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章 惩罚
    今日里,王安风再度和离伯吃了顿饭食,回了自家院落之中,先是一如既往地打坐修行,重又拿那一套银针,在虚空之中将太素针练习了一次,才坐上床铺,心有揣揣地看向了手腕处那一串佛珠。

    自柳絮山庄一事之后,已经有数日不曾入少林寺中。

    一是因为当时情绪陷于悲伤之中,难以自抑,二来,也确实担心没有了内力,吃下师父的惩罚之后会不会被精通医术的李叔婶娘看出端倪。

    此时回了自己所熟悉的环境之中,方才能安下心来,看着手腕上的佛珠,咬了咬牙,低声道:

    “我要回少林寺。”

    熟悉的清脆女声在耳畔响起,伴随着周围画面的逐渐崩碎,一股带着山间草木清香的流风将周围数日不曾居住的灰尘气吹散,星垂漫天,孤峰之上却有两人对弈,一者僧袍长袖漫卷,神态平和,一者穿一席文士青衫,手指捻起一枚黑子,斜斜瞥了王安风一眼,嗤笑道:

    “圆慈,你的好徒儿终于肯来了。”

    声音没有遮掩,令王安风脸上有些发烧,几步赶上前去,行了一礼道:

    “见过师父,还有这位前辈。”

    圆慈轻笑颔首,下了一子,道:“这是为师好友,你唤他嬴先生就可。”

    王安风再度抱拳一礼,道:

    “晚辈见过嬴先生。”

    那中年文士微微颔首,双眸微阖似乎在思考棋局,一边却道:“王安风是吧,你且过来。”

    王安风看了眼圆慈,后者鼓励似地轻轻颔首,便走到了那中年文士面前,可还不曾开口,后者手指便直接朝他丹田点去,王安风经历过了几场战斗,此时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反应,脚下踩出九宫步法,身形一晃避开了那根手指,方才松了口气,突地感觉腹部一凉,那手指不偏不倚轻轻点在了丹田之上,而自己竟然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动作位置。

    心中骇然,可下一刻,一股凉意便直接笼罩了他的丹田,原本归于丹田的一禅功内力被这股子阴性内力强行排斥开来,充斥在了四肢百骸之中。

    王安风已经熟悉了内力的存在,此时丹田之中空空如也,面色不由得便有些苍白,耳畔传来了那位赢先生不紧不慢的声音:

    “之前给你的任务,你既然不曾完成,那接受师门惩戒,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你可服气?”

    王安风忍着身躯不适,抱拳沉声道:

    “既然违逆师命,自然当受其惩戒。”

    “好。”

    中年文士落了一子,夺了圆慈数子,方才抬眸正眼看向王安风,眉目清淡,可组合在一起却令这张面庞充斥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凌厉锐气,嘴角似有一抹冷笑:

    “敢作敢当,确实不错,可你这语气倒是理直气壮地很,难道罔顾师命,你还有理了不成?少林禁忌杀人,可你杀那少年之时却眼都不眨一下,当真是心狠手辣。”

    王安风沉默了下,道:

    “他要害我,我便杀他,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圆慈脸色微滞,而那中年文士却又抚掌长笑,道:

    “好好好,好一个公平的很。”

    “那便下山,挑水去!”

    “从此时起,每日的修行时限开放,你不将这刑罚完成,休想要回你的大凉村,去!”

    王安风看着那中年文士,咬牙抱拳一礼,将怀中东西给圆慈轻轻放在一旁,道:

    “师父,弟子去了。”

    圆慈脸上似有不忍,轻轻点头,王安风深呼口气,转身便打算去找水桶,可耳畔似乎传来了一声冷漠的话,身子骤然一沉,再抬眸时候,身躯之上已然被一条条极其粗壮的铁锁链捆缚住,上面隐有佛家箴言,和体内被打散到周身的内力冲突,让王安风同时感受到了鼓胀和压迫这两重力道。

    “既然是刑罚,那便有刑罚的样子。”

    “拿着这东西去挑水!”

    声音落下,旁边平地里出现了一条浑铁扁担,两个厚重铁桶极为硕大,而其内部空间却极小,王安风抬手一提,约莫有一两百斤,那位赢先生的冷漠反倒激起他的倔强性子,也不多说,一把抓起了那扁担,转身朝着台阶而去,锁链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你的心乱了。”

    赢先生下了一子,抬眸看着前面的僧人,嗤笑道:

    “是你期望他能拥有更广阔的未来,是他自己说,他要成为天下第一。”

    “既然是天下第一,那便要有天下第一的样子,唯有天下第一之枯寂,天下之一之锤炼,天下第一之寂寞,方可以配得上那天下第一之雄心。”

    “这世界上,从不曾有随随便便就可以拿来的天下第一。”

    圆慈微微叹息一声,道:“我知道。”

    只是还是有些不忍。

    抬手拿起王安风放在他旁边的东西,褪去外面的油纸,里面可闻到阵阵茶香,令圆慈脸上神色越发柔软,叹道:

    “可我在想,会不会太早了。”

    赢先生再度落子,听得耳边那锁链轻鸣,漫不经心地道:

    “放心,我把握住了分量,给他的重量只比理论上他身体素质和修为的极限数值,高出了一个档次。”

    “什么?!”

    圆慈瞳孔骤然收缩,身在孤峰端坐,身后却隐有金刚怒目之象浮现在空,浩大刚猛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出现,一瞬即收,中年文士落子的动作不曾有丝毫的变化,冷声道:

    “他只是说服了你,若要我帮他,便要让我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资格。”

    “唯有习惯了极限的人,才能在杀机覆体之时,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必死之际,再度突破界限,砸碎那绝境,踏着敌人的尸体走上巅峰,而非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被人踩在脚下!”

    “若他能完成我给他的惩罚,锁链覆体,内外交困,一禅功内力将会被碾碎揉入骨骼,以无垢琉璃之态,衍化金钟罩之基,那个时候我便倾力助他,成就那天下第一。”

    言罢落子,杀溃圆慈一条大龙,起身拂袖而去。

    “你今日心思不在,来日再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