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三章 冬已至(感谢铁窗后的朋友万赏)
    自那一日被姜守一当头喝问之后,王安风便开始逐渐收敛自己的行为。

    虽然依旧如一地上山伐木,但是却不在如往常那样径直拉向村中央,而是趁夜色无人之时,才送往王馆主家中,大凉村中他所熟悉的也只有离伯,姜先生一家,以及王馆主,姜先生刚来,离伯又性子闲散,唯独王弘义能有办法帮他卖出这些木料。

    后者先是疑惑,明白缘由之后大笑着答应,言语之中颇有欣慰。

    据说向来不喜饮酒的王馆主,当日里提着一壶上好花雕,专程上门拜访了姜先生,两人大笑交谈了数个时辰方才离去。

    而之后送到王安风手中的钱财非但没有减少,甚至于还有些微增加,那些从县城来此收购木材的木匠则总是兴冲冲前来,结果挂着苦笑和钦佩夹杂的复杂神色离开了大凉村。

    原本对面是个雏儿,没什么经验,可转眼之间,那个不怎么讨价还价的少年,就变成了个老油子,一看便知是行家里手,惯于砍价的主儿,连最后一层油水都能刮下三分三厘。

    而那些大凉村的村民们则是发现,那最近弄出许多事情来的王家小子现在却‘老实’了许多,伴在姜先生身旁学着弹琴读书,而那只大黑熊也被死死锁在院中,酣睡时候并不残暴,反而有两分憨厚,与那村中土狗相差不大的样子,倒也渐渐放下了提着的心脏。

    虽仍颇有微词,却也逐渐在家长里短的日常生活之中逐渐被淹没。

    少林寺中。

    沉稳而极有节奏的脚步声音于山路处响起,伴随着锁链清脆悠扬的鸣响,少年的身影从道路上奔出,每一步跨越并不大,但是却极稳定,呼吸悠长平和,身上那已经加到了五百斤的锁链于他而言,已经不再难以忍受。

    体内的一禅功内力被重压所迫,不断剧烈消耗,又被丹药之力重新炼化出来,他背负了这锁链修行已经足足两月之久,若是加上两个世界不同的时间,已经是四个月,过百日时间,加上先前的修行,他实际已在高压之下修行了一年以上时间。

    上了山来,脚步用力,腾身跃起,踏在那越发窄的石阶之上,继而在跌落之前再度发力起跳,跃上了另一根稍高的石柱,身形肌肉绷紧,和桶中不住晃动的水势能抵消,以保证平衡,不会从这石柱上摔落。

    一根根高低不一,却皆是只有一足之宽的石柱立在前方,王安风挑着铁桶,在这梅花桩之上左右腾挪,虽已不是第一次通过,但是还是有几分心惊胆战,浑身肌肉几乎敏感到了极限。

    他第一次踏上这个‘梅花桩’的时候,忽视了桶中水波晃动,失了平衡,跌落下去之后直接摔得他昏迷。

    可在最后一踏的时候,脚下梅花桩突地崩裂,王安风神色微肃,右脚一踏那碎掉的石块,碎石崩裂,而少年已经以此为支点,于空中猛地拧腰发力,将那扁担旋转扔的飞起,桶中之水洒出,虽有三四分依旧落在了外面,可剩余的部分却尽数进了水缸,发出了哗啦轻响。

    而他自己则因为那五百斤锁链,终究只能重重摔在了地上,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可是却不曾像第一次那样直接摔得晕过去,一旁面容冷峻的文士看他一眼,冷笑道:

    “练了这么久,遇到意外情况,一不能保全水,二不能保全自己。”

    “当真愚钝。”

    王安风勉力撑着地面站起,向这位心中敬畏的长辈抱拳道:

    “晚辈见过赢先生。”

    文士颔首,继而皱了皱眉,道:

    “你这段时间和吴老道学医毒基础,学得如何?”

    王安风回道:“基础医理已经看完,但药材还没有认全。”

    赢先生冷笑,道:“认药材?吴老道是越活越糊涂了不成?!”

    “学医是让你能明了自身,省得把自己练坏了,而不是让你去当个赤脚大夫,漫山遍野去找药材,自今日起,学医时间减半,惩罚时间……也减半。”

    王安风微微一怔,那赢先生已经拂袖,冷冷开口道:

    “这两项剩下的不过是水磨工夫,无有巨大裨益,不可停,但是过于执着则更是愚钝。”

    “你随我来。”

    言罢轻挥袖袍,当先走去,王安风不知其意,只好跟在后面,一路朝着少林建筑而去,文士神色冷峻,看着眼前风景,突然开口道:

    “你以后必然要入江湖,江湖自古风波恶,可知道如何活得下来?”

    王安风回答道:

    “武功……和警觉。”

    赢先生微微颔首,继而又摇了摇头,道:“对,也不对。”

    “武功……我见你带来典籍,其中所言虽是只言碎语,可此世众生,大抵追求所谓功力高深,追求所谓意境大势,却罕有人追逐技之极限。”

    王安风想了想,轻声道:

    “这或许是因为追求技巧实在是太危险了吧……武功的最初目的都是战斗搏杀,像是杀猪的技巧,自己做白日梦去想是没有用的,只有去杀过猪才能知道哪里想得不对,练得不好,武功也是一样吧,不去和其它武者交手,很难发现不足。”

    “可交手又容易受伤甚至毙命。”

    “那些追逐技巧的武者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就很少很少了吧……有胆气的很少,活下来的又少一层,能够闯出成就,著书立说的,就可能千里挑一了吧。”

    “和其它的比起来,肯定就很少了啊。”

    文士微微诧异地侧目看了他一眼,缓缓颔首,道:

    “不算太蠢。”

    这句话肯定不算是夸奖,可是从一向冷冰冰的赢先生嘴中说出来,已经殊为难得,两人行走了一段路程,在一处偏殿处停下,其上牌匾以苍劲有力的笔触写了三个大字。

    王安风眸光轻转,轻声道:

    “铜人巷?”

