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章 药膏引发的饿虎下山事件……
    如上次一般,王安风沉睡了数个时辰才转醒,喝过吴长青的药粥之后,才又回到大凉村中。

    虽然没有了睡意,可他也被圆慈教导过欲速则不达,这段时间不宜修行,只好起了炉火,左右无事,干脆闭目微阖,在脑海之中回味今日那堪称蹂躏的战斗,不甘心地想要找出获胜的方法。

    哪有少年人会喜欢一直挨打?

    身体的痛楚让他对于自己失误的地方记得极为清晰,而少年的不甘则让他不断地回想叩问着自己。`

    当时候这一招,如果衔接地更快些,会不会就不会陷入被动?

    如果攻敌力道能够留下三分,是否回防是否能够更为敏锐?

    而越是这样想,脑海之中却又有其他东西浮现出来,他突然发现,那些曾经击败过自己的招数,完全可以糅合入自己招数想法之中,借以破掉其它对手的招数。

    心中豁然开朗,不觉雀跃,又暗暗地狠咬了下牙。

    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如同发现了某种极富挑战和趣味的游戏般,王安风在这沉睡的村子里面,不住地回想着,一边想,一边细微地做着想象中的动作。

    时间很快地过去,这件事情颇耗心神,兴奋过后,王安风也感到有些疲惫,干脆起身,准备稍微小睡一下,目光落在依旧放在桌上的锦盒,不由有些头痛。

    既然已经收下,那么自然是不好再送还回去。

    拳甲可以直接使用,山参实在不行可以用来炖鸡,就是那三个瓷瓶中的药膏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当日秦飞本来是打算当面告知他这一品血玉泥的用处的,可那个时候见到久别的玄诚子,少年心神激荡之下,自然抛却脑后,导致现在王安风看着这药膏,根本无从下手,思索一二,自语道:

    “既然是药……嗯,二师父精通医术,干脆下一次带过去给他看看吧……”

    心中想定了主意,便躺在床上,片刻便沉沉睡去。

    第二日,又是严苛至极的修行,昨夜琢磨出的东西用在实战当中有了两分效果,但是在稍微占据优势之后,对方似乎便猜破了他的想法,紧接着王安风便再度体会到了那种宛如蹂躏般的局势。

    心中有两分烦闷,也有两分不解,在疗伤的时候询问圆慈,后者的回答是,那些‘少林弟子’每一位都花费了他根本难以想象的时间在战斗之中,夜以继日,只是为了在电光火石之间,抓住不足一息的先机。

    王安风挠了挠头,道:

    “一息不到?”

    “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只为了一息不到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圆慈看他笑道:

    “风儿觉得很短?”

    少年好奇,道:

    “一息时间不短吗?能做得了什么?”

    僧人收敛笑意,看着他,轻声道:

    “能分上下,能见生死。”

    “好了,去修行罢……”

    王安风张了张嘴,心中微有震动,那八字之中似乎有他都读不懂的东西,不知是否是心情变化,他感觉自己双肩似乎又重了两分,心中便不由升起了些许对自己的惭愧自责。

    这身锁链依旧还是先前所穿戴的那一副,并不曾取下。

    可是已经过了这么久,却那种压迫力却没有一点减轻过,感受到那种重量,他从未听说过会自己增加重量的锁链,不曾往这边想,只道是自己修行懈怠,这段时间几乎没有多少长进,比起师父所言的那些师兄师叔差了何止一筹。

    深吸口气,王安风右拳攥紧,抬眸看向了紧紧闭合的大门。

    这一次,一定要,再多支撑一个呼吸。

    今日结束之时,根本不知道身上锁链被暗暗从六百斤又加至七百斤的王安风,凭着胸中一口气,在少林弟子排位第三千四百名的手下,支撑了八十七个呼吸。

    身中三十七拳,七肘。

    因为昨日的思索,在对手收招的时候寻到一处破绽,以本能施展灵蛇寻隙鞭法,沉重的锁链如巨蟒咆哮,抽在那少林弟子胸前,而王安风则尚不曾看到结果,就陷入了昏迷之中,也就没有看到那高大的少林弟子虚影缓缓崩碎的模样,两侧红烛闪动,寂静无声,唯有浩大庄严的声音在铜人巷中回荡而起:

    “第一回合,胜者王安风。”

    “王安风昏迷。”

    “失败。”

    ………………………………

    “风儿你醒了?”

