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三章 在战斗中飞速成长的王安风,雏凤宴的噩梦
    “呀啊!”

    擂台之下的少女忍不住惊叫出声,而这似乎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一般,王安风瞳中有丝丝缕缕的神光汇聚,清喝一声,右掌反手握住曾博手腕,猛地进步翻转,将后者压制在地,左手如刀锋出鞘,稳稳顿在后者脖颈之上。

    充当裁判的中年男子眸子微亮,颔首道:

    “胜者,王安风。”

    曾博捂着自己的手腕,苦笑道了一声厉害,踉跄走下台去,连胜两场,却连什么都不曾拿得下,实在狼狈,王安风眸子微阖,看着下面那些年纪与他一般无二的习武者,那些人或是桀骜,或是平和,手持利刃,尽数看着他。

    师父说,要让我将他们全部压服。

    非无一人愿上。

    而是无一人敢上,心中愤懑,却无人敢于拔剑。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那眉目浅淡,宛如清风般的少年双手抱起,朝着台下众人深深行了一礼,道。

    “少林王安风,向众位请教。”

    “请赐一败。”

    一言既出,满场皆寂。

    一名少年愣了愣,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数息之后狠狠地摔下了手中的酒壶,臭骂一声,猛地跃起,上了擂台,王安风微微抱拳,而他却连回应都没有,只是看着王安风,冷笑道:

    “想拿我们当跳板?你也太嚣张了!”

    “小爷懒得和你多说,看招!”

    言罢直接朝着王安风冲来,拳路缥缈灵动,宛如流云激流,变幻莫测,王安风微微吸了口气,双拳紧握。

    既然是要连战,那么体力必然是个问题。

    所以选择……

    速杀!

    眸子微亮,清喝一声,右拳毫无半点花哨,以最为常见的中平掌击出,气势雄浑,因为才见识到了刚刚硬接王安风拳脚的下场,那少年果然极为警惕地朝着一旁避开,而在这个时候,王安风身子骤然加速,就如同刚刚曾博一般迅猛地靠近了少年。

    左手并掌直取腰腹。

    右肘屈起,宛如将军策马抬枪。

    继而猛地拧身旋肘,肘锋发出了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破空声,穿破两者的距离稳稳顿在了那少年的喉头。

    极速骤停,一股劲风将那少年黑发吹得扬起,在他因为惊怖而放大的瞳孔之中,映照着前方少年的脸庞,平和温醇,双眼之中却满是如布局者般的冷静漠然。

    肘锋缓缓收回,那少年脚步一软,直接坐倒在地。

    王安风抱拳,道一声承让,继而微整袖袍,朝着前方微微拱手。

    依然只有一句话。

    “请赐一败。”

    声音传出,场中一时间竟无人敢回,死寂片刻后,一人喝道:

    “这是在挑衅诸位!”

    “在下虽然不敌,也愿和这小子斗上一斗,他还能将我们都挑了去!”

    怒喝声中,一名少年直接跃上台来,手中不是拳套,而是一柄木质长刀,刀锋微扬,喝道:

    “某忘仙张家弟子,挫挫你的气焰!”

    “少林王安风,请指教。”

    一十三息之后,张姓少年踉跄落地,已经是满脸煞白。

    耳畔再度传来那如噩梦般平和诚恳的声音:

    “请赐一败。”

    ………………

    今日是八月十五,秋意渐浓,并不适合交手,只适合于看那红枫渐落,银杏泛金,山下便是忘仙郡的郡城,各大世家门派,皆有传人在下面这城里,这些门派的名字,这世家的一个个姓氏,代表着的就是一位位杰出的高手。

    每一年的雏凤宴,便是这些高手记忆中第一次腾飞的时候,一个个年轻的名字被刊登在雏凤榜上,传遍这忘仙郡千里土地,他们在这还不成熟的时候,通过战斗吸收经验,迅速成长。

    但战斗必然有胜负之分,总有人会被当作踏板。

    或少。

    或多……

    啪!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一位少女手中双刺被王安风双拳击飞,跌落在地。咬牙待战的时候,一只拳头已经稳稳停在了她的喉间,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一般无二的平淡声音。

    “承让。”

    少女双眸瞪大,不甘心之余,浮现出的竟然是连她自己都不敢置信的畏惧。

    这……怎么可能?

    连战八场,连胜八场!

    他不会疲惫的吗?

    王安风微微呼出一口浊气,感觉到体内似乎隐隐浮现出一丝疲惫,但是神色不变,双拳抱起,仪态端正,朝着下方微微拱手。

    踏!

    几乎是他行礼的瞬间,所有的少年侠客,世家公子面色微白,整齐划一朝着后面退了一步,在他身前让出了一大片的空白,眼前这个少年真诚的面庞在他们眼中却有如恶鬼般可怖。

    王安风微微一滞,而在此时,在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长笑,一柄木剑如电光疾驰,落在擂台之上,继而一道白色身影疾步而来,跨上了擂台,右手握住剑柄,只是木剑却在此刻发出了一声悠长剑鸣,在王安风眼中划过了一道璀璨的光华。

    后者瞳孔微缩,猛地向后退去,与此同时,左手横拍向了来敌的手腕之处,劲气勃发,来人似乎知道威力,不曾硬接,身形一转,长剑毒蛇一般袭上了王安风的脖颈处,但是在这一刻,王安风的右手已然抬起,身形偏转,五指极为精准按在了木剑剑脊之上,将这一剑拦住。

    随后,气劲勃发!

