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二章 训诫!
    等待是最难熬的。

    因为你不知要等多久的时间,譬如当年等了佳人三十年不得一面的空道人,而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皆因为恐惧与期待,而变得越发折磨。

    而比等待还能够打击人的,莫过于经过了堪称折磨般的漫长等待之后,得到的却是礼貌而绝对的拒绝。

    尽管赵修杰已经把他从书里学来的方式都用了个遍,王安风却始终无动于衷,温和婉拒,最终日头渐落,这小少爷被自己父亲拉着,一步三回头地上马离开了这大凉村,临别之时还数次回头望去,惹得黑熊不满地嘶吼咆哮。

    它今日本想要吃些食物,可先是被王安风两度勒晕,然后被少年以初学的灵蛇寻隙鞭法抽的浑身生疼,幸是王馆主送了一头猪的骨架下水过来,血肉腥甜气息的诱惑下,饿了一天的黑熊荤素不忌,吃了个精光,懒洋洋地趴在了王安风院中。

    一旁的青骢马嚼一口混着黄豆的草料,便抬头看它一眼,那冷冰冰的视线终是绝了它逃离之心。

    甚至于在它蒙昧的心底甚至于升起了这里其实也算是不错的错觉,吃饱喝足,趴在地上懒散地沉沉睡去。

    王安风见有青骢马牵制住了黑熊,方才松了口气,拍拍马背以示鼓励,表示来日给它草料里面加几个鸡子,将离伯和送猪骨下水过来的王馆主送了回去,闲聊片刻,至天空繁星密布,方起身告辞。

    夜风徐来,白日里的繁杂于心中散去,一颗心方才归于更深的冷静平和,脚步声在小路回荡,秋意萧瑟,夜间则更甚三分,呼吸之音越见平缓,当行过那熟悉的老槐树下时候,木门恰到好处地推开。

    如一尾鱼在秋日平缓的湖面荡出了一圈涟漪,丝毫无损此时心绪,灯火明亮温暖,穿一身蓝色长袍的书生倚在门口,温和颔首,笑道:

    “茶已沏好,且进来吧,安风……”

    王安风并没有感到意外,道:

    “那就打扰先生了……”

    门内灯火明亮,清茶两杯,姜守一落座之后,只是自调古琴,王安风则轻饮清茶,体会那种由心而外出现的洗涤感觉,姜守一手掌轻拨,琴音悠扬,起了几个音调,随口问道:

    “你从我这里借去的书,看地如何了?”

    王安风将茶盏放下,正色回道:

    “已经读至古礼十一,先生注解鞭辟入里,令人钦佩。”

    姜守一轻笑,道:

    “那便是最好。”

    这段时间,王安风家中父亲留下的书早早便被赢先生翻完,这村子里思来想去,也只有姜守一这里可能会有书籍,便只能提着一份猪肉前来拜访,后者并不曾拒绝,轻描淡写收下了他的猪肉,随手将手中正翻看的《论礼》交给他,明言来日考教。

    月旬时间已过,在这里喝了四十杯清茶,也从此处借了数本书。

    姜守一想了想,又看他笑道:“安风,你既说你看过了,那我便考你一考,如何?”

    王安风恭敬道:

    “先生请讲。”

    古琴发出一声高昂之音,姜守一手掌按在震颤的琴弦上,曲调平缓而起,走宫音,调浩大刚正,如王亲临,诸侯跪迎,中有一书生平声发问道:

    “君子之心事,天青白日,不可使人不知,此句何解?”

    王安风回道:“君子应心胸坦荡,俯仰无愧于天地。”

    “那下一句是什么?”

    “君子之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易知。”

    “何解?”

    曲调转而急促,如疾风骤雨而来,而那书生清喝便如箭矢破空,排开雨浪,直指王安风心中,少年瞳孔微微收缩,额上浮现汗渍,道:

    “君子怀才,应如玉石珍珠,蕴藏于深山大海,不使人轻易便知。”

    曲调转而至高至锐,一问一答之间的间隙越来越短促,几乎不像是长辈考教,更如两位剑客短兵,刀光剑影,越发森锐直接,直至要害,琴弦猛地震颤发出了一道尖锐之音,姜守一双目微张,几近呵斥道。

    “神物自晦,何解?!”

    王安风耳畔响起了清晰的洪钟大吕之音,张了张嘴,却不曾发出什么声音,姜守一眉目平和,曲调转缓,缓声道:

    “你可明白了?”

    少年颔首,额上已经满是冷汗,轻声道:

    “先生……可是怪我行事张扬?”

    姜守一摇了摇头,道:“你并不曾张扬,但有的时候你正常的表现就已经足以令你成为其他人眼中的目标,木秀于林,在你尚未长成之际,这已经足以致命。”

    “何况,鹰立如眠,虎行似病,才是真正摄人噬血的手段处,君子要聪明不露,才华不逞,才有力挽狂澜,肩鸿任锯的力量。”

    “你当学神物自晦。”

    王安风沉默下去,在心中思考姜守一所说之话,而此时那书生已经将手中古琴轻轻放在桌上,朝他推了推,少年微怔,便看姜守一轻笑了下,道:

    “不如和我学琴如何?”

    “学琴?”

    姜守一颔首,道:“对,虽不可玩物丧志,但是借境调心,也可以散去你周身锋芒锐气,如何?”

    王安风沉默了片刻,起身行礼,道:

    “那就请先生指教。”

    “甚好。”

    王安风在这里呆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便告辞离去,而等他走了之后,姜守一的妻子才缓步走入这书房,道:

    “你为何……对他如此上心?”

    姜守一饮了口清茶,平和道:“毕竟他是天虹的王大哥,再说……两月不到,我也只能引他入门而已,给他指个方向,教给他神物自晦之理。”

    “他或许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若今日之事再多出几次的话,这大凉村他怕是再也住不下去了,而且当年‘他’便是因为过于锋芒毕露,刺痛了那些人的眼睛,方才功败垂成,英年早逝……”

    最后四字落下,桌上古琴猛地震颤出音,其调肃杀森寒,这座屋子几乎在瞬间坠入了寒冬腊月之中,杯中茶盏之上无声无息蔓延了一层厚重白霜,直至数息之后,平素擅长养气的书生才恢复了平静,轻声道。

    “当年我退了一步,这一次便不可任由另外一人,因此而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