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九章 再离
    在这原本寂静的河岸旁边,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欢畅大笑,彼此感觉似乎亲近了些,那位少年抬头看了看天上,止住笑容,道:“我今日本来只是出来散散心,可是却没有想到能够再度和小兄弟你相遇,不但见识了一套上等拳法,还能够开怀大笑一番,真的是不虚此行。”

    “可惜……我今日便要离了这城,否则真是希望能够和你把臂言欢。”

    王安风微微一愣,道:

    “今日便走?”

    “顷刻便走。”

    少年叹息一声,而在杨柳堤岸,那匹颇为神骏的青骢马甩着尾巴走了出来,却是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将脑袋在少年手上蹭了蹭,转眼看了王安风一眼,那一双眸子竟然宛如神话中的龙类,乃是暗金竖瞳,只是一眼,便令他后背禁不住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这牲畜,怎的这般大的脾气?”

    那少年抬手在青骢马头上便是一下,笑骂了两句,顺便从马背上一个精致包裹里取了一个小盒子,转手递给王安风,笑道:

    “适才相逢,便要离去,这东西便算是我给你赔罪的罢。”

    王安风并不曾扭捏,直接接过了那看去便颇为名贵的盒子,神色坦荡,只看着那少年道:“你上次说,我们再度相遇的话,就告诉我你的名字。”

    少年失笑,抱拳道:

    “我姓薛。”

    “至于名字……”

    少年朝着王安风眨了下眼,揶揄道:“我说一面之缘,可没有说是这一面啊,小兄弟,咱们过些天再见咯。”

    笑声落下,少年身形腾空而起,展现出了极利落清雅的身法,落在那马背上,只听到了一声长嘶,那匹古怪的青骢马迈开步子便远远去了,只留下王安风在身后受了捉弄,可又说不出不合理之处,哑然无言,目送他远去,随手将那颇为精致的木盒子打开,随即便微微一愣。

    不过两掌大小的木盒里面却极为仔细分开,最中间一个圆形空间,周围按照八卦模样分为八个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面都放着些许点心,虽说是点心,但是却精致地不像是食物。形状有圆鼓形、佛手形、蝙蝠形、桃形、石榴形等多种多样且小巧玲珑,中间那格子里有一纸条,王安风取了一看,低低念出来道:

    “过天京,饮食大油大盐,颇有北方豪迈,唯有这‘京八件’技巧细腻,入口绵软,着实上品……好吃!”

    王安风不由失笑,道:“原来薛兄弟除了酒,也还喜欢吃糕点……”

    “这个可比酒要好多了!”

    将那字放回木盒,顺手拈了一块糕点放在嘴中,双目不由得微微眯起,道:

    “果然入口绵软,好吃!”

    那薛姓少年既然已经走了,王安风自己也感觉有些无趣,加上天色已经渐渐逼近了午时,当下小心收好那个木盒,施展开了少林健步功朝着那座县城而去,只消得片刻时间便回了城,一路行到了李家药铺边上,还不曾过去,便听到了一道粗狂的嗓子在扯着叫道:

    “不行!你若不医,咱就砸了你这铺子!以俺们的朋友兄弟,你必在在忘仙郡都混不下去!”

    王安风神色微怔,听着口气似乎还没动上手,就没有贸然冲进去,只混进人群中去,站在一旁看着局势,只见药铺地面上摆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个昂藏大汉,身披着块血布,双目紧紧眯着,而在担架旁边站着两个青年汉子,身上衣物有斑斑血迹,眉宇间藏着煞气,不似良善,一个络腮胡大汉站在前头,豹头环眼,手持着一把厚背镔铁刀,怒喝道:

    “姓李的,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李康胜抿着一张嘴,道:

    “我救不得!”

    隐在人群中的王安风闻言微微愣了下,看李康胜的模样,和那几名壮汉的煞气,突地便想起了这位叔父年轻时候因为拒绝为贼匪头目治伤而险些被杀的情形,心中道:

    “这模样……难道说是附近的贼人溜进了城,被叔父发现?还是说是城中帮派人士斗殴受伤?”

    而在此时,那大汉已经几乎怒不可遏,手中长刀咔嚓一声斜斜劈斩下来,刀锋擦过李康胜,直接砍入了厚木柜子一大半,怒道:

    “姓李的,你是不是想死,谁都知道你专擅舒筋活络,俺家大哥是什么身份,你是不是不明白?那是县尊都能说上话的人物,你不听话,当心俺剁了你这头颅,全家抄了进大牢去!”

    李康胜本就反感他一根脑筋地在这里无理取闹,闻言更是厌恶,倔脾气发作起来,当下也不解释,只冷冷笑道:

    “好大的威风,不愧是当街拳殴老丈的赵军爷,你想要抄就抄!”

    “我说了我治不了,将这人抬走,另寻高明去吧,当心待会儿内伤发作,死在我这回春堂,晦气!”

    “找死,老子劈了你!”

    那汉子闻言几乎暴怒欲狂,怒吼一声,猛地一扬右臂,掣着长刀便朝着李康胜便狠狠劈斩下去,寒光暴涨切割开空气,发出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凌厉破空声音,周围围观之人骇然尖叫出声,连连退步。

    王安风心中一突,心中还来不及害怕便猛地冲了出去,一肘破空,毫无半点留手直接砸在了那汉子腹肋之处,却是金铁触感,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那壮汉毫无防备,脚步一个踉跄便朝着一旁跌了两步。而那长刀则失了原本的方向,径直朝着王安风头顶落去,寒光凌冽。

    那壮汉见只是个少年人,心中一突,怒吼一声,浑身发力强行偏转长刀方向,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的柜子之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手掌处登时便涌出了大片鲜血。

    而一旁的王安风面色微白,正大口喘着粗气,此时方才发现刚刚这处于暴怒的壮汉出手竟然只是用了刀背,而似乎也不是朝着李康胜身上落去,威慑大于攻伐,此时更是为了变招,砸在厚木柜台上,刀锋反倒因此入手数寸,不由得神色微怔。

    而那壮汉则是长舒口气,继而便指着王安风额头,破口大骂道:

    “哪里来的小娃娃,想死不成?!想死老子一刀子抽死你!滚一边儿玩去!”

    王安风看他神色凶悍,仿佛要择人而噬,可刚刚却分明下手处处皆有理智,并不像是外表那般粗狂,刚刚想要说什么,一旁的李康胜视线被挡住,却只道是壮汉抽刀发狠,王安风冒险救了自己,心中愤懑,猛地抽出了捣药的石杵,抬手将王安风直接护在身后,指着那壮汉破口大骂道:

    “你个腌臜货色,要我侄儿出了半点问题,我今日抽死你!和你有关的,我一个不救!”

    “好啊,你个庸医!”

    那壮汉同样怒火上头,身后大哥受了重伤,自己多番留手,唯一有能耐救下大哥的大夫却如此态度,他心性粗狂,当下只觉得暴怒憋闷几欲发狂,两人对峙,剑拔弩张,正在此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虚弱的咳嗽声音,这壮汉神色陡然大变,脸上全无半点怒气,撒手一扔长刀,直接转身奔了过去,跪在那汉子旁边,急急道。

    “大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