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四章 诸多事情的缘由和起源(感谢莪恠這裡万赏)
    按照大秦律例,县城南部为官员办公之所,大堂、二堂、三堂依次排开,东侧有吏、户、礼科房,西侧为兵、刑、工科房,狱则位于坤位,以大地厚德,压其戾气。

    县尊宅邸位于后侧,大小就只是普通四合院模样,和县里面的大户人家比起都不如,那秀丽女子引王安风入内,便先去了另一处厢房,吩咐下去,自有服侍丫鬟端了茶水过来,王安风饮了一口,只觉得茶水虽香,却着实没有什么入口的**,便放下不再喝。

    那女子推门进来,方才事情突发,身上衣着有些狼狈,不合礼数,此时重去换了一身藕色清浅的衣服,披着颇有些厚重的墨色直领对襟披风,容貌清丽,先是对着王安风微微一礼,道:

    “还不曾谢过公子相救之恩,大恩大德,妾没齿难忘。”

    王安风赶忙起身,抱拳回礼道:

    “夫人客气。”

    少年衣衫虽有些破碎了,但是气度不差,只是怀里那小女孩依旧死死拽着他的衣衫,令他模样看起来多少有些怪异,那女子笑了下,却又有些无奈,道:“还未请教公子名姓?”

    “在下姓王,名安风。”

    女子念了两声,请王安风落座,自己也坐在另一侧,道:

    “王公子……今日,真的感激不尽,却还要麻烦公子多呆一会儿……”

    “云儿毕竟是个孩子,倦了,睡了,也便会松手罢。”

    说着又有些复杂地笑道:

    “说来云儿似乎很喜欢公子……她此前只对一人有过如此亲近的模样。平素里就算是对我和她的父亲,也不曾如此亲近。”

    王安风微怔,垂目看向抱着自己的小女孩,后者似乎是无聊了,将手中玉石重新递给王安风,好像是因为擦去了表面灰尘,这玉石看上去倒是晶莹剔透了许多。

    少年失笑接过,看着小女孩那双澄澈的眸子,迟疑了下,抬手轻轻在那柔软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小女孩轻轻晃了晃头,便缩在了少年怀中,意态亲昵,王安风不自觉地轻轻笑起。

    或许是王安风怀中确实足够的温暖,也或许是今日的经历,对于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实在也是巨耗心神,其实并没过多久,小女孩便在少年的怀中陷入了沉睡,王安风将她小心地抱起,交给一旁的妇人,起身告辞。

    女子千恩万谢,并令下人取来了一个木盒,将其当作谢礼,王安风并未多过推辞便收了下来,前往药铺,终于采买了足够的药材,方才踏上了回大凉村的道路。

    因为脱离了那锁链的束缚,他几乎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重量似的,每每踏出一步,便能腾出数米之远,内力奔腾,畅快淋漓,竟然只用了原本一半多些的时间便已回了大凉村。

    此时天色尚早,王安风拎着那许多药材回了家中,躺在床上回味着今日所遇,仍旧有数分惊心动魄之感,他自从半月多前开始,早午两顿自己解决,每日到晚饭时,才会回到少林寺去,毕竟在哪里呆的时间有限,不可随意浪费。

    所以他现在虽然心里很想回去问问赢先生和师父他们,但是却还是按捺住了那种迫切的心情,照常淘米做饭,吃过了颇晚的一顿午饭之后,打坐在床,收敛心神,开始调动内力,远比最开始修行时雄浑数倍的内力便如同长江大河般涌动而起,让他心中满是欣喜。

    而在他体悟此时内力的时候,在他怀中,那枚曾被小女孩把玩过的玉石突然微微亮起。

    那坚硬的玉石似乎在这个瞬间化为了云霞般,直接失去了原本的形状,崩散开来,穿透了衣着和王安风的肌肤,瞬间便涌入了少年身躯之中,后者正在运转内力,突然察觉不对,猛地睁开双眼,只感觉周身突然被一股极刚猛极浩大阳刚的力量涌动包围。

    “这是……什么?!”

