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八章 尾牙祭·始
    忘仙郡分有五大州,北州雨霖,州城一侧有山耸立,每到秋雨连绵之际,云雾便横亘在山间,经久不散,山上道观每每便仿佛伫立于云雾之中,霞气蒸腾,山虽不高,却因天地造化,既不受秋雨之灾,又能观云海翻腾的气象,三百年前道人云游于此,传下一脉道门分支,为云中观。

    是为忘仙奇景,云中观海。

    山下州城雨霖,数次扩建,原本厚重的城墙早就已经给拆了个干干净净,但是却无人担忧。

    在城中百姓眼中,这里虽然没有甚么青石厚墙,箭塔城楼,但是那青衫少年,儒家君子,便是天下第一等的城墙,马上可以御敌,案前挥毫文章,一腔热血的兵家子弟就是无人能破之箭塔。

    我浩浩大秦,纵横者阔论于朝堂之上,阴阳家匿迹于山川之间。

    更有那道门负剑,墨侠布衣,杂家行于市井,法家严令,缉捕天下。

    越是大城,就越能感觉到这自信和气魄,这种天下盛世,万国来朝的苍茫浩大。

    这是历代秦皇持剑鞭笞天下,十八路铁骑龙卫横扫四野,武将不畏死,文臣敢死谏得来的盛世繁华,纵有小碍,每每数日便会平息,不扰民生。

    雨霖城外一里,有数里长亭横贯,两侧垂柳,叫做柳亭,让那些不得不分别天涯的好友叙别。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到了年节,处处可见离别之人。其中不少书生打扮,有人要为了来年的春试而依旧留在州城拜访同道老师,而部分则是已经白头失意,准备离开这伤心处,重回家乡。

    秦飞坐在柳亭之下,略有两分出神地看着官道。

    今天的尾牙祭,是道门忘仙郡分支,云中观承办,大秦乐府,各家学宫共襄盛举,就连兵家校场都于今日演武,以战鼓兵戈助威,其势甚大,官道上来来往往的车马不少,都是各地权贵来参加此祭,却独不见那蓝衫少年。

    又见过去了一驾马车,秦飞收敛目光,随手从桌上取来一杯温好的黄酒,一饮而尽,旁边一位眉目舒雅,如梅静立的女子取来火炉上的酒壶,一手微倾,一手按袖。

    酒液如注入杯,却不曾泛起丝毫涟漪,平缓自然,至八成处恰好收敛,将那银质酒壶依旧放在一旁。

    复又坐回原位,并不言语,一袭白衣,连那身对襟披风也是一片如雪,怀中抱着个小巧的暖手铜炉,镂空出了仙鹤舞松,散出袅袅烟霞,越发衬得女子气质清冷,只是双目却有些不自觉地看向那神色淡然,甚至冷漠的少年,心中颇有好奇。

    她是乐府弟子,才色殊异,琴音虽远不及九霄环佩,大圣遗音,却也已经通幽,可住飞鸟,可引人忧思,双剑随身而舞,已得了两分雷霆之风。

    本应于今日祭上为首位舞剑,却被府主派来随侍这位少年。

    府主待她极好,她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本以为又是些附庸风雅,迷恋少艾颜色的富家子弟,可这少年对于她却始终执守礼节,倒是旁边的小孩子对她颇为热情,姓名爱好,询问地一清二楚,令人失笑。

    旁边士子逐渐归城,投来的目光令她心中有些不喜欢,微蹙了下眉,道:

    “公子……”

    “秋姑娘唤我秦飞即可。”

    少年侧目,神态冷清,让她想说的话不自觉便难以出口,一旁秦霄抬眸,鬼灵鬼灵地道:

    “秋姐姐可是陪不住了?”

    “飞哥哥就是这个性格,近些年来越发冷啦,能让他失态的,阿霄只见过一个呢。”

    秦飞神色微僵,横眼看来,那童子及时住嘴,抱起怀里墨家机关人,小心翼翼挪到女子身边,眉眼绽开笑意,献宝似地道:

    “秋姐姐不如来玩吧……”

    “这是墨家机关人,能效剑客搏杀,衍化墨家剑法。”

    “市面上只能衍化到十三路,我这个是好不容易求来的,能够使出圆满十七路剑招,可有意思了。”

    女子失笑,轻轻抚了抚童子头发,柔声道:

    “谢谢阿霄了……你自己玩就好。”

    童子笑笑,被拒绝了也没有什么难受模样,似无意地坐在了她和秦飞之间,将二人隔开,低头把玩着两个木质机关,两柄木剑便伴随着童子操作,彼此攻伐,操作灵活,几乎和寻常剑没有多大差别,倒是让人侧目。

    这墨家剑法,就和儒家书卷道理一样,天下不知道的人反而是少。

    当年云中观空道人谈论天下局势,曾言:“儒墨徒属弥众,弟子弥丰。”

    这天下若歪了,儒家一只手,墨家一只手。

    怎么地都撑得住。

    倒不了。

    城中已经传出了尾牙祭开始前的乐曲,作鷇音而舞,最接近大道的初始之音,苍茫浩大。

    秦飞微微皱眉,再饮一杯,心有担忧,远处突然出现一道流火般的残影,骏马长嘶之音高昂,宛若龙吟,一道青影眨眼间已经掠过了极远的距离,轻易闪过路上车辆行人,继而极通人性,猛地停在了柳亭之前,似是极满意地摆了摆头,青色鬃毛宛如火焰舞动,前蹄轻踏。

    秦飞微怔,便看到了马背上挽了玉簪,眉目干净却面色惨白如雪的少年,略有些迟疑道:

    “王兄?”

    “秦,秦兄……”

    王安风闻言抬头,注意到那白衫少年,勉强笑了下。

    不知道青骢马是不是在他那小院子里憋得太久了,此次速度几乎堪称恐怖,风驰电掣,他也就是修为渐涨,才勉强压制地住胸腹翻腾之感,没有当场吐出来。

    勉强平复了下腹中感觉,少年翻身下来,对着起身相迎的秦飞道:

    “今日来迟,万望抱歉。”

    “不妨事……”

    秦飞回了一声,先是注意到了少年不再锋芒毕露,如利剑破空的双目,心中微松了口气,复又看着王安风苍白的面色,迟疑道:

    “尾牙祭倒是颇为宽松,既已经到了,王兄不如现在这里休息一下?”

    “不必……”

    王安风摇头回应,神态平和,似乎已经恢复了原本模样,可方才说出一句话,胸腹翻腾,面色便又白了些,秦飞失笑,伸手虚引,道:

    “还是休息片刻,再入城内罢……”

    “……抱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