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四章 赢先生的第二项修炼
    雪漫孤峰之巅,少林寺中厚重的佛钟被撞响,钟鸣悠悠,群山皆应,荡开了越见苍茫的落雪,赢先生负手而立,沉默不言,王安风虽畏他,却也敬他,退他半步之远,如守在长辈身旁般沉默站着。

    不知多久之后,赢先生缓缓侧了侧身子,脸上的神色如同侵染了风雪的寒意一般,又变得冷峻凌厉,看王安风一眼,如方才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道:

    “方才说了第一点,我要求并不高,你只要能排在百年来少林弟子的前百,即可出山,入江湖。”

    “‘技’可令你前行不败,但是江湖之中杀人的手段太多,也有人从不和你正面交手,若是不想莫名其妙倒在路上丢了性命,你要能从人潮之中发现那些欲杀你而后快的刺客杀手。”

    王安风神色肃然,抱拳抖落了一身霜雪,道:

    “还请先生指教。”

    赢先生转过身子,看着他道:“心有杀念,自然牵引气机,你若能察觉细微杀气,便可以发觉江湖之上九成危机。”

    王安风闻言怔了下,气机之说,他曾经在姜守一的藏书中看到过。

    所谓一元运化之气,在天则周流六虚,在地则发生万物,可以说玄之又玄,就算是有姜守一随笔解释,他也无法理解,因为不曾接触,甚至于有几分怀疑气机是否存在。

    天地如此之大,气机尚且玄妙难得,人比天地如同微尘,杀气岂不是更难以捕捉?更何况是潜藏起来的气机。

    赢先生看他神色便知他心中想法,冷笑道:

    “放心,唯独这一点,是最容易教你的。”

    王安风脸色微烧,道:

    “那便先谢过先……”

    声音尚未落下,便戛然而止,少年的瞳孔骤然收缩,整个天地在他的眼中瞬间阴沉了下去,无边风雪越发狂暴,但却也越发死寂,天地之间,唯独自己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响。

    万事万物围绕在了那冷峻文士周围,一袭青衫冷峻,越发高大,直至充斥了整个世界,双眼平静漠然地看着自己,王安风脸上浮现挣扎之色,但是短短一瞬时间便已然消失不见,意识被恐惧拉扯着坠入了无边深渊。

    孤峰之上,少年身子微微晃动了下,直接朝着前面栽倒,赢先生袖袍一拂,一道柔和气劲将他托举着平缓放在地面。

    风雪之中,两道身影破空而来,圆慈脚踏虚空,气劲将漫天飘雪直接分割为二,一步踏在王安风身边,蹲下检查了片刻方才松了口气,隐有怒气,起身喝道:

    “你在做什么?!”

    “教他杀气。”

    一袭青衫的文士侧步,悠然看着风雪重又笼罩群山,漫不经心地道:

    “杀气因心而生,既然是针对于人躯,那么每天抗上几次,纵然他仍旧蠢地无法理解何为气机,但是身体却已经足以对杀气产生本能。”

    “如此,自然最是容易。”

    文士嘴角微微挑起了一抹弧度,道:

    “到那个时候,无论是谁对他心有杀机杀念,纵是有秘术收敛大部分,在他眼前也会如同黑夜萤火。”

    “一个都逃不掉。”

    圆慈哑然,心有怒意,但是王安风并不曾受到损害,也只好给少年渡些内力温养,一旁吴长青抚了抚他的山羊须,给王安风把过脉之后,笑道:

    “圆慈大师不必担忧,方才安风和过去那些少侠留下的战斗记忆交手,本就疲惫的身躯已经到了极限,赢先生是以杀气封其五感,让他陷入了深度沉睡之中,虽说是受了一时之惊吓,但是对身体恢复倒是大有裨益。”

    “近日来他修行越发刻苦,如此好好休息一下,也是好事。”

    圆慈微微颔首,小心将王安风抱起,缓步朝着山上空出的僧房处走去,三尺之内,不染风雪,吴长青目送他消失,待他回过头的时候,孤峰之上已然没有了青衫文士的身影,不由微怔,继而失笑摇头,看着被雪笼罩的少室山,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先是浅笑,复又徐徐叹息一声。

    “江湖啊……”

    转身离去,微弓的身躯消失在了落雪之中,那叹息声被风雪揉碎,散入这少林山中。

    不知过去了多久,王安风才缓缓睁开了双目,那股恐惧之感尚未再度浮现,便被另一道温和的气息扫平,少年收缩的瞳孔恢复了正常,烛火温暖,身上盖着一床厚实的棉被,旁边圆慈正含笑看着他,温和道:

    “看来你真的是累了,这段时间修行是不是有些苦?”

    王安风心中温暖,摇了摇头,笑着说:

    “不苦的,师父。”

    僧人抬手揉了揉他头发,迟疑了下,道:

    “真的不苦吗……”

    “实在累的话,可以放松一些,不必勉强自己。”

    “嗯嗯,没事的师父。”

    僧房之外。

    药房那边的方向,吴长青手端着一份药粥,其中加了些有益于王安风身体恢复的药材,再以内力护住了热气不散,缓步朝着僧房走来。

    虽说让他复苏的是赢先生,而将这一切掰开来跟他讲清楚的则是圆慈,但是溯本求源,一切却都是因为那少年,因而他对王安风也是心里颇为在意,再加上那少年性子也颇为对他脾性,故而在少年沉睡之后,老者就主动去少林药房取了些药材,混合些菌菇食材做了道药粥。

    步入这院子,却看到一袭青衫的赢先生坐在僧房上面,明月高悬,衣摆随风而动,令文士神色越显冷清漠然,老者微怔,气机牵引之下,赢先生已经发觉了吴长青,侧过头看他一眼,后者刚要开口,耳畔便响起了冷然的声音:

    “那小子醒了,去让他早些走。”

    “这里毕竟不是他的世界,呆一时无事,但不可过久。”

    吴长青抚了抚自己长须,笑得和煦,道:

    “先生为何不亲自去说?”

    声音落下,却只有雪落无声作为回答,方才还在的青衫文士则早已经不见踪迹,唯明月在空,越发皎洁清寒。

    吴长青微张了张嘴,无奈苦笑一声,只得端着药粥轻轻敲了敲僧房木门,道:

    “圆慈大师,安风,是老夫。”

    木门吱呀打开,老者冲开门的圆慈点了点头,笑着迈入其中,顺手合上木门,烛光映照着三人倒影,隐隐听得到老者和煦的声音:

    “来来来,尝尝老夫的手艺。”

    “已经二十年不曾亲自下厨,莫要嫌弃,莫要嫌弃,哈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