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章 与熊之战
    每到冬日来临之前,熊瞎子就会变得异常活跃,它们不会放过任何出现在视线之中的食物,这种事情王安风自小便知,只是即便是吓唬小孩子的故事之中,也不曾出现如此健硕的巨兽。

    四足着地,便已经要比王安风还要高出一个头,昂首咆哮之时,一股腥臭伴着血腥味道扑面而来,双目贪婪看着少年,毛发之下肌肉耸动,猛地起身扑去,王安风瞳孔皱缩,脚下步伐一变,熊掌利爪擦着他衣服而过,右拳趁势,狠狠砸在了巨兽腹部。

    拳锋落下,锁链鸣响,却只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轻响,王安风清晰感受到了自己的拳劲几乎是瞬间便被那一身油光的皮毛卸去数成,剩余力道没入脂肪之中,就像泥牛入海,不剩下分毫,神色微变。

    “吼吼吼!”

    黑熊咆哮一声,三足着地,右爪前挥,带了一股恶风朝着王安风胸口而去,少年步伐一错,想要避开,但是此时他为了进攻,离得太近,而黑熊虽蠢钝迟缓,但是进攻时候却极为迅猛,只退出半步,那熊掌就重重扫过身躯。

    熊爪和锁链碰撞,发出了一声刺耳鸣啸,而少年身子则被直接砸飞,重重撞击在了一颗老树之上。

    咔嚓!

    树木瞬间崩裂,王安风面色一白,嘴角咳出一口鲜血,只觉得这一掌厚重之力几乎难以匹敌,一瞬间大脑都一片茫然,但是久经极限的那种意志力却在此时驱使着他的身子再度一滚,做出了躲避的动作,而在他刚刚在的地方,那颗老树已经被彻底击碎。

    劲气四射,其掌力之大,根本不逊色于离伯话本之中一些武功高手。

    黑熊似乎确认了眼前这个生物并不是自己的对手,姿态明显变得从容,以一种充满威慑力的方式缓步朝着王安风走来,少年挣扎着站起,沸腾的气血一时间尚不曾恢复。

    而那黑熊在靠近他数步的时候,猛地人力而起,咆哮声中,一掌朝着王安风当头拍下,气势暴烈,远比前两掌雄浑恐怖数倍,激地王安风浑身汗毛乍起,气血涌动,平添了三分力道,身子一矮,险险避过那一掌。

    看着黑熊因为力大而略有一瞬僵硬的身躯,王安风狠狠咬了咬牙,如寻死一般猛地跃起,一手抓住其右臂,几乎是与死亡擦肩般跃到黑熊后颈,双手抓住后者厚实的颈毛。

    刚刚就发现了,黑熊熊掌,根本探不到后面。

    轻呼口气,少年右臂一抖,锁链鸣响着松开垂下,继而横甩,左手在瞬间抓住锁链另一端,双臂猛地用力,锁链暴鸣一声,直接被拉直死死绷在了黑熊喉管之处,少年双目瞪大,原本澄澈的眸子里面盛满了被逼到极限时候的神光。

    理论上已经达到了极限的**,竟然在此刻发挥出了绝不逊色于巅峰时候的爆发力,黝黑如墨的锁链瞬间勒紧,密林之中,黑熊痛苦愤怒的咆哮和少年人的怒喝声音同时响起。

    ………………………………………

    而在此时,大凉村中,有八骑骏马踏尘而来,为首一位高大汉子穿着锦衣,身旁小马驹上则是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人,满脸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精致,不时发出的轻笑便令那锦衣大汉面色越发郁郁。

    他真的很后悔,为何要让那家木匠给自家孩儿打造东西……

    他更后悔为何同意孩儿要去亲自接收‘货物’。

    他最愤怒的便是那木匠老板的长舌头,真的恨不得切了喂狗!说是有一二有趣消息说来讨小少爷开心,如若不是这样,修杰怎会看到那断口尽数都是拳痕的木料?

    一行数人在村中停下了骏马,那少年迫不及待翻身下了马,身后一位高大力士一同下马,手中还拎着一个穿短褂的汉子,后者也算是壮实,但是一路颠簸过来,又被人拿捏在手上,落地只觉得双脚发软,险些一不小心便跪在地上。

    而那少年已经小跑着过来,双眼明亮道:

    “你之前说的,那个力能扛树而走的人,就在这里?”

    这汉子此时腹中还一阵翻腾,可听了少年问话,还是强撑着露出一个献媚的笑容,道:

    “对对对,月旬前,小人去找木料,就在这儿收了那木头。”

    “当时候我因为终于为小少爷找到好木头,觉得当普天同庆,还给了那茶铺子老板一两银子呢。”

    少年闻言越发欣喜,可那位力士却微微皱眉,将那弓腰驼背的汉子一把拎起扔在旁边,转身大步走向茶铺,此时已经入了十月,天色已寒,可这力士只穿了一件单衣,并裸露了两条臂膀,肌肉贲起,极为骇人,在茶摊伙计身上笼罩一层阴影。

    状似凶恶,但却极为有礼,先是抱拳一礼,方才问道:

    “店家叨扰,吾有一事询问,如有打扰,还请海涵。”

    茶摊伙计看了看他那比得上自己大腿的臂膀,暗暗咽了口唾沫,干笑道:

    “您,您请说……”

    “敢问方才那人所言,是否为实。”

    听到问题,伙计心中才微微松口气,道:“若是那抗树的少年,确实是有……叫王安风,是在咱大凉村长大的。”

    说着又抱怨道:“但是那一两银子可真是糊弄鬼的话了……”说着突然响起,自己说那汉子糊弄鬼,岂不是把那少年也骂了进去,不由得面色微白,可那力士却只微微一笑,甩手放下了一枚银子,道:

    “现在,此言属实了……”

    言罢微微颔首,转身大步朝着那锦衣汉子走去,低声回报,那锦衣汉子微微皱眉,道:

    “你做的不错,但是竟然真有其人……修杰这些日子沉迷于游侠列传,对你们这些身边的武者无有兴趣,却只执迷于那些乡野传闻……这已经是第七个了,花钱弄了一堆骗子入府,若非他们还算老实,真想打断他们的腿,扔出府中。”

    说着便有些恨恨之气,咬牙切齿,可又因为少年就在不远处,只能够压低了声音说话,模样看起来憋闷异常。

    那力士微微笑了笑,道:

    “那茶摊伙计不过十七八岁年纪,他说那少年是他看着长大,想来也只有十三四岁,那拳痕我也看过,即便是想要作假,在拳术上也应有几分火候,不若我们这样……稍微挑拨一下少爷这些‘师父’,让他们和那少年比划一下。”

    “若这少年真是骗子,也能让少爷看看他们丑态,他日点醒也是不难,若是真有本事,一可以驱逐这些江湖骗子,二来,若真有这样一位少年,属下便当场就失礼之处致歉,少爷则应诚心以待,此是机缘。”

    那锦衣汉子闻言翻个白眼,道:

    “不用你说……虽然那些个烂冬瓜臭鸡蛋的货色根本没有什么本事,但你我毕竟是利用了那孩子,行礼道歉赔偿,岂非理所当然?”

    “就算他真是骗子,你我也应该致歉,他是骗子那是他的事情,但是你我该道歉,也是你我的事情,在道上走的,怎能失了道义?再说,如果他真的十三四岁就有这般拳术,我拿八抬大轿抗也得给他请回去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