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二章 困龙脱心锁,一飞冲天
    被赢先生每日以恐怖到充塞天地的杀气冲击,王安风对于这种独特气机的敏感程度已经近乎于本能。

    方才惊鸿一瞥,那缕气息虽淡,却无比地清晰,按照赢先生所说,除非一生杀伐,凌厉果决并修有相关绝学,否则唯独心怀杀机之辈,才会出现杀气溢体的情况。

    而就在这短短思考的时间,那人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之中,唯独那股淡淡的杀气依旧残存。

    王安风微微皱眉,现在正好年节将近,若是出现血案恐怕骚动不小。

    还是去一次官府,通报一声比较好。

    但是在此之前,先把果铺拿去洗洗……

    一边想着,一边低头去看,却只看到三只毛色滑亮的黄狗,最大那一只在那果铺上嗅了嗅,直接一口叼起,呜咽一声,三只黄狗直接窜了出去,留下了呆滞的少年站在原地,右手伸出,满脸茫然。

    “……我的好彩头……”

    “才吃了一口。”

    呆呆站了片刻,王安风苦笑了下,只能认了,前方不远处就是药铺,店铺外头一字排开了十个火炉,伙计忙里忙外替一些客人把药煎好,浓郁的药香味道,嗅一口就感觉身子都暖了几分,王安风心中松了口气。

    看来药铺还是开着的。

    刚要走上前去和伙计答话,王安风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还有数道说不清楚的气息直接锁定在了自己身上,微微一怔,侧过身子去,便看到有数名黑甲军士推开人群大步而来,冲着自己喝道:

    “汝是何人?背负枷锁……我等怀疑你与一起案子有关,和我们走一趟。”

    王安风闻言皱眉,解释道:

    “什么枷锁?我方才是从正门过来的,已经通过了那里检查……”

    话音未落,却早已经有两人大步冲来,根本不听他解释,抬手就朝着他双肩抓来,眉目凶悍威猛,可在少年看来却满是破绽,脚下步伐微变,抬手便将两名身材高大的军士手腕握住,久处鏖战,几乎本能以巧劲一抖,两名军士架势被抖散,半跪在地。

    少年皱眉,道: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而在此时,身后却有一股恶风扑来,一名穿戴铁甲的高大男子大步冲出,在距离王安风尚有数米处便猛然跃起,一脚朝着少年肩膀踹过来,想要将其踹地失去平衡,以好制服。

    恶风之中,战靴狠狠踢在了王安风肩膀锁链,可少年却连动都没有动,那大汉得意的神色则是僵硬,继而一阵扭曲,如同踹在了城墙之上一般直接摔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脚惨叫出声。

    其它士兵面色皆变,几乎下意识拔出刀剑,铮然鸣啸之音大作,周围人群退散,而王安风心中也隐隐有些怒意升腾,锁链垂下,如蟒蛇盘旋而起,那些军士也被他数招所骇,不敢上前,气氛一时僵硬,而在此时,药铺内突然走出一人,身材高大,一边走,一边皱眉喊道:

    “是谁吵吵吵,当我们铁兵卫没人了吗?”

    声音微滞,随即便看到了立于包围中的少年,眸子微亮,叫道:

    “王小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赵都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我兄弟出了冲突?”

    那为首的汉子见似乎认识,心里松了口气,干脆收起刀剑来表个态,道:

    “是军中改了命令,既然确认那人在此处,干脆将习武者先全部聚拢到一起来……逼那人出来,这位小兄弟身上缠绕着枷锁,兄弟们以为不是善类,所以就打算来个先下手为强……”

    “大牛兄弟,你认识?”

    那汉子大步挤过来,闻言笑道:

    “肯定认识啊,王小神医,就是我跟你说过,救了俺张都头那位。”

    眼前这汉子正是曾经堵在李康胜医馆前的铁兵卫赵大牛,此时见了王安风,心中喜悦,先是熊抱了一下,继而笑道:

    “好兄弟,好久不见,我还寻思去大凉村找你,没曾想你竟先来了。”

    周围铁兵卫面面相觑,一个个面色都有些尴尬,王安风看了看这些士兵,胸中还是有几分怒气,赵大牛虽憨厚,却精地跟鬼似的,见状自然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便在他耳边低声道:

    “兄弟不要怪他们啊,实在是……唉,你也不是外人,实话说吧,今年中秋时候,有强人入了县尊的府上,还顺手夺了件宝贝,就是他打伤了张都头,然后这小子一路窜逃,滑溜地不行,终于被俺们堵在了这座县城。”

    “就是贼他娘精,不好抓,因为抓这货,俺们铁兵卫折了不少弟兄,心情都不大好受,兄弟体谅体谅,俺们当兵的也都是娘生爹妈养的,都不容易。”

    王安风闻言微微一怔,心中怒气自然散去许多,点了点头,可在此时,却是心中一突,脑海之中浮现出了那个心怀杀气之人,面色微变,道:

    “不好!”

    赵大牛一愣,道:“怎么了兄弟?”

    王安风顾不得其它,急急开口道:

    “方才有个人无意撞了我一下,他没有事情,反把我撞得失了平衡。”

    “他身上有很重的杀气。”

    赵大牛尚不曾明白过来,那位都头和踹了王安风一脚的那兵士已经面色大变。

    能把眼前这位撞得差点跌倒?

    还心有杀气?

