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六章 复又归宴
    直到身上衣衫有了两三分湿气,王安风才回过了神,身旁那匹青骢马极为安静地等着他,身上鬃毛宛如乱发,而双瞳则是宛如龙蛇的金色竖瞳,隐见不凡,王安风抬手拍了拍这骏马的马背,叹道:

    “这下子,你须得跟着我了……”

    “且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马儿轻轻摆了摆身子,王安风为他整了整毛发,手掌滑落到了马鞍一侧,却碰到个硬物,微微一怔,反手摸出。却是一柄匕首,拿着极厚实的皮做的鞘,刃如霜雪,薄而坚韧。

    匕柄处却雕琢了繁杂的花纹,不但美观,还不易脱手,处处可见打制匕首之人的精心,上面雕琢了一行小字,极细微却又极清晰,王安风在月光下看了看,轻声道:

    “贺薛家琴霜七岁生辰,祝平安喜乐。”

    “薛家……琴霜……”

    “薛琴霜……”

    王安风低低念着这名字,明明只是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字,却让他心中充盈了某种难言的喜悦欢快,低低念了数遍,想了想,将这匕首收好,心中只打定主意,待得江湖重逢之日,便将这匕首重新还给薛琴霜。

    畅想来日重逢,他只觉得一阵喜悦,忍不住便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却又似乎怕被人发觉似的左右看去,可周围哪里会有什么人在,于是少年脸上的微笑便越发地浓郁,拍了拍旁边的青骢马,道:

    “马儿啊马儿,我以前没有骑过马,可是今日天色,若我自己去跑那肯定是来不及了,皇甫兄和夏侯兄还在山庄上,婶娘给的银针也还在包裹里,劳烦你带我一路了。”

    青骢马自然不会回答,只打了个响鼻,王安风右手搭在马背上,身子翻起来落在马背上,这匹看起来便性烈如火的骏马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动作,背上多出了个少年似乎跟空气没什么区别,极为轻松,王安风轻轻抖动了下马缰,清喝一声驾。

    胯下骏马竖瞳之中似乎亮起了一抹金焰,迈开步子朝前奔去,初时还不如何快,但是在察觉到背上之人完全可以承受如此速度之后,这匹马轻轻嘶鸣一声,四蹄之上隐有雷纹闪现,速度陡然暴涨,在未曾练武的人眼中,几如一道青色雷光般爆射而出。

    此时不过明月初升,还不等月上中天之时,这马已经一路奔袭了数百里,一路如风般掠上了山路,稳稳停在柳絮山庄之前,前蹄轻轻踏了踏地面,似乎颇有几分满意地打了个响鼻。

    “好快,呕……”

    王安风面色苍白地从马背上滑了下来,以他的一身硬功,落地的时候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正在不住发软,腹部一阵抽搐,如果不是一禅功还在运转,恐怕就会直接吐在这光鲜亮丽的牌匾前面。

    “少侠,你可还好?”

    负责守卫的两位护卫先是愣了下,继而便赶忙迎了上来,一者伸手去搀王安风,另一个想要去牵青骢马的马缰,却冷不丁被狠狠瞪了一眼,当下僵硬在了原地不得动弹,额上渗出些许冷汗来。

    “不,不必,咳咳咳,多谢……”

    王安风开口婉拒了那想要来搀扶他的护卫,抬手搭在马背上,不无后怕地道:

    “马儿……你真是厉害啊……”

    青骢马嘶鸣一声,一张马脸上竟然看得到极为灵性的一丝得意,两名护卫见过世面,也觉得心中讶异,想去牵马的那护卫回过了神,退后一步,连连赞叹道:

    “这马好强的灵性!”

    “千金难求的好马啊!”

    左边那三十许岁的护卫目光落在王安风身上,他曾在今日上午见过王安风入庄,此时便笑道:“这位少侠,此时刚刚月上中天,庄主在演武场摆了宴席,你此时快些去,还不算是迟,诸多少侠,还有今日和你同行的那位公子,也都在那里。”

    王安风微微一怔,随即便抱拳道:

    “多谢这位大哥提醒。”

    复又拍了拍青骢马,道:“马儿,咱们走罢……”

    青骢马晃了晃鬃毛,刚刚明明颇为暴躁,此时却乖乖跟在王安风身后,朝着庄子里奔去,身后那护卫看着王安风背影,赞叹一声,道:

    “好烈马,好气度,据说他今日连胜九场,威势无敌,嘿嘿,这才叫做鲜衣怒马!”

