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章 向黑恶势力低头
    江湖之大,无处不是江湖。

    在江湖上行走的人,如果脑袋还安安稳稳放在脖子上头,那肯定有过人之处,要不然就是一身技艺非常,什么阴谋诡计,泥泞危机,浑然不管,一双铁拳砸开前方南墙,平推世上敌手,要不然,第一须得一双眼睛放得亮,脚下方能立地定,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

    第二就是于激流处能守得住心,怂得下去。

    前者可以安身,后者则足以立命。

    玄机子握着拂尘的右手有些颤抖,在心中默念祖师爷传下的金口玉言,暗暗里咽了口唾沫。

    忘仙郡北部为绵延数百里的山脉,使得忘仙郡和北边儿的天阳郡隔绝,不知是什么原因,这山里头的黑熊相较于其它郡城的熊类,无论体型还是力道都要更大三分,尤其是临近冬日时候的黑熊,熊掌一拍,纵然是健硕的公牛也会被一掌将脊骨拍个粉碎。

    而眼前的少年生生将一头黑熊勒地昏迷……

    额得亲娘唉!

    玄机子咧了咧嘴,一旁被自己蹭吃蹭喝了数月的赵员外正含笑看着他,那张豪迈的面庞之上,他却看出了两分冷意。心中念头电转,知道是自己为利所诱,入了这赵员外的道儿,此时摆在他面前的也就三条路。

    和少年去打一场,肯定会马上败下阵来,颜面无存,赵府决计呆不下去了,若是拒绝,赵员外此时必不会发作,但是在少爷面前失了威严,日后免不了被算算总账……

    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老道士心一狠,咬了咬牙,道:“少侠好身手,拳脚之功,腾挪身法,贫道已经见识过……既是交友,见识了这番绝艺,贫道心中已然尽兴,无有争夺胜负之心。”

    “再说,能有如此少年英雄陪伴少爷左右,贫道今日离去,也能安心。”

    王安风微微一怔,而那赵修杰已经瞪大了双目,不敢置信叫道:

    “大师傅你要走?!”

    “为什么?是徒儿这段时间对您不够尊重吗?”

    道人面皮抖了抖,看一眼似笑非笑的赵员外,装出仙风道骨之姿,平和道:

    “痴儿,贫道本就是一闲云野鹤,在你处呆了数月,缘分已尽,是该离去了。”

    “可是……”

    赵修杰还要说什么,却被他父亲抬手止住,那锦衣大汉抚着他头发,道:

    “修杰,此为道长修行,你难道是要坏了你师父的道行不成?”

    少年张了张嘴,说不出话,赵员外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那道士一眼,道:

    “既然道长去意已决,我也不便挽留。”

    “阿正,为玄机子道长准备百两银子用作盘缠,毕竟此后江湖路远,今生怕难得重逢。”

    那力士抱拳应了一声,玄机子先是被百两银子晃了下神,之后那难得重逢四字却又让他脊背升起了一股凉意,抬眼看了下因为自己离去而先是错愕,继而便有些洋洋得意的五个‘高人’,心中便有两分冷笑。

    一帮蠢货,此时不走,他日休说百两盘缠,怕不是要被乱棍打出去。

    那些人自是不知,其中一壮汉哈哈大笑道:“小兄弟,现在那个想要和你交手的家伙已经不在啦,咱们没打算找你的别头,只想要和你交个朋友。”

    王安风看他一眼,轻声道:

    “以武交友,如何?”

    那壮汉大笑声戛然而止,少年已经从熊背上纵身跃下,先抱拳一礼,才道:

    “几位若是要买树木,明日请再来。”

    言罢不再多说,虽不失礼,却也清淡平和,令这些老油子都没法子开口,右臂用力,锁链绷紧,将那黑熊拉着朝着自家院落中走去,那熊虽是昏迷,但是残存威势依旧令人不能逼视,前面众人皆让开了条道路,唯有那身材高大的力士面色如常,朝着王安风微微一笑,颔首致意。

    其身姿气度,皆不同于方才数人,等那少年远去,方才对身前员外低声道:

    “……这孩子看出来了。”

    声音之中隐有笑意,锦衣大汉微微颔首,道:

    “既然有功力在身,看出这些酒囊饭袋的本事自然正常。”

    “只是……”

    声音微顿,侧目看了看双目瞪大,盯着王安风背影的少年,略有几分头痛地道:

    “只是如何能让他接受修杰,却是麻烦……”

    力士微怔,随即轻笑出声,附和道:

    “确实麻烦。”

    王安风将那熊拖回了自己院落,按照赢先生所说,将之前后者所写的那‘去修行’三字轻轻放在黑熊背上,回了房门,便通过手腕佛珠,回了少林寺中。

    而在王安风离去没有过了多久,那装似昏迷的黑熊便睁开了双眼,微微晃动身躯,那本就已经散去剑意的纸张便轻飘飘落了下去,四足支撑起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最终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音。

    它在山中称王,从未有过如此憋屈的经历。

    它本能地想要撕扯杀戮,来发泄愤怒,而在这片‘林地’里面,处处可以闻得到食物的味道。

    再度低沉咆哮一声,黑熊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朝着外面走去,可是就在此时,它突地感受了一股威胁,低沉咆哮着扭过头去,便看到了一匹青色骏马抖乱了纷乱鬃毛,双瞳为金色竖瞳,冷冰冰地看着自己。

    大门之外却突地响起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不知从何处而来,令这黑熊心里颤栗,猛地转身躲在了角落,朝门口咆哮着看去,门口空无一人,却有一只苍老的手掌轻轻抓在它头顶,眼前似乎有雷霆闪过。

    身子一缩,北边儿有琴音响起,悠扬和煦,却令它浑身鬃毛乍起,一条壮汉也在下一刻出现在了门口,见了离弃道,先愣了下,然后便笑着招呼道。

    “哟呵,离老哥。”

    离弃道皱眉道:“王弘义?你小子来干啥?”

    “这不是没见过熊嘛……过来瞅上两眼。”

    “……那你拎着杀猪刀作甚?”

    “这……哈哈哈哈……”

    王馆主微微一愣,便把手里头雪亮雪亮的杀猪刀往后面藏了藏,干笑起来,黑熊听着耳边琴音,只觉心惊肉跳,身旁一股子酒臭味的老头子正漫不经心,一巴掌一巴掌甩在熊脸上,而那骏马则瞪着一双金色竖瞳,前足不住轻踏地面,就连眼前那没甚么威胁感觉的汉子,脸上那股子豪迈的笑容都让它心里打颤。

    “吼吼吼!”

    低低咆哮一声,黑熊露出了锋利獠牙,抖动肌肉,挣扎起身,以戒备的姿态缓步前行。

    驻足在院落中央,身后枯瘦老者起身,耳畔古怪音调缓缓提高,骏马长嘶,那汉子脸上微笑越发灿烂淳朴,黑熊浑身毛发在风中微微抖动,一如当年立足于山林之巅,俯瞰百兽战栗。

    然后,缓缓趴在了地上。

    “吼……呜~”

    少林寺中。

    孤峰依旧,禅音梵唱洗涤凡心,可王安风面前的不再是两人,而是三人。圆慈和赢先生中央,一位弓着腰背的老者正乐呵呵地看着他。

    “老夫,药王谷吴长青。”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