    心中一紧,突地远处传来骚动,一辆颇为华贵的马车猛地崩碎,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狂笑着纵身而起,手中抱着一个孩童,那位都头面色铁青,狠狠地咬了咬牙,道:

    “该死……是此城张县尊家的孩子。”

    “县尊今日有事离去,只有两位九品高手守在夫人身边,这家伙难道修为不止九品?!大意了……”

    而在同时,那人已经踏在了房顶之上飞速而行,不知是否是巧合,恰好途径了王安风此处,杀气浓郁,少年瞳孔微缩,与那不过六七岁的孩子眸子对视了下,清澈的眸子让他心里微微一颤,心中不忍这么个孩子惨死。

    手腕一抖,低垂的锁链霎时如同巨蟒腾空,在不可能之处伸出数米,直接纠缠在了那人右腿之上,猖狂愤怒的大笑声音戛然而止,王安风双足踏地,可惜却只是支撑了一息时间,便被那股升腾之力拉着飞起。

    链条猛地甩动,将少年朝着一旁建筑上甩过去,王安风咬了咬牙,身子一转,右脚踏在墙面之上,身子便如在墙面上飞奔一般,紧紧缀在了其后面,赵大牛呆了呆,猛地抽出腰刀,怒嚎一声,迈开大步追了过去,那位都头咬了咬牙,怒喝道:

    “留一人去通报其他人,其余人和我上!”

    “是!”

    那大汉确实是那逃犯,近日里对他的封锁越来越厉害,本来打算伺机冲阵而出,可偏生看到县尊夫人孩子身边竟然只有两个九品的道门武者,狂喜之下,直接冲入马车,以禁忌丹药之力,将两位九品武者击成重伤,夺了县尊唯一的子嗣。

    本欲要以此为依凭冲出去,然后凌迟杀之,以泄心头之恨,可是现在脚下却挂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崽子,任凭他如何地发劲想要把那小子摔下去,那家伙竟能全部将劲气泄去,娴熟地根本不像是个少年,令他心中大恨。

    王安风此时浑身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对面劲气如波涛般变化无穷,可是得益于赢先生时不时的‘偷袭’,和‘花样’越来越多的训练,根本全在他掌控之中。

    那汉子回头看一眼越来越近的追兵,恨恨咬了咬牙,眼中有杀气暴涨。

    他丹药之力有限,根本支撑不久。

    在路过一处三层酒楼之时驻足,猛地发力将王安风拉起,立于酒楼之巅,拔出腰间短刀便朝着被拉起的王安风心口刺过去,少年心中一突,以左臂铁链将那刀刃砸开。

    右手铁链则不愿松开那人右腿,以防其走脱,却又被对方踩了一截在脚下,难以发力,呈现彼此牵制的局面,也只能仅以单手与其交手,拳势如长江横流,危机显现,暂时却还算是不落于下风。

    “喝啊!”

    又交手数招,那人心中越急,短刀像是发了疯一样,猛地朝少年锁链劈斩而下,火花四射,锁链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深痕,令王安风瞳孔皱缩,而那人则是狂喜,短刀越发疯狂地进攻。

    连续数个月的围追堵截,几乎令他发疯,加上那丹药的残存影响,此时大脑越发偏执,直欲要置王安风于死地。

    少年咬了咬牙,纵然他心性平和,此时也忍不住暗骂一声赢先生,为何只是沉重,不够坚固?

    在那短刀之下,竟然和寻常生铁也没有什么不同。

    心中焦急,可拳术却越发敏锐,仅以单手交手,却每每能够保护住那些快要被崩断的部分,不远处已经出现了赵大牛等人的身影,少年心中微松口气,而那强人则越发疯狂,眸子厉色一闪,干脆刀刃逆转,朝着手中那孩子狠狠刺去。

    王安风瞳孔皱缩,再顾不得自身,猛地抢前一步,以左臂将替那孩子挡下一道,趁着破绽,以肘硬击那男子胸腹,却只听得一声尽数爆鸣,肘部所触根本不是血肉之躯体,而是金属触感。

    咬了下牙,招数如流水一变,身子一矮一撞,将孩子生生抢夺下来,冲那依旧平静地过分的孩子笑了笑,在那清澈的眸子里面,便看得到那短刀猛地下劈,但他的心境却异常平和,仿佛在那双干净通透的眸子里洗涤了满心的灰尘,也似乎又想起了不后悔的柳无求。

    陪伴了他许久许久的锁链被劈斩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暴露出了少年的后心,似乎是因为锁链的特殊结构,一者破,则余者皆损,少年周身锁链突地全部自发碎裂,如一团灰尘顽铁般朝着下面砸落。

    不远处赵大牛瞳孔骤缩,怒喝道:

    “不,住手!!”

    男子狞笑,而失去了锁链防护的少年手腕一抖,将那孩子朝着赵大牛甩去,后者将刀一扔,猛地前扑将孩子险险接住,继而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珠子看着上面。

    时间在此时似乎变得缓慢,锁链坠下,眸子里面已经满是癫狂的逃犯将短刀狠狠朝着少年后心刺去,而原本敏捷的少年却不知为何,身子却骤然僵硬。

    赵大牛心尖儿一颤,怒嚎道:

    “安风!!”

    怒声之中,锁链哗啦坠在了酒楼二楼探出的部分,死寂了一瞬之后,精致的楼台轰然爆裂,惨叫惊呼声中,锁链坠地,本来坚硬的地面如遭巨兽践踏,瞬间崩裂成了齑粉。

    而在同时,那刀劈斩在了王安风后心。

    棉衣破碎,短刀轻吟,那男子脸上疯狂的笑容却微微一滞。

    凌厉的破空声乍起,一截断刃在空中打着转儿刺入了赵大牛身前土地,锋锐之处,兀自还在震颤作响,死寂之中,一声清越钟鸣悠然响起,如雏凤轻鸣,困龙脱锁的第一声。

    细微而真实的气浪以那少年为中心,四下扩散。

    ps:今日长章节哈~诸位老铁跪求支持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