娴熟至极地轰散开来,让出了个圈子,那粗豪提辖看看王安风和步到少年身边的秦飞和秋若水,笑道:

    “巧了,既然有三个人,那便三局二胜。”

    “可以连战。”

    说着抛了抛手里玉佩,嘿然道:

    “谁赢了,这小东西就当本提辖送的年节贺礼。”

    “只消给咱问个新年好便可。”

    一旁那引路少年闻言先笑起来,怪叫道:“提辖,小子可以给您说上十个新年好,能不能赏个酒钱?”

    “臭小子想得倒美!”

    “你又不是小姑娘!”

    提辖怒目一瞪,抬腿便踹他一脚,不轻不重,让那少年一个趔趄,复又哈哈大笑,道:

    “你若给在场众位道上十句新年好,今日好酒好肉,洒家把你灌得爬不出桌子。”

    周围众人欢笑出声,场上王安风俯身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回身对秦飞两人道:

    “秦兄,秋姑娘,此战本与你们无关,便不要牵扯进来了……”

    秋若水还有些犹豫,秦飞知他本事,也想看看王安风实力,便笑道:

    “那就要好好看下王兄拳脚了。”

    少年微微颔首,抬起右手,体魄之下内力涌动,掠过四肢百骸。

    似有清越钟鸣响起,却转眼淹没在欢笑声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