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六章 你已入门
    秦飞微微皱眉,见赵修杰的模样还有两份冥顽不灵,冷冷道:

    “少年高手?有多高?”

    赵修杰怒目而视,高声道:

    “说起来你不要害怕,他凭借肉拳就能砸断山上的硬木,扛下山来,他身上还一直缠着上百斤锁链,行走如常,更是曾经凭借锁链制服了一头蛮横的黑熊!”

    声音落下,秦飞身上冷意更甚,干脆朝着赵修杰缓步走来,让后者心里面有些打鼓,白衫少年在距离赵修杰三步的时候停下,垂下的右拳五指律动了下,随即缓缓握和,漠然道:

    “木材?”

    “对,我房里那新作的家居,便用的他双拳砸下的木材!”

    “……他在哪里?”

    赵修杰此时心中的怒火其实也已经散去不少,可是现在这箭在弦上,又不愿意服软,看着那和方才打翻数人时候神态相仿,如书上所说‘杀气逼人’的秦飞,硬着头皮道:

    “在,在大凉村……”

    复又装出不屑自满之势,抬了抬头,拿下巴对着对方,道:

    “怎么,你还有胆量去吗?”

    秦飞抬眸看他一眼,双目冷锐,让后者心里打个冷颤,后退一步,眼前已没了少年身影,疑惑之时,却听到耳后传来声音:

    “为何不去。”

    赵修杰头皮微微发麻,心里面隐隐有几分闯下大祸的恐慌感,秦飞已经越过了他,清喝道:

    “阿大阿二。”

    一旁侍从之中有两名身材高大的力士走出,沉默抱拳一礼。

    “将此次带来的拳甲取来。”

    两位力士沉默颔首,继而纵身大步而去,脚下似乎有气浪滚滚,不过数息时间便复又归来,每人都捧着一个盒子,秦飞随手打开一个,黑色丝绸之上放着一对拳甲,极为修长,足以将整个前臂包裹,材料为金玉,既有足够的防护,也可增强拳掌攻杀。

    清脆的鸣响声中,秦飞将这拳甲覆盖在前臂,一边调整,一边淡淡吩咐道:

    “另外一套不必放回,你二人与我同去,权当赠礼。”

    “阿大,你去向王嬷嬷直取三百两银子,说我有用访友,对了,再于修炼材料之中,取一对老山参,一品血玉泥拿三份。”

    赵修杰脸上的神色微滞。

    虽不是他所愿,可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由得侧过身子,看到一袭白衣的秦飞正整理着手臂拳甲位置,侧脸眉目于冬日阳光之下越发清淡,后者平静看他一眼,道:

    “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去‘收拾’他?嗯?”

    赵修杰呆呆颔首。

    “不……不应该吗?”

    秦飞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垂目,安静地调整拳甲,道:

    “那个木匠,应该知道你很崇拜那少年,所以拿有拳痕的一面做了个摆设,添水做湖,此为其一。”

    “其二你的描述,并非虚妄,江湖之上确有如此修行之法。”

    “我只是看不惯江湖骗子,而非狂妄无智,习武之人以立德为先,遇不平之事要管,遇行骗之人要管,却不是争强斗狠,四处树敌,而且,随意一木匠尚且看得出你胸中沟壑,将来你要如何继承家业?”

    “玩物丧志,于武道之上无有寸进,而为人进退之道,依旧纯如稚童,就是阿霄也比你明白,单从方才一言,虽是无心,但已有挑拨离间,以我为刀剑杀人之实,若今日你非我表弟……”

    秦飞声音微顿,抬眸看了赵修杰一眼,道:

    “将于我拳下喋血。”

    最后四字虽平淡,却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感觉瞬间顺着赵修杰的脊背向上攀升,令他头皮发麻,在某个瞬间,他似乎看到了月旬之前那对自己放声咆哮的黑熊,心脏瞬间狂跳不止。

    面色微白,腿脚发软,下意识地朝后面退了两步,咽了两口唾沫,呐呐道:

    “不,不打了……那你要去做什么?”

