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章 王家有子
    大凉山下的村庄中,王安风的身躯突兀出现在了他那房屋之中,身躯之上依旧缠绕着一圈厚重的铁链,令身下有几分破旧的木床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音,手腕佛珠轻亮,一张黄纸从空中浮现出来,飘落在了王安风胸前。

    轰擦!

    原本还在勉力支撑的木床直接崩碎,少年身子砸在地面上,因为那痛楚而睁了睁眼,可转眼间便又沉沉睡去,星光从微开的窗口倾泻下来,照在少年逐渐恢复红润的面庞之上。

    玉兔西垂,金乌东升,微凉的星光被晨曦代替,洒在王安风面庞上,少年眼皮轻轻颤抖了下,缓缓睁开眼来,只觉得浑身疲惫,却又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通透,下意识伸展身躯,伸了个懒腰,却只觉得周身沉重,发出了哗啦哗啦的锁链轻响,微微一怔。

    直到目光垂落在自己身上那墨色的锁链上,王安风此时才回想起自己身受惩罚的事情,因为起身的缘故,胸前那张黄纸飘落,王安风捡拾起来,上面写了一行字,笔触温和,应该是师父手笔,眸光扫过,轻声念道:

    “纳气丹给了你三倍的量,就算内气被打到了周身百骸,但仍须勤勉,内气深厚一分,锻体效果便好上一些,风儿你也轻松些,锁链不可以脱下,这也算是修行一环,今日须得打拳三个时辰,不可惫懒。”

    字迹写到这里微微一顿,黄纸上染了些墨汁,才又写到。

    “茶叶很好,我很喜欢。”

    王安风嘴角微微挑起,心里面像是照入了一丝阳光,连带着整个人都有点开心起来,将这纸折叠,却又发现后面似乎还有痕迹,便翻了过来,还不等那行字落入眼中,一股凌厉寒意便扑面而来,让他头皮一炸,浑身汗毛瞬间倒立而起,外面脾气不小的青骢马更是惨叫出声。

    胸膛之中疯狂跳动的心脏过了几十个呼吸才勉强缓慢下来,王安风咽了口唾沫,那张黄纸上只写了三个字,言简意赅。

    去修行!

    “……好,好可怕,赢先生……好可怕。”

    王安风咽了口唾沫,刚刚起床的那一丝倦意瞬间便被吓了个灰飞烟灭,身后墙壁突地传来咔嚓轻响,滑落下来一些细密的齑粉,一抹晶莹的晨曦从墙缝上照在了少年人呆滞的面庞上,看了看那突兀出现的光滑裂痕,再想想刚刚这一面似乎是朝着自己的腹部,王安风再度打了个冷颤,面色微白。

    遭到这番警告,他哪里还敢有半点迟疑,就连身下崩碎的老床也没工夫去管,当下便起身,先是给吓惨的青骢马抱了些准备好的草料,然后便淘米做饭,他昨日修行烈度瞬间上涨,就算是有少林丹药修复身躯暗伤,但是对于体力的消耗可是实打实的,没有丝毫折扣,一顿饭吃下了近乎于前往柳絮山庄时候两倍的饭量。

    王安风定定看着那一下子就下去了两成的米缸,摸了摸自己不过七成饱的肚子,沉默片刻之后放弃了原本打算在院中练拳的想法,为了生计,即便师父不曾要求,也准备一如既往上山练拳,以掌伐木。

    只是今日和过去不同,内力被打散无法调用,身躯上还有着这沉重的束缚。

    天色熹微,小小的木屋之中,传来了少年绝望的叹息声。

    食量,又涨了……

    …………………………

    大凉村这段时间,是真的很奇怪,很热闹。

    先是搬来了一户书香人家,无论男女,都长得如同画中一般好看,就连那小小童儿,都长得粉雕玉琢的,把村子里的泥孩儿们比了下去,每日里琴音幽幽,茶香清冽,让这个偏僻的小村子似乎都多出许多的书卷味道,往后和其他村子的人说话,腰杆子也挺得硬实些,然后是那无父无母的王安风,竟然骑了一匹高头大马回来,这马性子暴烈,却又对那王安风乖巧地可爱。

    而今日里,那已经令人颇有侧目的王安风,又带着一身锁链,如同受罚的犯人一般,朝着山上缓步行去。

    穿着一身劲装的馆主刚刚练完了一套刚猛的拳术,即便是秋日凉爽也出了一身的热汗,掀开衣服一边扇风,一边拎着茶壶大口灌着昨夜的凉茶,茶水入喉,只觉得十分畅快,可就在此时,却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打自家门外头走过。

    目光先是漫不经心地瞥了过去,随后微微一僵,猛地回头去看,一口凉茶刚要咽下,当场便呛在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王,王安风?!”

    外面走过的少年神色微怔,偏过头去便看到如见了鬼一般的馆主大叔,便转过身来抬手打个招呼,笑道:

    “早啊,馆主大叔。”

    右臂扬起,纠缠着的锁链自然被甩动,鞭在门口老树上,砸落了一地的黄叶,馆主咽了口唾沫,道:

    “早……你也早……”

    “家里在做早饭,要不要进来吃点?”

