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章 修行之日
    第二日,王安风将圆慈给的佛珠和赢先生的画轴送给了离伯。

    今日本是晴天丽日,可却有宛如长剑劈空之音冲天而起,整个大凉村所有人都在刹那感觉后脊一凉,头皮发炸,但转瞬却又被阳光般温和刚正的气机笼罩,只觉方才一瞬的惊悚只是错觉。

    大槐树下悠扬的琴音戛然而止。

    姜守一微微蹙眉,看着依旧寻常的天空,轻声道:

    “天地有道,素履,往无咎。”

    声音震荡而去,因气机而凝固的天地转而恢复了正常,剑气冲霄,光明正大缓缓消失,唯有秋日青空,依然如常,琴音重起,清幽依旧,引得飞鸟驻足。

    村口老宅之中,桌案上画轴卷开,其上泼墨山水,气象浩大,应是山水清幽,却有凌厉肃杀之气弥漫其上,一旁佛珠轻悬虚空,散发阵阵平和流光。

    离弃道看了看那以剑气入墨,尽抒胸中山河的画轴,眉头越紧,又看看温暖如晨曦,隐隐洗练身躯的佛珠,左右踌躇一二,终是长叹一声。

    “罢罢罢,儿孙自有儿孙福……有这珠子的主人在,风儿身躯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低声将那佛珠收好,老者斜眼看了下那气魄不凡的泼墨山水,隐见其中怒意,咧嘴一笑。随手一扒拉,把这堪称宝物的画轴直接仍在了一旁酒缸里面,靠在躺椅上,抿了口浊酒,惬意地眯了眯眼睛,悠然道:

    “就是这幅画……画得忒丑了,看着就碍眼。”

    “画画的人也应是皮实地很……”

    “当是比较抗揍。”

    似乎想到这画画之人被自己一道罡雷劲打得气急败坏,老者胸中郁郁之气尽去,饮一口酒,轻笑出声。

    此日之后,王安风便陷入了极限训练之中,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身躯之上锁链似乎越发沉重,可登山之时,自己的耐力似乎也在缓慢提高,没有之前彻底失去意识的情况出现,便只认为是自己错觉。

    每日训练之后,路过姜守一门前,总会被邀请入内,喝一杯清茶,听一阕琴音,闲谈数句,每每心有所感,但是又弄不明白,只是心中对于温和淡然的姜先生越发尊敬,而因为他到访时候可以得到片刻放松的姜天虹,对他也越发亲近。

    而在王安风回到大凉村之后的第文解字,闲时则谈些清闲平淡的道理,不过数日,村民便对这位博学的先生极为尊重,地位甚至于隐隐还要在村中长者之上。

    因此每日到放课之时,总会有人带着些家中土产来送给姜守一一家。

    宽袍缓带的姜守一放下了手中的书卷,看了一眼早已等在槐树之下的村民,轻声道:

    “今日便讲到这里,汝等回家之后,各自温习。”

    “谢过先生。”

    稀稀拉拉站起来七八个小童,抱拳朝着姜守一恭敬一礼,姜守一亦是放下书卷,起身目送他们出去。

    温声婉拒了那些热情的村民要送菜蔬鸡子的好意,直至目送这些村民的身影消失在了街道,姜守一方才转身入了房门,坐于案前。

    那秀丽女子给他倒了一杯茶,轻声道:

    “我们已经在此地呆了月旬。”

    姜守一知她意有所指,微微颔首道:

    “确实……再呆两月,便要离去。”

    “以琴韵开其灵智,我儒家传法启蒙之术便足以让他们踏出第一步……之后如何,便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唯能自振翅者,方可以直上九霄。”

    “只是……苦了你和天虹。”

    姜守一轻叹声气,看向女子的目光之中便多出了些许歉意,后者抿唇轻笑,看向姜守一,露出了两份娇俏,道:

    “怎么,难道你后悔了吗……当年你可是说过的哦。天下虽顽愚,但少一人之愚昧,便可多一人灵慧,纵此身微渺,亦此生不弃……”

    姜守一微怔,看着眼前女子,忽而却又想到了当年那于大殿之上呵斥权贵,仪态疏狂的少年书生,一晃神,已然是十数年岁月,只是这句话却依旧不曾忘却,笑了笑,道:

    “当仁不让于师,何况于君王……”

    那秀丽女子唇角微挑,笑道:

    “这才是当年的守一夫子……”

    姜守一哑然失笑,可女子却又转口问道:

    “月旬以来,我观这大凉村诸人皆是寻常天资,倒是王安风,你觉得他如何?”

    姜守一想起那熟悉少年,笑道:“安风于大凉村,便如锥置于囊中,他日必将脱颖而出……”

    “此等璞玉,可惜却已有了师承,否则若修我儒家之术,四十年后当为一代大儒,教化天下,如入道门,三十年后,当有道家真人,重持真武剑,扫荡诸魔。”

    女子神色微怔,道:“你对他评价竟如此之高?”

    姜守一颔首,叹息道:

    “以其心性,若不夭折,他日当入宗师。”

    “平视这天下众生,万丈红尘。”

    “甚憾之……”

    大凉山上,已经吞服了最后一粒纳气丹的王安风清喝一声,右拳平平砸出,拳风沉凝入山,锁链鸣响,状似寻常,但是观其劲气变化,已然抚平了先前燥气,真如长江大河,浩大浑厚。

    拳头重重落在了老树树干中央,只听得一声闷响,这颗老树重重缓缓摔倒,砸出了一地灰尘气浪,王安风起身,轻舒口气,微微皱眉看着自己右拳,低声道:

    “姜先生说寻常与本然,这劲气本身是我自己所发,可为何还是无法做到控制,无法达到那种恰到好处的境界……”

    “每次出拳,总有一道内力反震。”

    “若每一分力都朝着一处去使,应当会更强才是。”

    沉思皱眉之时,身后丛林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音,少年只以为是其它樵夫伐木归来,转身要打招呼,却又一道恶风扑面而来,心脏骤停,猛地朝后一个翻滚,劲风擦着身体而过。

    轰擦!

    身旁老树轰然爆裂开来,以王安风拳劲要砸一两个时辰的厚木竟被瞬间抓出了四道巨大的裂痕,裂口锋锐,令少年瞳孔骤然收缩,而在此时他身前已经有巨兽缓步踏出,双眼锁定了少年,獠牙之上有粘稠涎水滴落。

    “吼吼吼!!”

    沉闷嘶吼响彻林间,惊起了一山鸟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