    赢先生负手道:“你这两月以来,虽还没有完成惩罚,也勉强过了我的第一个考验,去罢……入铜人巷,出来之后,我再告诉你你所欠缺的第二件东西。”

    王安风不解其意,但是这段时间他已经隐隐感觉出来,这位赢先生虽面色冷峻,嘴下更是不饶人,但是对自己只是严苛,却无有坏心,这段时间越发浑厚的体魄便是明证,只好抱拳一礼,提起了十二分小心,缓步朝着那铜人巷走去。

    吱呀——

    木门被缓缓推开,巷中一片漆黑,王安风正疑惑的时候,呼啦轻响,左右两旁就各自亮起了一排红烛灯火,将这里面照得明晃晃的,而在他的前方,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缓缓由流光组成了一个人形,穿着一身僧袍,脖子上挂着念珠,单手合十看着他。

    空荡荡的巷子里回响起了浩大庄严的声音:

    “第一回合,开始。”

    对面人形朝他微微一礼,王安风尚没有弄明白处境,那人便猛地朝她冲来,拳势凶猛浑厚,正是少林长拳,少年瞳孔微缩,身子自发做出了反应,右臂猛地抬起栏架,将那一拳稳稳架住,可是触手之处却轻飘飘不着力,心里一个咯噔。

    下一刻,那道身影猛地提速,闪到王安风身侧,一记直拳打在少年肋处,可左手却别扭的抓在了他的衣领处,猛地发力,避开王安风一击旋肘的时候,顺着他发招的方向直接将他拎了起来,重重砸在地上,少年才提起的力道被这一下子直接摔散。

    在他浑身无力的时候,那人已经连番重拳砸落,王安风咬牙承受,却默默积蓄力道,找准了一个空档猛地翻身跃起,右肘顺势横砸,可那人却如同是未卜先知一般朝后滑步,恰恰避开了他的拳锋,而在他劲气已尽的时候,一只手掌已经稳稳搭在他的肘锋,蓄力已久的左掌化为掌刀,重重劈下。

    …………………………

    吱呀——

    短短三十息之后,铜人巷大门再度打开,王安风几乎是扶着石墙走出,面色微白,可更令他心中骇然的却是刚刚的对手。

    明明只是少林长拳,速度力道,都相差不大,但是对方每一招每一式出手都恰到好处,如千锤百炼一般,自己方才只是打中了半招,而那半招也不过是个陷阱,接着便如落入了陷阱般迎来了更为狂暴,如九天星落般一气呵成的攻击。

    “你现在明白,什么叫做‘技’了吗?”

    赢先生看他惨状,淡淡道:“他在过去十年……不,于此世而言应当是百年间,所有少林弟子之中只排第三千七百位而已,可他就已经可以轻易将你击毙,纵然你功夫再高一倍,也不是他的对手。”

    王安风闻言张了张嘴,叹服道:

    “他们这么厉害……现在肯定更厉害了吧……”

    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赢先生身子似乎微微一僵,半响才道:

    “不……他们,不在了。”

    “怎么会?他们这么厉害!”

    赢先生看着那苍茫的天空,和云雾之下的江湖,总是冷峻的面庞罕见浮现出了其它神色,沉默了下,倒不像是在回答王安风,而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轻声开口:

    “他们于此界,毕竟只是彻底的过客,如流星一样照亮这苍穹世界,然后更快地消失。”

    “扬鞭纵马,快意恩仇,彼此交付生死,并肩而立,瑟瑟秋风,江南把臂同游……于我等是足以铭记终生的记忆,可是对于他们而言,却不过是一场幻梦。

    “梦醒了,就不能再说梦话了不是吗,若是成人,又怎么还能说梦话?”

    “他们视我们,不过是连记忆都没资格拥有的‘人’,也或许因为没有记忆罢,所以离去也不需有丝毫愧疚,人事如此,我等是否也应为故人感到些许欣慰?”

    “他们离开江湖,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褪去光彩,像个普通人一样爱恨情仇,被生活所困,或是疲惫,或是难受,不再是当年那个豪迈的少侠,更不是那个婉约却敢爱敢恨的少女,而我们……呵,我们只是呆在他们记忆中的那个江湖,记忆中的那个地方,看山高水长,看人来人往,偶尔我也会想一想,不知那新来的人里面,是不是也有他们?”

    “看着我们,却偏生要装作不认识一样打着招呼,拱手道一句大侠初见,然后在另一边偷偷笑看我们的反应,轻声念一句……”

    “好久不见。”

    王安风沉默着看着那总是冷峻孤傲的文士此时隐有失态,轻声道:

    “先生……可是寂寞了……”

    赢先生低低呢喃,道:

    “寂寞?”

    “不……我何曾寂寞。”

    “只是……有些怀念罢了……”

    怀念那个还有他们的江湖。

    天空苍茫,隐有白雪如絮飘落下来,飘在一长一少两人肩头。

    冬已至。

    人无归。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