    一边说着,眼睛却不受控制朝着王安风身上那极具威慑的黝黑锁链上飘过去,少年笑着摇头道:“不了,我已经吃过了。”

    “还得去山上伐木,先不和馆主您闲聊了。”

    馆主点头,就看那少年转身缓步而去,纠缠在双腿上的锁链有一部分垂在地上,哗啦轻响声中,在地面上刮擦出了两道不浅的痕迹。

    直至那锁链声音远远去了,馆主才放下了手中茶壶,三步并作两步奔出门外,先是摸了摸那老树皮上一片白的擦痕,又看看地面上被锁链擦出的痕迹,他当年闯荡江湖,眼光毒辣,马上判断出少年身上锁链少说两百斤开外,登时便倒抽口冷气。

    “这孩子……是找了个什么师父啊……”

    “江湖上只听说过天龙院那些拳师力士才需要如此去磨练体魄,难不成风儿是拜入了天龙院……也不对,天龙院收徒严谨,而且一旦被看中,便会和师父一起回到天龙山上,与同辈弟子一同修行,也没可能还在我们大凉村呆着。”

    “不过,能够有如此体魄和修行方式,就算高攀不上天龙院,也应当是不凡之辈。风儿,真是好运气啊……”

    “不,应当说终于有个路过的高手不是瞎子,相中了这块美玉。”

    馆主颇有几分感慨,身后院子里传来了挥动石锁磨练体魄的破空声音,以及自己儿子沉闷的喝声,转过身来,果然看着自己儿子穿一身短褂,正将那石锁抛起接住,肌肉贲起,拳脚挥动之时赫赫生风,任谁见了也得夸一声,好一条精壮汉子。

    原本他对于自己儿子能够以这三百五十斤石锁磨练体魄颇为欣慰,觉得来日他必然要比自己这个爹要练得好。

    但是此时低头看看被锁链磨出的痕迹,再想想方才少年那虽面色微白,却如山峦伫立,不动声色的沉稳模样,此时再听耳边儿子的呼喝声音,只觉得怎么听怎么矫揉造作,怎么听怎么刺耳不爽,脸色阴沉了下去,一撸袖口,大步走进院子,那年轻人看着自己父亲,刚打算开口,便迎来劈头盖脸好一顿臭骂:

    “别叫唤了!叫叫叫,叫春啊叫!老子是让你练武,不是让你练嗓子,看看人家王安风,比你强多少?一把年纪还练三百来斤的石锁,也不臊得慌,明个儿老子给你换个五百斤,好好操练操练!”

    五百斤??!

    青年脸上微笑霎时间一片僵硬。

    大凉村后的大凉山,只不过是一座山脉边缘处的一处小峰,因为没有多少危险,王安风小的时候不知道在这里跑了多少上下,但是这一次他却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大凉山的高度,花了约莫一个时辰才到了寻常伐木在的地方,稍微平复了下呼吸,脚下扎了个马步,左手虎爪护在腰间,右手化拳,气势沉凝如山,蓄力一息之后重重砸在了那老树树皮之上。

    哗啦!

    一拳砸出,铁链鸣响,那颗老树剧烈摇晃了下,而在下一个瞬间,王安风左拳已经化作掌刀劈出,与此同时,身形猛然右转,右臂屈肘,肘锋毫不客气砸在树木之上,少林长拳三十二势此时失去了内力,只靠肌肉拼力使出,因为身上那些锁链的束缚,每一招每一式都似乎在和自己战斗一般,唯有调用全身肌肉,才能让动作不会变形变得特别厉害。

    因而只不过短短时间,王安风已经感觉肌肉酸痛地厉害,轻呼口气,便发现身躯那种内力充盈肌肉的胀痛感消散了许多,微微皱眉,从怀中取出瓷瓶,仰脖服下纳气丹,打坐片刻之后,内力重新盈满身躯,便再度起身,清喝一声挥拳砸向那树。

    铁链鸣响,拳与树干碰撞的声音,也越发厚重。

    据此不远处,一群中年男子正在持斧伐木,为首的汉子鬓角已经有点点斑白,听得轰鸣之音,神色微变,朝着后面打了个招呼,让身后众人停下动作,侧头听了片刻后,神色越发沉凝,压低了声音道:

    “走,今儿个下山去,甭砍了。”

    一胖大汉子皱眉道:

    “咋了,六爷?今天还没有砍了几棵,现在就回?这连下酒菜就换不来几顿啊……”

    那六爷斜瞥他一眼,咧了下嘴:

    “这动静,估计是熊瞎子出来撞树了。”

    “下酒菜?!我看你是想给它当下酒菜去,走走走,换条小路回村子里,这临近冬日,熊瞎子活动范围也开始增加,一年里头除了下崽子之外,也就这些天最凶,遇着一个那就是个死字,过些天冷起来就会好很多。”

    提起过冬前的熊瞎子,众人都结结实实打了个冷颤,不再多说,跟在六爷身后,抄小道迅速下了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