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二章 初生之虎,磨牙练齿,以待杀人如麻
    这整个天下的规矩,一半得要听金銮殿上的皇帝,另一半还得掰扯掰扯,分给了三个地方,一个是昆仑之上的茅草屋,一个是铁锁横江,立于群山之巅的天龙院,还有一个是总被各路高手找茬的道门。

    茅草屋里住着一个跑遍了天下寻不到一败,黯然神伤的老怪物。

    天龙院里是一群‘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追逐力之极限的疯子,拳能通神者代代辈出。

    而道门,当年在道门上放肆找茬,那群星璀璨的各路高手已经灰飞烟灭,而道门还是那个道门,云海翻腾,松针常青,至多……只是那红木柱子上又刷了一层新漆。

    当年本朝新立,统一度量衡之时,天龙院院首和道门门主被邀为上首,因为各家流派不同,凡与武者相关者争执不下,吵地不可开交,你一句通玄,我一句抱丹,当年数数只能数到九的天龙院院首气得拿拳头砸翻了各家各派的祖师爷,喝了三坛烈酒坐在屋顶上朝着京城大骂开国帝王一炷香的时间,在天机峰上留下了九个拳痕,扬长而去。

    自此,天下万物,尽分为九品。

    其中下三品因为流传过广,在寻常江湖客眼中,七品兵刃已经是上上之品,因而在这下三品中,又分为了上中下三品,九品为下,不过凡俗,七品为上,堪称江湖利器。

    而八品树木的硬度,如果不怎么在乎顺不顺手的话,找个力气够大的木匠刨出根烧火棍,也能算是八品的兵器。

    当夏侯轩以一种混合了温和和幸灾乐祸的语气解释完之后,王安风的脸色有些发白,感觉自己的手指隐隐便有些发疼。

    封了内力,以双手砸断百棵八品木……

    若这样想想,那挑万斤水,也绝对没那么简单。

    一旁的皇甫雄同病相怜地拍了拍王安风的肩膀,叹息道:

    “兄弟,任重而道远……”

    夏侯轩则是展开折扇,轻笑道:“不如你干脆放个水,之后也好有点力气去迎接这惩罚?”

    王安风眼神微微闪动,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看了看那张黄纸,复又看向擂台之上。

    师父,这是你给弟子的考验吗?

    我会做给你看的。

    垂下的双拳轻轻攥紧,王安风朝着夏侯轩等人抱了下拳,随即便分开人群,朝着那擂台大步走去,那擂台之上的高壮少年已经从一位高瘦中年人手中接过了一套材质似金似玉的拳套覆在双拳之上,双拳一挥,砸出了一道浑厚拳劲,引得下面一片赞赏之音。

    “曾大哥,真是好一身外功啊!”

    一位长相颇为温软的少女双手捧着,满眼放光地看着上面那少年,旁边一名越有二十余岁的青年笑道:

    “忘仙曾家本就以外功拳脚传家,他这入门的外功虽然才刚刚修成三成,但已经硬如老松皮,家传拳脚绝学尚未学得,可这一套筑基的拳术也算质朴大方,威力不俗,再得了那套八品拳套。”

    “呵……看着憨傻,可脑袋却还精明,以双战连胜指名了一件兵器,这‘飞凰缠指束’不入利器因而可以使用,看起来真的能够连胜三场了。”

    王安风从他们身旁走过,神色已经逐渐从那种交手的炙热期待之中恢复过来,心如明镜一般看着台上对手。

    擅长硬功拳术,再加上那套刚得的八品兵器,不能硬碰。

    但看刚刚交手的模样,应该不擅长腾挪转移。

    而他对我则是知之甚少,那便以薛兄教给我的九宫步,配合健步功发力技巧,伪装成以速度身法取胜的武者,必然对我拳力小看,再寻到机会借健步功冲势全力出手,打出破绽!

    王安风双眼神色越发平静,他与皇甫雄等人接触之后,才知道自己实力还差得远。

    就算是在过去百日内拥有了常人两百日左右的修行时间,但是这些人谁不是自小习武?

