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章 问与答,心性之别
    夏侯轩和皇甫雄七岁相识,看过他拎着拳头揍人,听过他大醉骂人,就是没有见过这家伙明明是在说旁人不行,却还说这么好听,微微挑眉,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好友。

    如山下稚虎,磨牙练齿,以待杀人如麻?

    这意思掰开来讲,便是你虽是猛虎,但尚未长成,牙不尖来爪不利,尚未染血。

    江湖混话就是,小子你还嫩得很,说这话的时候应该眼角挑起,附带一个不屑高傲的眼神,嘴里面再啧上两声,那才有味道,这般文绉绉地说出来,一点江湖匪气也没有了。

    一旁王安风不明白夏侯轩心中所想,却也能够感受到皇甫雄二人的善意,笑答道:“确实有几分际遇,想通了些事情,也只是这样。”薛十三微微一笑,正待要答话,便听到了一声钟声陡然响起,绵绵密密,余韵悠长地在这柳絮山庄之中回荡不休,便止住了原本想说的话,只转口道:

    “看来时辰已到,擂台应该已经布下了,诸位,我们一路边行边谈罢。”

    夏侯轩微微颔首,却又看了一眼王安风,折扇合起敲在自己额头,颇有几分头痛意味地笑道:“不过在这之前,还须得给这小子换身行头才行。”薛十三看了看王安风衣着,同样叹息一口,微微颔首。

    王安风微微一怔,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脏乱的衣服,脸上略有几分发烧,挠了挠头解释道:

    “这……方才路上出了些事情,沾了些泥尘。”

    夏侯轩撇了撇嘴,手中折扇啪地一声,毫不客气轻轻敲在了王安风额头,道:

    “就是干净的,也不可以。”

    王安风微微皱眉,道:“为何不可以?”

    夏侯轩却只是挑了挑嘴角,撇过眼去不看他,更不提回答,只等他来求自己解答,可正在此时,那一旁的皇甫雄却轻笑一声,再度开口解释道:

    “人无高低,但是安风你似乎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话语微微一顿,少年并指指向了山下,从此地极目而去,可见远处郡县繁华,熙熙攘攘如同身在云端,使人心胸不由开阔,王安风若有所思,此时皇甫雄才微微笑道:

    “这是雏凤宴,是忘仙郡十五岁下习武者梦寐以求展现自己的平台,习武者必然食肉服丹,而一套稍好的衣物却比不过一日丹药,这千里忘仙郡中每一位习武少年都在为了这一日而竭尽全力,堪称虔诚,若连一套武者劲装都不穿,只以便服而来,是否过于轻佻?”

    “又将那些虔诚习武,却无缘而来的少年置于何地?或许你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们又不晓得你的内心,扪心自问,若你全心投入所爱之事,却被他人轻慢以待,你心中如何?”

    王安风张了张嘴,心中确实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忽略了这点,遇到了连番事情,竟是将父亲教导抛在了脑后,差点便成为了那种唯我骄纵之人,心中叹息道:

    “君子慎独,果然不假。”

    但是还不等他说话,皇甫雄却又慢悠悠地道:

    “啧啧啧,你这一身上去,尚未开口便已经得罪了场下七八成武者,输面霎时便增了三分,不智不智。”

    王安风微微一怔,诧异地看着皇甫雄,一旁的夏侯轩已然冷笑道:

    “蠢货,只能看得到胜负之言。”

    “看他这副模样,今日必然是他初次在江湖之上登场,理应当承势而起,在这忘仙郡同辈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必须郑重。”

    “再说,这世间多的是以貌取人的蠢货,少不得拿衣着烦人,换身衣着便可以堵住他们一张臭嘴,何乐而不为。”

    王安风又是微怔,而那边薛十三驻足,含笑道:

    “两位在此稍等,我这次来忘仙也备了些衣物,有几件没有穿过的可以赠与王小弟,安风你且随我来。”

    “……嗯,多谢薛兄。”

    王安风微微一怔,现在也只得抱拳道一声谢,便随着薛十三而去,而在两人身形看不见了之后,那夏侯轩便已经转身上上下下打量了下皇甫雄,嗤笑道:

    “休说别人,你这神态模样,战前醉酒,也是够轻佻了,你又将那些忘仙郡习武少年置于何处?”

    皇甫雄跺了跺脚下山石,颇有两份醉意地回应道:

    “置于何处?哈哈哈,我现在在山巅,自然置于脚下。”

    夏侯轩听出言外之意,道:

    “果然骄纵!”

    夏侯轩偏了偏头,意态闲散,道:

    “骄又如何?纵又如何?”

    “好!那敢问如此骄纵的皇甫为何为对一位初次见面之人如此上心?”

    一声清喝,皇甫雄身子颤了颤,那两分醉意霎时间消散地一干二净,脑子还没转过来,眼前的夏侯轩已经冷笑着逼近,朝他道:

    “说吧,你脑子里究竟搭错了哪根线?除了酒与拳之外惜字如金的皇甫大少,甚么时候竟然会屡次三番地帮别人解释?”

    还拆我的台!

    “额……这,毕竟是薛十三认可之人……我,我高看一眼。”

    “放屁,你离家之前连他兄长都懒得搭理,何况于王安风?”

    皇甫雄张了张嘴,解释不出,看了一眼冷笑的夏侯轩,叹息一声,挫败道:

    “这么明显?”

    “昭然若揭。”

    皇甫雄闻言认命了般,又是长长叹息一声,愁眉苦脸地解释道:

    “呐,你看薛十三不是说王安风手上有壶好酒,如果分他一点,可以跟他从早打到晚吗?。”

    “我就想能不能搞点到手。”

    夏侯轩微微一怔,看着好友缓缓颔首道:

    “确实……和薛十三交手的机会难得。他实力全面,却又不像是前辈那样毫无半点希望,与他交手更能映照自身所学,你若能和他打上一个时辰,拳术当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若是打上三个时辰,那你的修为也必然突破。”

    “这样便能超过你大哥当年,倒还不错。”

    皇甫雄翻了个白眼,如看白痴般看着若有所悟的夏侯轩,道:

    “我去你的,谁要和他打?”

    “这种好酒,我当然是自己喝了……在薛十三那个小子面前喝,我让他看着我喝。”

    “我打不过他,我馋死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