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一章 背负生死性命之重,医者心障!
    待得他步入药铺正堂时候,自己的妻子手指已经按在那虚弱汉子脉搏之上,松了口气道:

    “这伤粗暴地很,却并不直接催命,反倒是给了足够治伤的时间,只消找到能以内力下针之人,并不难治,可是身居内力之辈在我们这里不常见,许是要让你在懊悔恐惧之中缓缓死去,却不知是谁如此狠辣。”

    那都头脸色变幻了下,并不接口,只道:

    “区区小贼而已,还请女先生下针。”

    女子微微颔首,转头招呼王安风道:

    “风儿你且过来。”

    少年走到她身边,便见这位给他印象娴雅的婶娘继续招手,让他附耳过来,低声便说些什么,王安风面色先是微微惊愕,继而便微微颔首,仔细聆听,约莫过了短短几分钟时间,她抬起头来,道:

    “风儿内力修行足够,但是从未学医,更不必提针灸之术,我可指导他下针,但是有许多风险。”

    “……敢问有几成把握?”

    “活与暴毙,不过五五之数。”

    “暴毙?!”

    那位都头面色苍白,脸上显出三分挣扎之色,沉默良久,招手让赵大牛附耳过来,说了几句话,后者脸上悲伤和骇然不断交错,最终沉默着退了下去,而那都头则朝着李康胜的妻子重重一抱拳,道:

    “不知女先生尊名?”

    “不敢,免贵姓风,单名一个兰字。”

    都头低低念叨两声,转头厉声道:“赵大牛,天爷爷要是收了我张正阳,那是他老人家惦记我,记得每月烧纸上酒,若迁怒于风先生和李先生,及这位小兄弟,老子饶不得你,你烧来多少酒,老子一滴不沾!”

    赵大牛勉强笑了笑,道:“哥哥说的什么话?我岂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军纪严明,你还有军棍未曾罚我,怎走得了?”

    张正阳闻言大笑,虽然虚弱也有三分豪迈,继而便俯身下去,咬牙道:

    “还请风先生和小兄弟下针!”

    风兰微微颔首,卷起银针,起身道:

    “那便请张都头移步内室,此处刚刚赵大人喧闹,惹了许多人来看,已经不适合指点风儿。”

    张正阳自无不可,被赵大牛几人搀扶着跟在了风兰和李康胜身后,进了施针的内室,只约莫十来平大小,有一卧床,风兰盘在床铺上,解开两根床柱上的细绳,便自两旁垂下来了黑压压的帷幕,将里外隔绝,道:

    “张都头,咱们男女有别,外边由夫君寻找穴位,风儿下针,你换下衣服,将右手手臂伸来,我需要时时把脉,防止出了岔子。施针需得安静,还请赵大人几位守在外面,勿要让旁人打搅。”

    此时手持银针,风兰言语之中毫无半点平素的淑雅,而是透着一股英气,赵大牛忙不迭点头,连声叫道:

    “女先生放心,俺们几个在,绝不叫半个人进来!”张正阳闻言却笑道:“那你须得寻到半个人来。”

    赵大牛愣了下,见张正阳还能说笑,心中微有些放松,想回上两句,却又怕延误了时间,便又住嘴,噗通一声跪倒,冲着李康胜和王安风结结实实磕了好几个响头,起身道了一句:“哥哥……”话音未落,双眼就有些泛红,再说不下去,转身踏了出去,如门神般牢牢守在了门口。

    而在赵大牛几人出去的同时,张正阳脸上的肌肉便狠狠抽搐了下,面色登时惨白许多,王安风微微一愣,便听得身旁叔父叹息道:

    “竟能生生忍住剧痛说笑,都头定力令人钦佩,还请速速褪下衣物罢。”

    张正阳忍痛抬手解开铁甲,一边掀开里衣,一边苦笑道:

    “没法子……我这几个兄弟都是死脑袋,若面色苦痛,恐怕心中比我还要害怕,我一个人受罪也就罢了,何苦还拉上他们几个陪我一起担心?死便死罢,连累兄弟们一起担惊受怕,那可真是孬地很。”

