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七章 尾牙祭前
    大秦幅员极尽辽阔,几可称之为天下。

    不同地域,其风俗民生各有所异,尾牙祭唯有忘仙数郡才有,每月初二,十六日为‘做牙’,十二月十六为一年最后一牙,称为尾牙,各地县城会大办一场,之后各家商户闭业,长工短工领了薪俸归家,好好过个年节。

    秦飞数日前给王安风送来的,便是在大凉村所在之州州城举办的‘尾牙祭’名帖,看去一片素净,唯独右下角有祥云腾于阴阳之上。

    而就在尾牙即将到来之前,王安风双瞳灼热终于抵达了最巅峰,就连药膏都没有了效用,却在一觉之后彻底平复了下来,如往常般没有丝毫的异常,甚至于正常到令王安风都有些不适应。

    回少林寺询问赢先生,而文士却只是随意看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

    “瞳目二十八重,你算是初步入门。”

    “此为平。”

    “今日你要去尾牙祭,归来再修行,去罢……”

    王安风心中松了口气,抱拳告退,便离开了少林,一旁吴长青抚了抚须,呵呵笑道:

    “眼光平出,不偏不滞,如含露珠,一片天机,锋芒收敛于鞘,目无停碍。”

    “先生之法,果然厉害。”

    文士负手,状若不屑地嗤笑一声,道:

    “不过入门,甚么用也没有。”

    声音微顿,似乎觉得说修炼许久没有半点成果也不适,顿了顿,皱眉道:

    “最多……交手的时候目力迸射,能吓吓人。”

    “呵呵……”

    老者抚须轻笑,目光转而看向云雾,道:

    “不知这尾牙祭上,能不能得些好药材……”

    “之前的药物因为搭配药性,已经耗尽,倒是不好跟风儿提及。”

    ………………………………

    王安风回到大凉村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因天色已亮,便要准备赴约,先去询问了和他亲近的离伯,王叔和姜先生是否需要带些年货回来。

    在门口连连唤了数声,离伯却只探出了个脑袋来,一头白发越发杂乱,竟像是这段时间一直不曾打理过一样,听他问完,只嘿嘿一笑,扔下一句臭小子你看着办,便又钻了回去,再不理他。

    王安风心中无奈,准备离开,视线掠过窗户时候却微微一怔。

    离伯家的窗户还是他给糊的,为了防止被雨水打湿打烂,他当时用了许多的纸浆,相当厚实,可此时他看去竟能够隐隐看得到一道剪影,正伏在案上,似在纵笔狂书,时而停笔,手舞足蹈,宛如顽童。

    少年略有失笑,复又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双目,心中越发感觉赢先生高深莫测。

    再去了王馆主家中,馆主只让他好好去玩,而姜守一在得知他要去尾牙祭的时候,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便要他入内。

    书生手掌摸索着那张名帖,目光在右下角的祥云图上停留了数秒,看了看眼前少年。

    眉目平和纯粹,身上的棉衣有些旧了,但是却洗地很干净,黑发为了干活方便,如寻常的山间村民一般无二,只是随意以草绳绑成类似道髻又不合规矩的模样。

    姜守一将名帖放在桌上,道:

    “既然是这种尾牙祭,以此模样,却有些不合于礼。”

    “刚好有东西要送给你,本打算年节时候再说,既然遇上了这事情,也算是恰逢其会。”

    “且稍待。”

    说着便起身,踱入后堂,片刻后边抱了一件衣物过来,让王安风去客房换上,少年抱着这衣服愣了下,姜守一笑着催促道:

    “这是你师娘做的……也不知合不合适,且去换上。”

    “让我来看看。”

    王安风抱着衣服不自觉用力了些,看着温和笑着的书生慢慢点头,去了厢房换了衣服。

    这件是颇为庄重的儒家深衣,后片衣襟接长,加长后的衣襟形成三角,经过背后再绕至前襟,然后腰部缚以大带,可遮住三角衽片的末梢,或许考虑他属于武者的缘故,下摆宽松,不影响动作。

    布料厚实,交领相叠,是谓三重衣,袖口镶边,饰以龙雀纹路,整体墨蓝,上有暗纹,儒雅斯文,隐有庄重,八面木剑合鞘,悬于腰间。

    儒门君子守方正,持八面剑,敬天地四方。

    姜守一看着眼前换了新衣的少年,满意颔首,道:

    “这模样方才合适。”

    说着随手将少年发上草绳拉开,那结地颇为结实的麻草发绳就像是平直的一般直接松开来,黑发松开,姜守一取出了一根发簪,如儒家长辈那样,替晚辈束发,笑言道:

    “你已经算是‘舞象之年’,虽尚不能束冠,可这发簪,也是应该。”

    “非为人处事如此,衣冠也应该知礼,不可奢靡,却也不能流于山野,不加约束。”

    轻声言谈,将少年黑发重新束好,以一根玉簪扎起。

    书生后退一步,看着眼前气质温雅干净的少年,轻笑道:

    “不错。”

    少年抿了抿唇,抱拳道:

    “多谢老师……多谢师娘。”

    “我……”

    言语未落,书生轻轻敲在少年额头,打趣笑道:

    “不要我我我了,你再不去,怕是要失约了。”

    “那州城离此地尚远,你不是有匹好马?骑马去罢,顺着官路直行,也只是一个时辰不到……”

    少年点头,轻声道:

    “那我去了……”

    “去罢。”

    姜守一看着少年出了门去,嘴角笑意才微微收敛,身后传来声音,道:

    “若是学兄见你又拘泥于寻常衣冠之礼,怕又要说你了……”

    书生嘴角挑起,随意道:

    “衣冠之礼为外,整肃心神才是内。”

    “学兄他总是追求返璞归真,可从来只是简朴,又何谈归之一字?于我看来,他才是错的。”

    女子失笑,迈步走出,和自己夫君并肩,看着外面景致,悠然道:

    “已然十二月了……”

    姜守一知她意思,笑容微敛,道:

    “确实……百日时间已到,我等不日,便将离开。”

    “那你为何此时开始要他重衣冠之礼?大凉村中,用不着这些。”

    “你想要让他离开这里。”

    虽是反问,可言语之中笃定十足,姜守一不由笑出声来,坦然道:

    “是。”

    “你我离去,他仍需要勤学不殆,可也应该走出去,走出这大凉村,甚至走出这忘仙郡,睁开眼睛看看这世界……看看那少年才俊,看看这天下风云变幻。”

    “君子慎独,此世璞玉争辉,有斑斓万象齐鸣,如此精彩,错过岂不可惜?”

    “而璞玉当中独缺和氏,岂不更是可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