    轰!

    虽说不是很强悍,但是却足以牵动气流鼓荡的劲气相互碰撞拉扯,王安风脚步连退,而那身影却已然落在了擂台之上,那名充当仲裁的中年男子皱眉怒喝道:

    “是谁!”

    “竟敢来此放肆!”

    那人不答,却只是笑了一声,手中木剑抬起猛地横扫,如未卜先知一般落在了中年男子的右拳之上,那名出手的仲裁神情微愕,随即直接朝着后面踉跄暴退,右臂之上的衣衫竟然直接崩碎成了碎屑,如蝴蝶一般散落下来,骇然道:

    “谁?!”

    “不过是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小家伙,有点想玩玩看,嘿嘿,你不必管我。”

    来人一撩衣摆,却是一名极为潇洒不羁的中年男子,随意朝那边的裁判摆摆手,朝着王安风笑道:

    “小小年纪,口气挺大,怎么样,我也在下头,你说说看,我能不能和你一战?”

    “当然,我会暂时自封内力,且以十招为限,如何?”

    王安风呼出一口浊气,心中畏惧缓缓消失,变化为了冷静和兴奋,缓缓抱拳:

    “少林,王安风。”

    那人放声长笑,道:

    “哈哈哈,有胆色有胆色,某忘仙郡龙骧将徐子阳!”

    “看剑!”

    伴随着兴奋的酣畅笑声,徐子阳并指在身上数穴点过封住内力,掌中木剑微颤,剑路登时展开,相较而言更为精纯的内力伴随着轻快而凌厉的剑路直接化作了一片寒芒袭向了王安风,只在呼吸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后者眼前,看那样子竟然是根本来不及反应,引动了一阵惊呼。

    那仲裁脸色一片铁青,提起了周身功力,只等着出现意外便急急去救人。

    比如说现在。

    但是就在这仲裁已经迈出右脚的时候,看似还有几分茫然的王安风却是猛地一退,速度更胜于木剑一筹,一时间在这擂台上一人暴退,一者急冲,剑锋悬在空中,进不得一寸,也不敢退后一丝。

    白色长袍与墨蓝衣摆纠缠,如白云行于苍穹之上,并不肃杀,反倒有几分诗情,而在即将坠下擂台之时,王安风腰部发力,身子一旋,拳锋猛然砸在那失了气魄的木剑之上,发出了当的一声轻响。

    一股锋锐的光华出现在了少年黑色的双瞳当中。

    嗡嗡嗡~

    气劲贯穿于五指,扣在长剑之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剑吟声,周围的少年们双目不由得睁大,但是还不等他们的惊呼吐出,王安风已然左手化掌,猛地拍在了长剑之上,在剑锋旋转之前将那木剑震荡出去数寸。

    与此同时,身形偏转,右肘以旋身之势朝着徐子阳腰腹砸下,其锋锐凌厉之势远非之前的出手可以比拟,而且速度极快,徐子阳心中一个咯噔,那身影已然出现在眼前。

    心中一惊,体内的气劲化作了咆哮的游龙涌入长剑,剑随身转,回防己身,他的内力毕竟比王安风精纯许多,更兼此时为了保住脸皮也是‘全力’施为,长剑竟然险险在拳锋砸落之际划过了道完美的防御弧线,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就在这是,一只白皙的手掌突兀地浮现,在他的眼底拉出了一道深深的阴影。

    啪!啪!啪!

    几声轻响,随之而来的便是数个穴道犹如针刺一般的剧痛,内力自封已无御体之功,手掌不由得一松,下一刻,掌中的长剑已然易主。

    心中着急,但是徐子阳却并没有失了分寸,身形一稳,双掌交错,正要施展云墨掌法对敌,但是就在这时,一只大脚已经以猛烈的气势蹬在了他的肩膀上,力道之大令得他也是一个踉跄失了平衡。

    紧接着,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腿脚已经笼罩了他的身躯,根本就没有任何章法技巧,粗糙野蛮却如同雨打芭蕉一般急促刚猛,众目睽睽之下,徐子阳的身形被迫地一步步向后退去,堪称疯狂的腿法连击以一记猛烈的鞭腿抽击告终,徐子阳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刚刚抬头,一道阴影就笼罩了下来——

    数米半空之中,墨蓝劲装的少年人趁势跃起,左手握拳,右掌倒扣木剑,跃至最高处时,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顿,随即旋转着劈斩而下。

    轰!

    气浪迸发,掀起了一地灰尘,一条墨色巨龙冲上苍穹,昂首怒啸直震荡地群山皆应。

    王安风踉跄落地,手中木剑在浩大真气之下化为了齑粉,强忍身躯酸痛,面上却安静平和,朝着前面自解封印,宛如神将下凡般气魄凌厉的徐子阳微微一礼:

    “承让。”

    脚步微侧,目光落在了那诸多少侠之上,王安风双手抱起,朝着台下众人再度行了一礼。

    “少林王安风。”

    “请赐一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