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三章 师父(感谢大奥术师艾伦万赏)
    声音落下,师徒二人双目毫不退让地逼视,圆慈看着前方那陡然间变得锐气逼人的弟子,缓缓收敛了眉目,道:

    “既如此,你便做给我看,今日闲聊许久,去修行!”

    王安风心中有气,但是却不曾失礼,先对圆慈行了一礼,才大步走到一旁,拉开拳势打起那趟少林长拳,想到这件事情自己确实无能为力,心念不得洒脱,却又升起几分变强的强烈渴望。

    相由心生,心念起时,无处不可见如来,王安风此时心中郁郁,但是却已不觉气凝如山,拳路挥洒之中,越见浩大。而在他身后,圆慈垂眸看着那清亮的茶汤,瓷杯伴着这温热的茶汤无声无息间因功力震荡化为了齑粉,无有一点残存。

    再抬眸看了看那小小的少年,圆慈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王安风时间已到,被遣送出了这个世界,直到黑夜笼罩,漫天辰星旋起随落,才缓缓起身,顺着山路一步一步走入了这少林大殿之中,明明不曾回去,里面却已经亮起了朦胧灯火,似是点了一夜,早有人背负双手立在佛像之下,黑发垂肩,气质幽深如狱,缓声道:

    “sl1204,你唤我出来,是为何?”

    圆慈抿了抿唇,沙哑道:

    “……我希望开放门派,让安风可以受到各大门派传授。”

    佛前那一豆灯火灯芯发出了噼啪一声轻响,屋内影子晃动了下,气氛却越发死寂冰冷,不知过了多久,那人缓缓开口道:

    “为什么,你原本不是这样想的。”

    圆慈道:“是,我之前只打算用正常的培养方式培养他……二三十年后,或可成为一个江湖好手。”

    “sl1204你知不知道,我们进入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圆慈应道:“是。”

    那人影又道:“如果你要我开启其它角色,进入这个世界获取的力量很可能会大幅度消失,我作为核心会存在下去,但是你不一样,你诞生独立意识才没有多久,如果这样做或许过不得二十年便会意识消失,而如果不那样做,起码有五十年可活,你可知道?”

    “知道。”

    那一豆灯火突然开始剧烈晃动颤抖起来,两人的影子就像是妖魔鬼怪一样在惨白的墙壁上张牙舞爪地晃动着,那人陡然寒声道:

    “你知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这样?!我要个理由!”

    言语声中,寒气迸射,如鬼龙长啸,衬得佛陀眉目幽森可怖,庄严大殿宛如鬼域降临,极为骇人心魄,圆慈依旧平和,神色却仿佛微微柔软了些许,道:

    “因为我是他师父。”

    “难道就只因为这个?!”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那人沉默,片刻后似乎逐渐散去了怒意,略显低沉地道:

    “此事先按下不提……他也未必就有这般天赋,再说……若是……”

    他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但是圆慈却明白他话中的意思,甚至于更深层次的东西都清楚,这不过是缓兵之计,偏头看着外面,窗外天色渐明,山间是云雾,云雾的下面是他记忆之中的江湖,想到脑海中无比真实的‘刀光血影’,‘热血柔肠’,道:

    “始终放眼天下巅峰之人和只以寻常高手为目标的人,差距究竟会有多大,你应该知道……我的师父当年为了我身披一十七创,力竭坐化,风儿既然有此雄心,我又岂能不助他一臂之力,让他腾空而起?”

    那人笼在袖袍下的手掌缓缓攥紧,道:“那你就愿意为此而甘为他人嫁衣?!为了这个,放弃你自己?!”

    圆慈转头看向那人,眼前是个清俊男子,脑中却莫名想起了自己初次见到那个懵懂的少年人,在此之前,他的世界是被人设定好的,但自那一日起,万物便霎时鲜活了起来。

    雨水滴答在青石板上的潮湿,熟悉而陌生的少室山笼在青烟薄雾之中,灰色的记忆被染上了色彩,而最鲜明的一抹便是那少年人,便轻轻笑着回答,神色温和而坦然:

    “少林的忿怒明王圆慈不会为了他人做嫁衣,但是师父会。”

    “sl1204,那只是设定,设定,该死的设定!”

    对面那清俊男子突地便暴怒而起,圆慈看着这怒意冲心的男子,却突然想到了一句经文。

    犹如青莲花,红赤白莲花,水生水长,出水上不着于水,如是如来世间生世间长,出世间行不着世间法。

    神色越见平和,道:

    “那已不是设定,那是我的人生。”

    “我是圆慈。”

    “你…………”

    ……………………………………………………………

    王安风抵达这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八月初五,离伯要他八月十五中秋当日将东西送上那山庄,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因为有赵大牛的提醒,所以他并没有像是当日那样再出城练拳,并寻了各种理由,也不让李康胜夫妇出城。

    他们二人初时不解,可随即便发现外松内紧起来的城防,结合王安风的话语的异状,也多少猜到了些许,便默默不言,白天王安风就在回春堂里面由风兰婶娘传授那套《太素针》,按她的说法这套针法粗浅,大多只是理论,时间不长的话先死记硬背下去,将来总会有用。

    而每日夜间,等到所有人都安睡下去之后便进入少林寺中,他心里头知道自己还很弱小,却并不冒进,待人接物,言语交谈不曾有半点异样,依旧温和得体,李康胜有时似乎从他眼中看到了浩瀚天地,再回神却只是少年越发澄澈明亮的眸子。

    以此心境,修行拳术内功更为心无旁碍,那被拆地支离破碎的少林长拳三十二势在这种心气之下,迅速重新组合成了或是可笑粗陋,或是凌厉霸烈的种种招法,内力耗尽,便吞服丹药,盘腿打坐修行内功。

    时间便在这种虽说极为单调,却又没有什么闲心胡思乱想的状态下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五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