    当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走上擂台,与那位高壮少年抱拳行礼,站在了擂台两旁,充当仲裁的中年男子咳嗽了声,道:“两位少侠,此次不可使用尖锐利器,除此之外请尽情发挥,一者认输,或者被击出擂台,就算是结束。”

    “比武切磋,点到为止,两位,请……”

    言罢身子一晃,如残影般落在了擂台之下,王安风眼中不可遏制出现了一丝紧张,但是毕竟也已经和他人交过手,再加上想要证明自己给师父看的倔强,当下直接强攻出手,右足猛然踏前。

    体内内力流转,伴随着一声闷响,王安风的身形宛如怒虎暴起,双拳交错,身子带起了一阵劲风朝着对手冲去,曾博神色郑重,以守代攻,但是便在二者即将接触的时候,王安风狠狠咬了下牙,脚步强行一变。

    乾为天,火天大有。

    六宫·乾。

    哗啦!

    曾博砸出的右手只触碰到了那如云流动的袖袍,眼前一花,已然没有了那人,下方薛十三眸子微亮,轻咦了一声,而擂台之上,王安风已经从曾博视线盲区转入他的背后,身子猛地前冲,右拳朝着前者脖颈处砸落,曾博脚步踏前,回身一拳杀招,可王安风此时不过是在设局,以求杀招,力未出尽,脚步变化,曾博拳锋又是只擦着他衣摆而过。

    两人交错,如流水过山,未曾交锋,但是细腻处的精彩却远超刚才,引发出了一阵喝彩声,场下青年却笑了下,偏过头去和朋友说话,在他眼中,这比武已经结束了。

    以奔袭的轻功施展战斗的细腻步法,这分明是在摧残自己的身子。

    一看便是个新手。

    场上两人一触即分,王安风心中依旧冷静如常,拉开距离到了擂台一角,但是在这个时候,曾博嘴角却微微挑起,令王安风心中微惊。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怒喝,那高壮的少年速度猛地加快,几如一只狂奔的青牛般,几步便追上了王安风,一拳蓄势猛地打出,砸出了烈烈拳风,敏捷程度远非方才可比。

    王安风瞳孔骤然一缩。

    中计了!

    耳畔似乎又传来父亲大笑之后无奈的话语,你以为的事情,也只是你以为的。

    那并不是真相事实。

    身前便是爆发出更强威势的敌手,而身后已经是擂台的边缘,转眼便是绝境,王安风眼中却突然燃起了一抹倔强的火焰,脚步直接停下,左掌外撤,右拳猛地凿出,脊骨涌动,健步功的力道尽数涌入这一拳之上,双目直视着对手,毫不退宿地以攻对攻!

    周围尽数都是欢呼曾博胜利的声音,下方薛十三看着那几乎将要落败的少年,嘴角却噙起了一抹轻笑。

    “皇甫,你说他是初生之虎,磨牙练齿,以待杀人如麻?”

    “现在,第一个猎物出现了。”

    夏侯轩冷笑道:“可他马上便要落败。”

    “是,如无意外的话。”

    皇甫雄仰脖咽了口酒,看向薛十三:“意外是什么?”

    薛十三看着擂台之上,嘴角微挑。

    “安风的拳很硬,也很重。”

    轰!

    擂台之上,双拳重重撞击在了一起,曾博右臂之上依旧肌肉贲起宛如山岩一般,只是脸上的微笑却开始因为剧痛而逐渐扭曲。

    飞凰缠指束,八品拳套,非金非木,以奇玉为材。

    这件兵器之上正裂开了道道缝隙,刚猛无比的气劲如按捺爪牙的猛虎一般,令他手臂极痛,额上不自觉爆出青筋,场下那青年察觉寂静,回过头来,瞳孔骤然收缩,嘴巴无意识地张开。

    怎么可能?!

    他只是和朋友说了三句话的时间……

    怎么会……

    王安风黑发微垂,遮掩了眉目,手腕猛地一震,那套八品拳套轰然爆裂,碎成了一地渣子,露出了曾博的右拳,其上已然一片淤青,下方薛十三畅快笑出声来,眸子里面似乎看到了某个极为值得期待的美好存在,泛起了如昆仑琉璃世界般的景色。

    “重到,无视八品金玉的级别。”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