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五章 月下渡船
    王安风脚下生风,几乎是狂奔下了这座山峰,脚步落处,少林健步功的功夫几乎被他发挥到了极点,甚至于在经过了刚刚战斗的磨练之后,就连那九宫步也被融入其中,身形闪动之时越见精妙,身形几乎衍化为烟,倏忽而过。

    在这个时候,九战连胜之后可能得到的奖励,那柄锋锐至极的游龙望月剑,甚至于说师父充满了威胁的惩罚,全部被他抛在了脑后。

    今日便走。

    若是之前他只是当薛十三为偶然相逢,江湖不见的一位少年同辈,那此时的薛十三在他心中已经成为了他的朋友,而且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位好友,好友离别,怎么可以不去相送?纵然不如古之名士以琴音想送,也要做得当面道别,才算是不枉相交一场。

    毕竟今日一别,起码要三年才能相逢。

    甚至于天南海北,无处可见。

    想到这里,王安风又咬了咬牙,心中下定了心思见面之后必然要狠狠地给他一拳,以示愤慨,低喝一声,脚下步伐越见纯熟。

    ……………………

    “如何?”

    而在少林之中,圆慈和那中年男子相对而坐,将茶水倒入杯盏之中,眉目浅笑开口询问,那男子微微皱眉道:

    “……马马虎虎。”

    “擂台之上虽然犯了许多错误,可还算称得上一句刚猛敏锐,为了好友相送,可以放弃唾手可得的宝物,接受惩处,也算合格。”

    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端起茶盏一饮而尽,嘴角却又冷笑道:

    “不过不要以为这样能够躲得过那惩罚。”

    “罔顾师命,罪加一等,罚的只会更重。”

    圆慈嘴角微微勾起,毫不犹豫将自己的徒弟给卖了出去,笑道:

    “理当如此。”

    ………………………………

    忘仙郡有千里之遥,若施展以顶级轻功,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便可以纵横来去,可王安风却只有两只脚,修行的健步功,也就是寻常少林弟子上下山挑水所用的基础步法,因而他从近午时而走,一直奔袭地太阳都落了山,天色渐近于黄昏,才勉强看到那个渡口。

    经脉内力不断地给压榨出来,他从未想过,原来自己还有这般多的潜力可以迸发。

    轻呼口气,此时他突然心中有些忐忑,不知薛十三是否还在这里,可想到已然奔袭了这不知多远距离,还有什么好犹豫,只微一踌躇便直接奔向了渡口,拦下了一位老船公,开口询问。

    “啥子玩意儿?船?小家伙,今天可是八月十五啊。”

    老船公如看蠢货一样看着王安风,呲牙道:“无论船工还是游商,今日谁不想要安安稳稳吃顿好的,看看月亮,喝点小酒?就连老头子我也要回家找婆娘了,要船啊?明儿个您请赶早,走咯~”

    似乎是急着回去,话说着便已经拎着手中不知何时钓上来的一尾鱼,越过王安风一路小跑着去了,少年张了张嘴,却又无奈叹息一声,站在这渡口之上,天色已渐渐昏黄,水波流金,看上是令人赞叹的秋日黄昏,可王安风却只感觉到了秋日的凄凉与萧瑟,双腿酸痛,径直坐在渡口上,长长叹息一声。

    “果然,没有赶上啊……”

    叹息声中,呆呆看着那湖面倒影,因为身躯疲惫,一时却是有些发痴,正在此时,他视线之中,那平静如一块上等美玉般的湖面却突地泛起了阵阵涟漪,将落日的倒影弄得粉碎,王安风微微一怔,抬眼看去,便看到了一船头从茂密的芦苇丛中滑出,便撞碎了他眼中的一片萧瑟,可落日熔金,渡口横舟,伴着这湖面清波,却又是另一番景致。

    正疑惑间,却有一道清越的声音曼声长吟:

    “抱膝船头,思见嘉宾,微风波动,惘焉若醒……”

    王安风神色微怔,继而便是大喜,右手一拍渡口那木质断桥,直接跃起,高声叫道:

    “薛兄?!”