    王安风抬起双手,此时他的手掌皮肤竟然已经开始因为那股力量的高温而开始泛红,周身内力运处,那股气息却变得越发活跃,少年咬了咬牙,心知不对,抬起手腕想要开口进入少林寺,但是还不曾说话,视野便归于了一片黑暗。

    晃了晃,直接一头栽倒在床上,原本因为不曾生活而有几分阴寒的屋子,竟然开始逐渐升温,空气斑驳扭曲,仿佛封印许久的凶兽,终破禁而出。

    ……………………………………

    一柄匕首,匕鞘之上满是玛瑙玉石,正摆放在了极考究的雕花木桌之上。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握着匕首,轻弹锋刃,荡出了清越的鸣响,那手的主人生得极美,但是跪在下面的男子却只觉得惊怖,身子颤抖,不敢抬头去看。

    “杨大人,可否解释一番,为何这匕首之上的阵法,少了一颗玉髓?”

    “而且,正是众星拱卫的那一颗?”

    清冷的声音响起,那男子微微一颤,抱拳道:

    “回禀公主……”

    女子冷冷看他一眼,道:

    “唤本宫秦夫人。”

    男子额头渗出冷汗,改口道:

    “回禀夫人,这,这原本在下官手中的时候,确是众星拱卫的紫薇星阵,可……那贼人招了说是因为看其它玉石品相极好,而那玉髓暗沉无光,他干脆把那个玉髓敲了下来,打算换上一颗更好的玉石,卖个高价。”

    男子的喉咙有些发干。

    寻常皇室女儿,也就是县公主一级,而称郡公主者则为少数,眼前女子惊才绝艳,凭借十件难得的功劳,以庶出之姿,被太上皇封号公主,后来当今圣上再度加封,以郡为号,赐号天河公主。

    可与其武功才学相齐名的,便是那暴戾的心性与唯我独尊的性格,堪称天下皆知。

    当年他得中皇榜,乘骑大马一日阅尽天京花的时候,便看到那一袭红衣马踏长街,生生鞭杀美人花魁。

    那景致极美,极艳,极醉人。

    更是极为危险可怖。

    宛如盛放的罂粟,他此生难忘,那一日的繁华早已忘却,可那一幕景象却依旧鲜明地厉害,每每回味,都觉得心神震颤。

    可此时却只觉得惊怖难安。

    但是那女子却不曾如他想象之中一般发怒,只无奈地叹息一声,抬手轻揉眉心,似有些许烦心事情,道:

    “你可知道,就是因为这颗玉髓,本宫才带着飞儿和阿霄来了这忘仙郡,就等着今年年节之前,替飞儿植入那道天灵之力。”

    “知……知道……”

    “你也知道,本宫不愿旁人知道玉髓之事,方才信任于你?”

    “下官,下官深以为荣。”

    男子身子有些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

    天下武者纵横,上三品者几与仙神无异,踏入巅峰者回望过去,高屋建瓴,修正武学之时搜寻天地,终于发现异物,若是能吸纳入体,则可以在弱小之时一窥天威,以凡俗之躯体,施展出天威手段。

    异物难寻,玉髓便是其中之一。

    自此之后,那些上等绝学便从原本道路里头开辟出了新的门径,如能以灵物之力,提前熟悉天威,虽然最后关头依旧是殊途同归,难分高下,在开始之时却多出三分战力,且对于这绝学的领悟也更为得心应手。

    他也是得到了玉髓,大喜之下方才向上禀报,可谁知道被贼人破房抢入,公主也带着子嗣以访亲名义亲自来了这忘仙郡。

    可贼人是找到了,为何偏生少了玉髓?!

    为何,偏生少了玉髓啊……

    如此一波三折之下,这位年过四十的县尊几乎要双目垂泪,只觉得自己此番必死,却听得耳畔传来声音道:

    “罢了……你下去吧……”

    男子微微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边的声音,数息之后,方才心中大喜,深深行礼之后,一步一步朝着后面退去,出了门,重重松了口气,脊背之上已然满是冷汗,脚下轻飘飘不着力,竟有两分恍然如梦之感。

    房内,那位公主皱眉叹息,颇有两份恨恨之色道:

    “看来,又输了。”

    “那贫嘴死道士,烂臭牛鼻子……”

    屏风之后转出了一位穿着甲胃的女将,虽年过三十,却仍旧英姿飒爽,看了眼愁眉苦脸的女子,轻笑出声,那公主回身瞪她一眼,道:

    “你笑什么?!”

