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章 纯
    大凉村近日来颇为热闹,先是搬来了户书香人家,然后那个没爹没娘的王安风,竟然骑了一匹高头大马回来了。

    偷眼去看那匹大马的人几乎比得上赶集,想要上手去摸去拽毛的孩子自然也有,但是自从赵大娘的小乖孙孙拽马尾巴,险些被一马蹄踹死之后,大家伙儿就变得和煦多了,只是上眼,艳羡不免嫉妒地看着那匹神骏的马儿,嘴里念叨着这匹马能换多少银子,都足够娶一房媳妇儿了,一边看看墙上被马蹄踹出的蛛网纹,把不大好听的话乖乖留在肚子里。

    据那些见过几分世面的老人们说,这匹马比起郡县里头公子哥儿的马都要漂亮,就是脾气也大得很,那双眼睛看人跟老虎似的,让人后背上凉飕飕的,但是这匹烈马在面对王安风的时候却乖的和家猫一般,让人称奇。

    咔嚓——

    王家那木门发出了轻微的声音,门外偷眼看马的村民一下子做鸟兽散,直接变得空空荡荡的,王安风在下一秒钟推门而出,一手拎了一壶老酒,一边抬手在青骢马的头上轻轻揉了揉,笑道:

    “马儿啊,你先在此地待着,我去给离伯送些东西……”

    骏马如通灵般嘶鸣一声,摇头晃脑,轻轻在他身上蹭了蹭,引得王安风又是一阵轻笑,拍了拍马头,转身就出了门。

    一路行去,放眼所见尽数都是熟悉的人,熟悉的风景,就连那空气都似乎畅快许多,正走着却突地一怔,王安风回过身看去,在那熟悉的老街上却见着了三个陌生的背影,看模样应当是一家三口。

    一对夫妇并一个小娃儿,身上的衣裳虽然看起来朴素地很,可是在细节上又有些讲究,那男人步伐微顿,也回过头来看着王安风,先愣了下,继而便轻笑着微微颔首,头发拿着根竹簪插住,脸色有些苍白,掩不住一股书卷气,温声道。

    “小哥儿可是这村中居民?”

    “在下姜守一,我家刚搬来,却还未曾见过小哥儿。”

    在这说话的当口,那女子也转过身来,布裙荆钗,却也掩盖不住温婉秀丽,朝着王安风微微福了一礼,王安风连忙抱拳回应,笑道:

    “先生客气,我叫王安风,之前在郡城,也是才回来。”

    姜守一微笑着颔首,道:

    “郡城啊……少年人出去见见世面确是很好的。”

    目光又落在王安风手中老酒之上,复又温声道:

    “看王小哥儿模样,应当是要去拜访长辈,现在不方便多谈,若得闲时,可来东边那颗老槐树下,虽然无酒,可也有清茶琴音。”

    说着抬手轻轻抚了下那小童头顶,脸上浮现两分宠溺,道:

    “天虹,叫王大哥。”

    那小童尚不解其意,既然父亲说了,便也就脆生生地叫道:

    “王大哥。”

    王安风怔了下,此生至此,还是第一次有人唤他大哥,而在此时,那对夫妻已经对他微笑着颔首,转身离开,那小童似乎也是新奇,回身朝他又挥了挥手,才跟着父母离开。

    王安风目送他们的身影没入街道,才继续朝着离伯家中走去,一边走,一边也有几分异样的感觉,直到看到那院子里独自饮酒的白发老者,才按下杂念,几步跨入院中,将先前曾有的对老者的埋怨抛了个脑后,举起手中老酒,笑着叫道:

    “离伯,我来看你了!”

    “还给你带了一壶好酒哦……”

    那老者身子微微一颤,抬眸看见了王安风,不自觉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却又暗骂一声自己怎的如此模样,按住心中那种欣喜,脸上却装得漫不经心,随意道:

    “回来的还算是快……可遇到了些什么事情?”

    王安风闻言笑意缓缓收敛,走到了老者身边,直接坐在他旁边,脑海中一张张面庞翻滚着过去,沉默半响,却只是轻声道:

    “嗯,遇到了很多事情。”

    老人此时正拎起了王安风给他带老酒,才拧开酒塞,视线余光便看到了王安风脸上神色,微微一怔,继而便想起了前些日子那响彻了天地的猛虎咆哮,大凉村地处偏僻,消息不怎么流通,因而他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此时看王安风神色,心中一个咯噔,舔了舔嘴唇,将已经凑到嘴边的酒壶放下,道:

    “你小子……莫不是撞上了那事情?”

    王安风愣了下,转头看他,道:

    “什么事情?”

    “自然是……”

    离伯下意识回答,声音却在看到王安风双眸的时候戛然而止,呆了一息,老者直接把手里的酒壶一扔,右手五指张开抓向王安风手腕,后者只看到了一道雷光残影,自己的手便已经落在了离伯手中,老人脸上的神色先是诧异,继而便化为了震撼之色,确认数次,终于失声道:

    “怎么可能……这,你的内力,竟然如此精纯?!”

    说着一把抬起双手,抓住王安风的衣领,扯着嗓子叫道:

    “说!臭小子你踩的哪家的狗屎?!”

    纯之一字,自然难得,世间武学,无论是各大宗派,三教嫡传,还是说旁门左道,江湖散人,但凡直指上三品之路的功法,必然循序渐进,从入门的功夫到一流功法自成体系,逐渐修成,内力威能和精纯程度便次第上升。

    而王安风此时体内内力,无论威能还是浑厚程度都不堪一提,分明就只是入门功法的上层水平,可只论精纯却已经直逼中三品江湖高手,俨然是一流功法的水平。

    所谓世家典藏,门派嫡传!

    王安风微怔,随即回想到当时柳无求那一句,一者得其纯,便将柳无求之事缓缓告知老人,离弃道听完之后,嘴唇微张,神色变得颇为复杂,松开了王安风衣领,坐回靠椅之上,沉默片刻,叹息道:

    “他竟然……我与他只一面之缘,只看他贪财好色,却不想也是位豪杰之姿。”

    “惜哉……天下又少一豪杰,忘仙的江湖,又寂寞了不少。”

    仰脖饮了一口浊酒,老人脸上罕见浮现出了一丝萧瑟之意。

    同辈之人半做鬼,当年故知还剩下几人,少年子弟江湖老,美人的鬓角也已经满是华发,这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却已经不再是属于我的江湖了……

    唯老酒入喉,依旧辛辣。

    老人的目光落在了一旁气息沉稳许多的王安风身上,却又升起了许多安慰。

    得上三品宗师突破之时的真传,自悟内功,等同于一流高手日夜不息,替他洗练经脉身躯。

    老者又灌了口酒,双眼眯了眯。

    江湖啊……

    嘿嘿,真是期待这小子入江湖的那一天。

    拿一流功法筑基的怪胎。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