    “你竟然还没有走!哈哈,是我,王安风!”

    那小舟上的人似乎听到了叫喊,悠悠而来,可还不等那舟停稳,王安风便已经一步跃上了小舟,那木舟没有丝毫的晃动,依旧是稳稳当当的,因为天色渐晚,两旁还悬了两个薄纱灯笼,这一番急转直变,王安风心中欣喜,抬眸看去,嘴中叫道:

    “薛……”

    声音突地戛然而止,王安风看了看对面的人,满脸的呆滞,数息之后,径直转身竟是宛如逃跑一般再度跳上了渡口,身形步伐满是慌乱,身后传来有几分熟悉的轻笑声,却又让他僵在了原地,不得迈步,缓缓转过身来,咬着牙颤抖道。

    “薛……兄……?”

    “如何?不认得我了吗?”

    熟悉的轻笑声音响起,可那船头坐着的却分明是一位十四岁年纪的少女,一身鹅黄裙衫,藕色绣鞋,眉眼清澈,王安风心里面狠狠一颤,只道是自己被吓得厉害,开口说话,却结结巴巴地道:

    “你,你真是薛兄?!”

    “那还能有假的不成?”

    少女失笑,拍拍膝盖起身,在那薄纱灯笼朦胧的光芒之下抬手摆了个少林拳术起手式,在王安风手中浑厚刚毅,宛如磐石的拳势,此时却轻灵而秀美,一笑时左颊上露出浅浅一个梨涡,王安风的心脏又是狠狠地一颤,登时连结结巴巴的声音都发不出了。

    少女收了拳势,理了下鬓角长发,笑吟吟地道:“不过,我真的没有想过你会来找我,毕竟今日之战对你极是重要。”

    王安风此时一禅功几近于拼力运转,方才勉强开口道:

    “可你还是,还在这里等,等着……”

    “是啊,我想着你可能会来呢。”

    少女大方一笑,旁边却又传来了一阵咳嗽,微微一怔,无奈道:“可是时间还是有些迟了……我得要走啦,劳你这么远赶过来,也没有办法好好说说话。”

    王安风连忙摇头道:

    “不妨事,不妨事,我只要,只要送你一送也便对了,只可惜走的着急,没甚么好送……”

    那少女又笑道:“确实是这个道理,咱们江湖儿女,也不必如文人般洒泪长亭,你且要好好练功习武,这大秦的浩大江湖可在好好等着你呢,若你勤加习武,将来能够倾力与我一战,便已经是最好的礼物。”

    王安风微微一怔,透过这逐渐昏暗下来的夜色也能够感受到少女灼热期待的目光,仿佛看向一块上好美玉,上好敌手的期待,灼热而纯粹,无有一丝杂念,便缓缓抱拳道:

    “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少女嫣然一笑,露出颊上浅浅的梨涡,王安风心脏又是狠狠地一颤,却又听那少女道:“那我便走啦,我那小马驹便送给你了,要好生待它啊。”

    王安风愣了下,还不知道这种小船要如何离开这忘仙郡,那小舟之上撑船的船夫突然一摆撑杆,那小舟便平缓地荡出水面,涟漪散尽,黄昏景致便如平缓湖面,托着这船舟朝着天际而去,船头传来一阵悠扬琴音,四下寂寥,但听着少女抚琴轻歌:

    “今夕兴尽,来宵幽幽,飞凰塔下,垂柳扁舟,彼君子兮,宁当来游?”

    声音渐渐去了,王安风呆呆立在原地半响,那匹马儿不知从哪里出现,也立在他的旁边,一人一马呆呆看着天空,那银月升起,皎洁月光洒落了一地,王安风抬起拳头,朝着自己今夜里不知为何,和村里野狗一样蹦跶地贼拉欢快的心脏狠狠地一下,复又看着那银月,长长叹息一声:

    “月色真美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