    那女将丝毫不惧她,只笑道:

    “末将只是想起,当年天河大将军何等威风,回京时候连道门当代天下行走都敢绑了去,可此时却愁眉苦脸,竟是如同孩童一般。”

    “此时细细想来,却不知当年闻名江湖,传为一时佳话的的三胜三负之局,究竟赢的是您,还是那位道门天下行走?”

    “究竟是您把他绑了去,还是说……您自己被他绑走了?”

    公主柳眉竖起,道:“还贫嘴!”

    “当年飞凰塔下,分明就是本宫胜了三局!”

    女将笑了下,转口问道:“您和他两人赌约,看谁能为秦飞公子获得玉髓灵物,以开灵威,修绝学,看来这一次只能看驸马那边了……”

    天河公主闻言,叹息一声,虽然已经身为母亲,可眉宇之中却一如当年那般令人惊艳,无奈道:

    “又能如何?”

    “明明手到擒来的事情,可还是功亏一篑。”

    “可就算没找到,也吩咐下去,绝不能让那臭道士知道我来天河郡是为了玉髓。”

    女将含笑看着自己陷入小小烦恼,丝毫没有当年叱咤风云气概的主将,道:

    “却不知那玉髓是何种天灵,灵韵如何,或许并不适合公子。”

    “这……也确实。”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音,那女将止住话头,微微颔首便隐于一旁,木门打开,眉目清浅的白衫少年推门,拱手见礼,道:

    “娘亲……”

    “飞儿,来,让娘亲看看,怎么了?突然过来……”

    少年乖乖过去,道:

    “过些日子云中观的尾牙祭,孩儿想要再多讨要一份名帖。”

    天河公主笑容宠溺,道:

    “飞儿要的,自然没有问题,是要送给谁吗?”

    少年点了点头,道:

    “我遇着了一个有大毅力的少年人……武功很好。”

    “叫王安风。”

    大凉村中,王安风缓缓睁开了眼睛,神态茫然,入眼处却不是往常的木屋,不由微怔,一旁突地喷出一股酒气,王安风转过头去,便看着熟悉的老者手拎着一个酒葫芦正往嘴里灌酒,疑惑开口道:

    “离伯?”

    声音出口,却异常沙哑,老者微微一怔,侧眼看他,先是松了一口气,方才以手中酒葫芦轻敲少年额头,没好气地道:

    “你个臭小子!”

    “怎么什么事情都被你碰上了?”

    少年愣了愣,道:“什么什么事情?”

    老者朝他喷了一口酒气,看他模样恨得有些牙痒痒,手中酒葫芦砰砰砰连连敲在少年额头,怪叫道:

    “灵物啊,灵物!”

    “那东西精贵地很,老头子当年都没有,现在这样也不好出去弄,你怎么稀里糊涂就有了?啊?!还是灵韵不死,跟刚出现的那种没差……”

    “灵物?灵韵?”

    王安风捂着自己的额头,越发有些迷糊,老者狠得牙痒痒,道:

    “这种东西,最多的就是五行之属。”

    “硬要说起来于修行上也没多大用,就打架稍微厉害点。”

    “你伸出五指,聚力于掌心,看看有什么反应?他奶奶的,姓王的你在上头看着点,可别是木行……被改变了内力特质的话,只能去当行脚大夫……”

    少年虽然不解其意,却也知道离伯绝不会害自己,微微颔首,伸出了右手五指,神色郑重,运转内力,老人仰脖咽了口酒,心中惴惴。

    王安风深吸口气,五指之间内力聚拢,却什么都没有出现,咬了咬牙,清喝一声,内力突地凝聚,此时已经入夜,却突有雷霆电光自少年五指之上一闪即逝,照亮了木屋,也照亮了离弃道骤然收缩的瞳孔。

    老者手中酒壶瞬间崩裂。

    下一刻,呆滞,惊愕,继而便是狂笑出声。

    雷霆,天之宗!

    “姓王的,你在天上看着!”

    “你他奶奶阴了别人一辈子,总算做了件好事情,哈哈哈,雷霆,雷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