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一章 初次相见,传授武学
    王安风恭敬一礼,道:“小子王安风,见过老先生。”

    那老者抚须微笑不言,一旁赢先生甩了下长袖,略有一二分不耐烦地道:“用不着如此麻烦,小子,药王谷以医毒两脉行走天下,无人能出其右者,今日里起,吴老道会传授你药王谷秘术基础。”

    “学武者需要通医术,才不会把自己练坏了。你好好学!”

    王安风闻言微怔,看那老者只微笑着打量他,并没有表现出反对意见,便抬头去看圆慈,灰袍僧人微微颔首,温和道:

    “此后,风儿你便也称呼吴老为师父罢……”

    王安风微微沉默,方才俯身行礼,道:

    “徒儿见过……二师父。”

    赢先生嗤笑一声,圆慈神色微愕,而那老者则笑出声来,王安风尚不曾有半点反应,便有一只干燥温和的手掌在自己头上轻抚了抚,苍老的声音笑道:

    “性子看上去温和,倒是挺倔的,二师父便二师父罢……”

    复又抬头看向圆慈,道:“圆慈大师,看来短期之内,这小家伙心里面怕是只你一个师父了……”

    圆慈苦笑,双手合十行礼道:

    “吴老莫怪。”

    老者笑着摇头,道:“不妨事不妨事,你与我虽往日无交……却实是有救命之恩,小家伙有性子是个好事情,那帮学宫里的书呆子应该更是欢喜,他们最喜欢内有方正的苗子。”

    说完看了看天色,看着王安风道:

    “今日时间想是不多了……内功路数,我药王谷虽然有奇经三部,但是根本功法唯嵩山少林寺,武当紫宵宫为上,因这佛道两门最为正大,源远流长,使得了各家武学而不会出了岔子,若要转修神功,也无有丝毫阻碍,便不适合教你啦。”

    “而轻功……咱们的轻功虽有独到之处,但是跟神偷门追云履月,踏步上天梯的本事比起来,实在是拿不出手。”

    老者微叹口气,皱眉想了想,才道:

    “你我今日初见,据赢先生说你捉了头熊……你现在正处于修行金……”

    一旁赢先生突然重重咳嗽了两声,老者声音微顿,便面不改色地道:“……你拳力不足,难以与其正面角力,那老夫便先传你一套鞭法罢。”

    “便以你手中锁链为兵刃,其招式虽简练,却亦灵动,如灵蛇行于草隙,倏忽而至,一沾即走,突然暴起,即是杀招,数息之后便已分生死,而你这锁链沉重,老夫思量着,于原本变化之中,却是还可以增加一路,如巨蟒缠身般的杀招。”

    言罢右手一扬,袖口一道长鞭如灵蛇便窜出,手腕一抖,便击在空中,发出了如雷霆般的爆鸣声。

    “来罢!”

    ………………………………

    赵修杰今日极为兴奋。

    能力搏猛兽的少年豪杰,他往日只在书本中见过,今日方才看到了真人,那黑熊只是咆哮一声,便能让他血液凝固,四肢发软,瘫在地上动弹不得,但是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少年人,竟然只凭借身上锁链,生生将这样一头林中霸主,勒地昏迷过去。

    这是何等的勇武!

    这又是何等骇人的手段!

    于是他带着自己的父亲并一堆世外高人,问了路之后兴冲冲地往王安风的老房子那里跑去,眼巴巴地往里瞅,里面有一个一看就像是个世外高人的老头子,和一位豪迈的汉子在高声谈笑。

    那头黑熊乖乖趴在地面上,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恶狠狠地扭头瞪他一眼,双目泛红,喉中发出低沉咆哮,竟似乎比之前更加愤怒狂暴,把赵修杰骇地啊呀一声,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倒。

    那位力士将他扶正,少年抚了抚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再看看一步之遥的门口,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道:

    “不……不如,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别进去了吧……”

    力士失笑颔首,眸子则落在离弃道和王弘义身上,后者他看得出应该练过一段时间的粗浅拳术,充其量算是个不错的武夫,能打得过少爷所谓的世外高人师傅,而另一个老头子却完完全全看不出任何习武的痕迹,可越是这样,他心中反而越加慎重。

    远远朝着那老者垂首行了一礼,那老头子完全没有在意,只那壮汉朝他笑着招了招手。

    于是王安风的木屋便出现了极古怪的模样,穿得朴素的两人在门内家长里短地聊着,绫罗绸缎者却在外面极为拘束地站着,间或夹杂着黑熊低沉恼怒的咆哮声音。

    吱呀——

    约莫过去了快半个时辰多,木屋的门被缓缓推开,身缚锁链的王安风缓步走出,微微一怔,道:

    “离伯,大叔,你们怎么来了?”

    离弃道猛翻白眼,道:“我要不来,这头熊不知要闹出多大事情……”

    说着右手抬起,在那熊脸上甩了一巴掌,引得一阵不安咆哮,王安风微怔,不明白为何赢先生那张字条失了效果,但也意识到方才有多危险,若是这凶兽奔入村中,等他回来,怕是已经变成了一片尸山血海。

    想到此处,身后便升起了一丝凉意,转而微有忿怒,手腕一抖,锁链受力解开重重缠绕,宛如灵蛇般排开空气,重重点在了熊首之前的空气中,发出了一声雷霆般的爆响,将那黑熊吓得身子往后缩了一下,门外力士神色微变,低声道:

    “好霸道的鞭法……”

    而此时少年手腕一震一拉,那锁链无声息间伸长了不少,握于手中部分已经达到了寻常长鞭长度,宛如灵蛇般缠绕在空,锁链末梢抖动不止,发出哗啦轻响,令人心寒,那熊浑身毛发耸起,冲着王安风低声咆哮不止,离弃道饮了口酒,嘿然道:

    “要压服群狼,就要在狼群面前将那头狼打得服帖,要驯服猛兽,也需要你自己来打服气,小子,让离伯看看你这一路新学的鞭法究竟如何。”

    王安风轻呼口气,神色变得沉着,道:

    “请离伯指教。”

    不见如何用力,纠缠在空,宛如灵蛇般的锁链一节节颤动,锁链轻鸣,真如巨蟒压过丛林之声,门外的赵修杰听得脊骨发凉,可却瞪大了双眼,某种满是兴奋期待之色。

    可偏生就在这个时候,耳畔忽然听地吱呀一声。

    赵修杰上一瞬还痴迷地看那锁链爆射而出,下一刻就只看到了发黄的两个门神画像在瞪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嘴中刚要叫出的一句好字直接憋在喉咙里面,好不难受,眼前王弘义跨出了门,看他调侃道:

    “小少爷,人家让长辈指点武功,偷看可是江湖大忌。”

    赵修杰脸色涨红,说不出话,眼前大汉哈哈笑了两声,道:

    “诸位且等,我还得回去杀猪去。”

    言罢转身便走,嘴里念叨着,什么五百斤石锁,太轻了,千斤石磨,诸如此类听不懂的话,少年有些恼怒地瞪他一眼,听得房门里面锁链爆鸣,黑熊咆哮,越发地心痒难耐。

    “唉呀……好想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