    “你小子,这话若让那些世家子弟听得,还不要拿马鞭抽你?”

    身旁同伴瞪他一眼,后者却没有丝毫悔改的模样,两人复又低声交谈了几句,突地听到了不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左手几乎本能般落在了腰间的机括暗器之上,双目锋锐地看着那一处,树植悉悉索索被分开来,一人走出。

    两名护卫紧绷的神经便放松了下来,手也从兵器上松开,左边那更为老成的护卫抱拳一礼,恭敬道:

    “阁下……”

    嗤拉!

    凌厉的破空声音骤然暴起,将护卫的声音直接打断,两道寒光几乎是瞬间便钉穿了一左一右两名护卫的喉头,温热的鲜血喷洒在柳絮山庄牌匾的门柱之上,月光之下,越发刺目地殷红。

    ……………………………………

    “哈哈,安风你可算是来了。”

    皇甫雄见了王安风过来,哈哈大笑出声,招手让他过来,那匹青骢马王安风将它好生安放在了薛琴霜原本的楼阁前,王安风见了夏侯皇甫两人,心中微松口气,两人旁边还有一席空着,显然是为他而准备,当下便疾步走了过去。

    “你小子倒好,一去便是一日光景,我们二人都快要以为你不来了。”

    皇甫笑笑,继而问道:

    “如何,你寻到了十三没?”

    王安风微微一怔,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更不知眼前两位知道薛琴霜真实身份不知,一时有些踌躇,而皇甫雄则满脸好奇看着他,正在此时,一旁正襟端坐的夏侯轩却抬起折扇,朝着皇甫雄额头便是一下,轻声呵斥道:

    “收住你的心,如此美酒还堵不住你的嘴不成?”

    复又看向王安风,满脸嫌弃地道:

    “好一身恶臭,宴席马上便开,先行落座罢,散宴之后,好生清洗一下。”

    王安风心中微松,闻言略有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便在夏侯轩身旁那空位落座,席上碗筷皆已具备,一盏清茶散着幽幽的响起,与旁人似乎不同,王安风微微一怔,目光便落在夏侯轩桌上,一白玉茶壶置于精致火坛之上,同样散发幽幽茶香,夏侯轩察觉他的目光,冷冷笑道:

    “再看也没有了,只此一杯。”

    王安风失笑,抱拳道:

    “那便多谢夏侯兄了。”

    落座,拿起那茶盏一饮而尽,只觉得一股温热顺喉而下,继而便化为氤氲气流一般涌入身躯,原本酸痛的肌肉便如同在大冬天泡了个热水澡一般变得浑身通透,好不舒畅,就连已经耗尽的内力也重新开始滋生出来,甚至于更为精纯一些,神色便微微一怔。

    便在此时,夏侯轩右侧的皇甫大手一扬,一柄长剑落在他的案上,剑柄之上有游龙望月纹饰,迎着王安风愣神的目光笑道:

    “今日之事,泰半因我开口所引发,九战连胜的东西给不了你啦,这把游龙望月剑你便收着,君子佩剑,就是不会使,充充门面也好,再不济,砍树也顺手些。”

    皇甫雄一番话毫不避讳,这演武场上基本听了个真切,王柏脸色越发铁青了些,王安风看着大大咧咧的皇甫雄,也不扭捏,将那剑放在案上,笑道:

    “那便却之不恭……不过,说实话这剑,砍树也不如何顺手。”

    皇甫雄闻言微怔,继而便大笑:“确实确实,哈哈哈,也只能拿来装个门面。”

    夏侯公子翻个白眼,冷笑道:

    “庸俗。”

    当当当——

    正在此时,钟鸣之音大作,一道悠长嗓音响起:

    “柳老爷子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