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九章 无求
    夏侯轩在柳无求的房屋之中等了片刻,因为中了那毒的缘故,什么也做不得,只能看着一旁昏迷,宛如死猪般的皇甫雄,不爽地咧了咧嘴。

    若不是现在中了毒,现在真的想要抽死他。

    自己在担惊受怕,这货倒好,睡得比谁都舒服。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夏侯轩神色微厉,便听得低声道:“是我,王安风。”

    吱呀轻响,那木门被小心推开来,刚刚才走了不久的王安风闪身进来,夏侯轩微微皱眉,轻声道:“你怎么回来了?外面守备很森严?”

    “不……”

    王安风摇头,将刚刚自己所想的事情想着夏侯轩解释了一遍,后者的双眸微微亮起,低声道:“你把那酒给我拿来!”

    王安风将那坛酒开了封,夏侯轩勉强起身,以指沾了点酒液入口,双眸便微微亮起,道:

    “不会错了,就是这个!”

    王安风闻言也微松口气,后背不觉已经满是冷汗,解决了此事,却又浮现出了对那柳无求的强烈好奇。

    他留下了解药,明显不想要真的伤害那些世家子弟,可解药在哪里却又用暗语写成,他是不想让谁知道?只可能是不想要让那四象阁的人知道。

    也就是说,他周围应当有许多四象阁之人。

    一个复仇者,必然会很好地隐藏自己。

    那么他所看到的那个‘柳无求’,贪财好色,恋慕权势,是真的柳无求吗?

    不知为何,他心中突然想到了和他交手的那第一个对手,纯粹以外家拳术对敌,掩藏了自己也擅长轻功的真相,以求第三场绝杀,他用了两场比赛讲了个故事,让自己以为他不会轻功。

    柳无求是个孬种,色棍,贪财好色的传闻,已经持续了六七十年时间。

    那么……这是他用六十年布的局吗?

    王安风心中突地悚然一惊,头皮有些发麻,那似乎浅显地不能再浅显的老者此刻如同蒙上了一层阴影,根本看不真切,一旁夏侯轩服下药酒,咳嗽两声,道:

    “你也看出来了?”

    夏侯公子脸上神态复杂,轻声道:“一个活了八十岁的人,怎可能不懂地我们就明白的道理?”

    “他怕是要让别人以为他不懂。”

    “棋局横竖各十九线,共三百六十一点,九星位,你我此时,正在此局天元之中,可惜你我并非下棋人,不过诱饵。”

    王安风沉默着,手掌搭在了窗户上。

    ………………………………

    柳无求穿着一身极奢华的衣着,恭恭敬敬站在另一位中年汉子身边,夜风有些冷,吹得柳无求苍白的发乱了点,朝下头看去,黑漆漆一片,像极了十五岁那年的冬天。

    那个时候穿的不如现在好,但厚实,只是还是冷,从心底深处渗出的那种冷,所以他一直比常人穿得要多许多。

    “无求,你这次弄砸了。”

    那黑袍汉子开口说话,声音洪亮如钟,打碎了柳无求出神回想的梦境。

    “上一次阁主下令吾等行动,已经是六十八年之前,彼时天下未定,你尚未入阁,我阁潜伏已久,此时行动你竟然出了如此大的纰漏。”

    “正是因为有夏侯皇甫两家后人在,我才亲自出现请出了那宝贝,可你竟将他们弄丢了去。”

    那黑袍男子年纪并不如柳无求更大,江湖之中,年纪越长的人往往会受到尊重,不是因为武力,再如何强悍的功力也有散去的一日,但是经历厮杀而与日俱增的智慧却比得上最一流的武功秘籍,但是对于柳无求他言语之中却满是不屑和呵斥。

    如此贪生畏死,贪财好死之辈,就是他也看不上眼。

    柳无求躬着自己腰,腆着一张老脸,眉目耸到一起,讨好道:

    “坛主大人,这,这不能怪老夫啊,他……夏侯密宝……上品御气宝甲……”山穹之上,夜风急促,柳无求脸上一片畏缩嗫嚅之色,根本听不真切,那黑袍男子先是听得夏侯秘宝,又是什么上品御气宝甲,心中升起两三分贪念,下意识主动靠近了两分,皱眉道:

    “柳无求,你是老得说不清话了吗?!大声说话!”

    柳无求身子一个哆嗦,提高了点音量道:“那夏侯公子身上,夏侯世家护身宝物……”

    说话依旧有些哆哆嗦嗦,那黑袍男子心中不耐,一把拉住了柳无求,突地一道寒光闪过,手腕传来一道剧痛,虎吼一声将老者狠狠地扔开,可已经迟了,柳无求在空中甩动手臂,道道寒光迸射,霎时间星芒灿烂,瞬息之间贯穿了那黑袍男子周身三十七处大穴,血流如注,一坛之主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直挺挺倒下。

    而柳无求已经直扑上来,一把撕扯向那件秘宝,外表瞬间粉碎,但是里面却只不过是一寻常玉符,老者神色微怔,却不曾发生多大变化,一道声音从天外传来,悠长而平和:

    “难为你了,当了六十多年的走狗,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但是找人算了一卦,就留了一手。”