    声音落下,那里衣也已经掀开,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身躯,正面有各种到刀剑伤痕,可背部却一片平滑,李康胜扶着张正阳过去,将手伸过帷幕,后者感觉两根冰凉手指搭在了自己脉上,便听到里面声音道:

    “针行险路,当先激活身体元气,夫君,点出气海关元两穴,风儿,以刚刚婶娘告诉你的第三种下针方法,刺这两穴。”

    王安风闻言心脏登时加速跳动起来,刚刚他开口只是因为想着能不能救人一命,此时临到关头方升起了许多的紧张。

    眼前这条昂藏大汉的身家性命,乃至于叔父婶娘多少年来打拼下的名声,现在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过往他从未有过这种经历,一时间只感觉自己手臂都僵硬了许多,数息都不曾动作,直到李康胜已用两根手指将张正阳气海穴处皮肤绷紧,才恍然惊觉,急急抬手按在那白布之上取针,却用力有些过大,反刺破了自己指腹,渗出了殷红的血珠滴落在白布上,晕染出了些许痕迹。

    一旁李康胜心中一个咯噔,倒是那张正阳看着取针动作僵硬的王安风,笑道:

    “小兄弟何必紧张,便当我是一大块肥厚猪肉就好。”

    王安风深吸口气,强行定了定神,转身看着那处穴道,手指捏着银针,却不知该如何下针,他虽老成,但是终究才刚刚过了十三岁,不是什么天生神童,人命关天也还能够淡定自若,更不是血海中打过滚的老兵宿将,漠视生死。

    在心中越是告诉自己不能出错,就越发难以下手,额头不由渗出了点点冷汗,只觉三寸银针却重如千均。

    房内一片死寂,听得到自己的心脏跳动,每个人的呼吸声音都粗地可怕,似乎幽冥鬼物在身后贴耳吐息,黑压压的帷幕如云盖地,粗壮的手腕上暴起的青筋像是断蛇在惨叫着扭曲,张正阳惨白的面庞在虚弱地笑着,转眼却骤变成了七窍流血的凄惨模样,死不瞑目看着自己,外面听不得半点声响,只有脚步声音在不断响起,似乎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啪嗒,

    啪嗒,

    啪嗒啪嗒啪嗒啪……

    “下针!”

    心中烦乱焦躁,突地一声暴喝在王安风耳边乍响,手腕一抖,不自觉间已经一针刺入气海,内力竟能通过银针直入张正阳躯体,此穴居于任脉,为诸气之海,有大补元气之效,张正阳神色骤然微松,耳畔风兰再度喝道:

    “风儿,安神定志,无欲无求,此时箭在弦上,你内气有限,而他时日无多,第二针关元,补法落针!”

    人命关天,王安风再无半点回头之路,咬了咬牙,手腕一动,银针落在李康胜所指之处,屈指轻弹,轻吟可闻,来不及看张正阳面色,耳畔就又传来声音:“精元已开,若不能在泄尽前散去内气淤血,必然暴毙当场,风儿,足太阴脾经腧穴,泄法落针!”

    王安风咬牙出手,寒光闪过,一根五寸长针已然刺入穴道,张正阳脸上现出了痛苦之色,来不及担忧,风兰便再度开口,声音语调宛如珍珠落盘,越发急促。

    “血海!”

    “孔最!郄门!”

    “地机!中都!梁丘!外丘!”

    声声清喝几乎没有半点间隔,王安风瞪大了双目,心中已经没有办点时间惊怖担忧,耳朵似乎是害了聋病,朦朦胧胧什么都听不到,只有婶娘的声音却越发急促响亮,额上满是冷汗,手却极稳,一根根银针如星辰落地,没入张正阳身躯,直至最后一声暴喝,银针入体,周身银针一齐长吟,张正阳突地翻身咳出大口黑血,面色霎时苍白。

    外面守着的汉子哗啦一声一齐冲入,仿佛打开了个禁锢,风声水声喧闹声,诸般声音一齐入耳,此时王安风方才觉得浑身虚弱,不自觉已是出了一头的冷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