    “谁说不打?”

    秦飞收回目光,右手挥出,发出一声沉闷破空,冷然道:

    “如此之人,能有大毅力苦修,如能相识,纵然美人在前,也不过白骨一具。”

    “此来忘仙郡数日,本就无趣,得遇此人,又岂能放过?我辈武者,自然当以武交友,只不知……他今日是否有空,此去,可有冒犯之意?”

    说到后来隐有两分犹豫,可是此时阿大已经带着一份锦盒而来,便干脆不再多想,偏过头去,对着那粉嫩的童子温声道:

    “阿霄,你且在府中等着。”

    侧身看着面色微白的赵修杰,声音微冷,言简意赅道:

    “带路。”

    赵修杰心里满是苦涩,以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震动,明明被自小不对眼的家伙用不喜欢的语气吩咐,却只是沉默着带路,那唤作阿霄的童子看着自己两位哥哥离开,故作老成地叹息一声。

    “都第几次了……”

    “啊呀,一个个的,多大了还不成熟……”

    背着双手,小小童儿偏学着大人一样走回房中,将房门一合,突地变得极为敏捷,驾轻就熟地翻着赵修杰的房间,找出了纸墨笔砚,一下子窜上座椅,握着毛笔,轻呼口气,端端正正在白纸上写道:

    “仙女一样好看的玉儿姐姐,今天一切都好。”

    “哥哥夸姐姐是美人。”

    “可又说,美人和一个砍树的相比,就和白骨一样不好看……”

    ………………………………

    大凉村中。

    姜守一房中,传来琴音悠然,来往的村民们每每走过这里,都会小心放慢自己脚步声音,侧耳聆听。

    待得走过这条长着老槐的街道,方才含着赞叹,开口道:

    “姜先生的琴音,还是那样好听啊……”

    一位老者颔首道:“是啊,不知遇见了什么事情,就是感觉先生心情似乎很好。”

    旁人好奇问道:

    “你怎么知道?”

    那开口的老者摸了摸胡子,嘿然笑道:“老头子也算是走过些地方,先生虽然曲子没变,一样好听地厉害,但是明显曲调更加清亮,肯定心情好。”

    “哦哦,原来如此。”

    “张叔你也是深藏不露啊。”

    众人恭维了一番,天上隐隐又飘了点雪下来,便低声臭骂一声古怪天气,匆匆回家,白雪如絮,飘落在那槐树之上,逐渐累积,轻轻落在了院落之中,琴音转低,逐渐收敛,泛音飘逸连绵,如云行于远空,不可见其踪迹。

    姜守一抬手,拿起一旁茶盏,轻抿了一口茶水,赞道:

    “不错,这茶沏的果然不错……虽仍有燥气,却已经可以入口。”

    “先生谬赞。”

    姜守一摇了摇头,嘴角微挑,轻声道:

    “但和你这一曲天光云影相比,仍旧差了数筹啊……”

    琴音随之微停,身着蓝衣的少年盘坐在前,手掌轻轻放在震颤的琴弦之上,浑身厚重锁链缠缚,如磐石伫立,气势雄浑,眉眼之间却意态平和,如清溪无尘,轻声道:

    “是先生教的好。”

    姜守一不言,抿了口茶,转而笑道:

    “你月旬以来,只学了这一首曲子,其实可以多学些的。”

    王安风摇了摇头,道:

    “先生不是说,学琴只是为了自娱,以借镜调心。”

    “既然自娱,便无所谓多,也无所谓少,何况就只是这一首曲子我离先生也还差得远,远不能说是学会,又怎能奢望其它?”

    姜守一嘴角微挑,却偏生又问道:

    “可你是武者,有控劲之力,再难的技巧都不是问题。”

    “其技易习,心境难求。”

    那书生闻言终按捺不住心中欣赏喜悦,笑出声来,其中满是欢畅,数息之后,笑声间歇,姜守一看着眼前少年,道:

    “你已入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