    “看来,六十多年时间,你还是没能放下。”

    言语声中,一青袍老者宽袍缓带,足踏虚空而来,虽说是老者,但是却面色红润无有一道皱纹,前些年的白发此时已经转黑,这是上三品玄通境的特征,非天赋卓绝,意志坚韧之辈不可入,右手翻转,露出了一个血色八卦,上面满是不详之气,闻之欲呕。

    柳无求看着他,脸上的神色逐渐发生了变化,那已经弯了六十八年的腰杆缓缓挺得笔直,满头白发迎风而舞,看着那血色八卦,轻声道:

    “可惜还是没能瞒过你。”

    “没能打碎这快玉石。”

    那老者长叹,道:“你已经瞒过我了,我不曾想有人能够演了一辈子,演到同辈人已经死了个干净,还记得少年时候的仇。只是我心神不宁,还是请人算了一卦。”

    “常人七十年修为,不过能入中三品,你困顿于此十二年,老夫已入上三品,你不是我的对手,若你回去,念在你老实了一辈子,我可以忘记今日之事。”

    柳无求摇了摇头,右手抽出了一柄长剑,锋锐逼人,剑锋轻轻点在地面上,轻声道:

    “可我忘不掉。”

    当年故交,只我一人。

    当年笨的连替别人挡下一剑都做不到的少年,也已经满头白发,可少年时候初遇的模样,又怎么能忘?

    柳无求踏步,手持长剑开始了最后的疾驰,修为之差,入上三品之后,寻常暗器已经没有了作用,道门称之为真人,儒家叫做大儒,兵家是为上将军,三教之外的武者则已然可以开宗立派。

    他在这江湖上颠簸了七八十年,如何不知道胜负已分?

    但是于那个练拳都练不好,愚笨不知变通的柳无求而言,他已经不会有其他选择了。

    承君一诺,此生不忘。

    足足六十八年春秋,终于再度看到了这个人,这枚玉。

    自己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正在眼前静待实现。

    那青衫老者轻声叹息一声,袖袍挥洒,一道道剑气密布虚空,宛如天帝开武库,代表着的是精纯到极限,也凌厉到极致修为的剑气星罗棋布,清寒的光芒之下,柳无求却回想起了当年看到那璀璨的星空。

    就在那星空之下,他安葬了梅初雪,安顿好了青离姐的父母,将所有银钱放在了王家大哥木桌上,帮那位清丽的少女给她喜欢的花儿浇了浇水,然后卑躬屈膝,收敛了一身桀骜,像条狗一样活了六十八年,他披着满是铜臭的衣服,坐在这柳絮山庄的上首,若是想她了……便看看下面,看看那曾经有过她的忘仙郡。

    六十八年了,是该回去了……

    “哈哈哈哈!!”

    手持长剑的柳无求迎着那堪称一代宗师的对手放声长笑,坦然地朝前奔驰,凌厉无比的破空声中,道道剑气接连不断地撕扯开他的身躯,鲜血横流,但这点痛楚与解下面具,坦然直面仇敌的快感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对于如此高手,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机关算计全无半点作用,他斜持着唯一可用的长剑,一步一步地奔驰,突地身子一歪,右腿已经被切断了脚筋,但他却恍如未查一般依旧踉跄着向前,直至那青衫在前,手持长剑,猛地向前攒刺。

    但是对面的长剑比他更快,那老者右手剑指之上一道凌厉的剑气,猛地刺穿了柳无求的腹部,可他却似乎毫无察觉,左臂抬起,身躯之内劲猛地一提,发出了一连串仿佛春日碎冰般的爆响,剑气入体更甚,却也趁势一拳砸在了老者腹部,气劲轰然迸发,将那血玉八卦震了个支离破碎。

    在那位宗师惊怒异常的怒喝声中,柳无求嘴角微微挑起,宛如少年人的桀骜,眼前视线模糊,却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大气的少女。

    “柳小子,若我死在这里,你可怎么办呐……”

    “我替你复仇。”

    “噗呲,你这么笨笨的,复什么仇啊……你啊,要娶个好女孩子,要好好活着才对……”

    少女的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在他怀中缓缓闭上了眼睛,浑身淌血,渗透了那白色的裙衫,梅初雪,梅如血。当年初见的时候,他就是最不起眼功夫最差的憨傻小子,烟雨濛濛的河岸,那少女嘴角微挑,将伞挡在他的头上。

    他不曾想,只是一眼,便盈满了他的一生。

    血玉八卦崩碎成齑粉,柳无求右臂衣衫尽碎,剑气破体以至浑身创伤,但却眉目如虎,放声长笑。

    承君一诺,此生不忘,六十八年春秋,除复仇外别无所求,是为柳无求。

    仗剑一长笑,出门游四方。雄心吞宇宙,侠骨耐风霜,世人谓之游侠儿,长剑重如命,命比鸿毛轻!

    月色落于中庭,万籁俱寂,却有猛虎长啸之音陡然而起,响彻于天地之间。

    梅初雪逝去六十八年,当年那个最蠢最笨的少年,输了一辈子的白发老者,于这孤峰之上身披百创,以一拳,入上三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