    慈和的声音将王安风从沉眠之中唤醒,缓缓睁开眼来,便看到了吴长青那张熟悉的面庞,道:

    “二师父?”

    老人抬手止住少年,让他不要起身,从一旁端来了一份药粥,笑道:

    “来,试试今日的还合不合你口味。”

    “嗯。”

    王安风接过了药粥,吃了数口,便大口吞咽起来,让一旁老人眼角都笑出了皱纹,连连道:

    “慢些吃,慢些吃……啊呀,每人和你抢,不急,若是不够了,锅里头还有。”

    “实在不行,你每日里来这里,老夫给你做饭,也好调养身子……”

    少年眸子亮起,抬起头来,脸上浮现出了极明显的渴望喜悦,却又有些犹豫,道:

    “可以吗?赢先生不是说,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老者笑道:“吃个饭食,又花得了你多少时间?”

    王安风闻言越发意动,便左右环视了下,道:

    “那……师父和赢先生呢?”

    吴长青皱了皱白眉,道:

    “这我倒也不知,许是有其它事情吧。”

    王安风慢慢点了点头,不再提及这个问题,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二师父,我今日带来的那药,您看了吗?”

    老者笑道:“正要和你说此事,你是要问我此药该怎么用罢……我已经将其用法写在纸上,你照着使用便好。另外,还有一事。”

    “你若银钱足够,将你那大凉村赤脚大夫那边的药材,每种都买一两回来。”

    “二师父有些兴趣。”

    王安风颔首答应下来,可是还没有开口,视野之中的景色便骤然模糊,天旋地转,转眼就已经是大凉村房中,不由得微微呆了下,神态茫然,而在少林寺中,房门则被一把推开,冷风卷入霜雪,青衫文士大步走入,面目似乎越发冷峻,眉目俊雅,只嘴角一点淤青看上去极为碍眼。

    吴长青微微一愣,察觉那股气劲,迟疑地道:

    “这是……”

    “……少林金刚掌力?”

    赢先生冷笑不言,门外传来平和声音,道:

    “正是大力金刚掌。”

    老人转过头去,又是一呆,便看圆慈缓步走入,僧袍衣摆破碎,手臂之上一道剑痕,虽然没有渗出血来,也颇为刺目,赢先生冷哼一声,一振衣摆,不管圆慈,转头看着吴长青道:

    “吴老道,你要那小子寻药……是要做什么?”

    老者抚了抚须,道:

    “正要寻你二人说此事,今日安风让我看的那一副药,手法颇为老到,但药性配合却与我中土有所差异,他修为渐深,正是开始以药浴,成就百毒不侵之躯时,老夫必须了解此世药性,方可以开始。”

    “而且,多出些药物,也可推动药浴变化更上一层,只是大凉村毕竟地处偏僻,药材恐怕不多,呵……说实话,老夫今日看了那药膏,对这世界的药方药经,也生出了许多兴趣,本以为天下医术已经尽在我手,却不想这方世界竟然别看生面,有趣有趣。”

    赢先生闻言,神色也略有郑重,想了想,颔首道:

    “无事,姜守一的藏书不多,我也已看了七七八八。恰好那小子功夫初成,也时候让他去城内了。”

    “若总是被击败,没了气魄,也成不了高手。”

    “让他去把铜人巷中学得的技巧在其他人身上试一试,省得他到时候怀疑自己学的有没有用。”

    吴长青想到城中药材,笑眯眯道:

    “那是最好。”

    一旁僧人阖目,轻诵佛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