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八章 论武
    啪!

    王安风右拳被拦截下来,与此同时,一只白皙的手掌闪电般抬起,架在了他的脖颈处,让他不得不安静下来,轻呼口气,道:

    “我输了。”

    “你我说好不过是切磋拳术,何来胜负之分。”

    对面少年也收了招法,立在那里含笑看他,此时王安风已经浑身热汗淋漓,经脉之中内气已空,而那少年却依旧面如冠玉,气度清雅,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了三分潇洒,他在大凉山下从未见过如此风采气度的同辈人,心中本就有几分好感,而少年之前在凉茶铺和刚刚展现出的行事风格他也很是赞同,便也没有对于自己的想法多做掩饰,看他笑着道:

    “胜便是胜,败就是败,不过一时之局,你我之后胜负,可未可知。”

    那少年微微一怔,随即看他双目一片澄净,有的只是坦然,知道王安风所说的不是什么客套话或者撑场面的话,便笑出声来,道:

    “很好很好,便是如此,夫子注书《易》曾说‘心静如止水,志刚如磐石,故曰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之前便发现小兄弟你很有趣,现在看来,果然比起其它人有趣许多。”

    王安风摇头道:“当不得君子。”

    少年笑起,道:“却也不做小人。”

    王安风哑然,脸上有些犹豫之色,那少年天性聪颖,鉴貌辨色,看他样子就猜出了七八分,笑道:“小兄弟你可是想问刚刚交手时候,我为什么能够破了你的招数?”

    王安风怔了下,既然被人看破心里心事,便也索性不做掩饰,点了点头道:“确实……我师父说这门拳法已经被打磨到了极致,你也曾经说过这是‘不破之武学’,所以我有些不解……”

    那少年含笑听完他的问题,心中突然升起了些许考教之意,不答反问道:

    “那你心中可有答案?”

    王安风想了想,回答道:“我想着,应该是我自己的问题。”

    “何以见得?”

    “我之前曾经和别人打斗的时候,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出招完全凭借之前练习的本能,实在呆板的和树木石头一样,我打木头的时候不会觉得木头有威胁,那么那些有功夫在身的,看我的招法是不是也和木头一样?”

    那少年闻言双眼微亮,上上下下打量了下王安风,抚掌叹道:

    “有见地,好想法。”

    “不过,树木石头可不会动弹,更不用说像是这样动脑筋了。”

    王安风见他嘴角微挑,隐有揶揄之色,也不以为恼,只是道:

    “或许它们也会动,只是动的慢,我们人的寿命根本察觉不了。”

    少年微怔,问道:“此话何解?”

    王安风挠了挠头,笑道:“我自己瞎想的罢了,岂不闻海枯石烂,山河起陆?石烂即为凋零去世,起陆不就像是居民移居?这些史书记载的东西,可是一两代人能够看得到的吗?”

    那少年哑口无言,他自诩聪慧,可是现在面对王安风这句话却辩他不过,便干脆转移了话题,重回到武学上来,含笑道:“确实有趣,和你刚刚所说的想法一样有趣。”

    “我有一位叔叔也有跟你差不多的看法,天下或有不破之武学,却未有不破之人,未有不破之招式,任何招式,只要是凡人使来,都必然存在破绽,同理任何高手也必然存在破绽,问题在于,你能否抓抓得住这个破绽,一击绝杀!”

    王安风闻言双目微亮,下意识地道:

    “那要如何才能够抓得住破绽?”

    那少年看他一眼,王安风这个问题涉及了武学本质道理,已经算是逾越许多,本该拒绝,严词呵斥其非,但是他对于这个衣着简朴却又偶有惊人之语的少年也颇有赞赏之意,便也毫不藏私,言简意赅道:“水。”

    “水?”

    少年点了点头,道:“你岂不闻《道经》‘天下至柔,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军神《兵道》亦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按我那位叔叔的说法,若能以至柔之态而行攻坚之举,以水之神,避实而击虚,在功夫上就已经小成。”

    王安风心中若有所悟,可是想要细细思索,却又没有什么感觉,定定看着前面奔涌的河流,俯身捡拾了一块石头,随手一甩,在河上打出了几个水花,颇有些出神地思考着,突地感觉似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微微偏了下头,就看到那少年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其中似乎都在闪着微光。

    “刚刚那个……是什么?”

    “什么什么?”

    王安风愣了下,随即便反应过来,奇道:“打水漂啊……你没有玩过吗?”

    “嗯嗯,没有没有。”

    少年嘴里答应着,却是在连连摇头,交手时候的从容清雅,谈道论武时候的潇洒风度,待人接物的豪迈尽数去了个干净,只剩下了无忧童心之色,一双眼睛直愣愣看着王安风,后者失笑一声,此时方觉得这个少年才和自己一般年岁,要不然那般沉稳,可不像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便从地上捡拾了两块薄片,递了一块过去,笑道:

    “连积水都不曾有过吗?你莫不是在山巅上长得这么大。来,我教你,打水漂呢,要用这种薄薄的石头,就顺着水面斜斜擦过去,像是这样。”

    一边说着,顺手斜抛出去,薄薄的那石头在河面上点了五六次,直接跃到了对岸去,一旁的少年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扬臂用力一甩,那石头斜斜入水,咚的一声砸出了好大一个水花,王安风险些笑出来,好险憋住,道:

    “要用巧劲儿,你看着,这样……”

    咚!

    “不是不是,你要看我这样……来,斜斜抛出去……”

    咚!

    “噗……你,你再来试试?”

    咚!

    又是重物如水的声音,看着眼前少年瞪大了眼睛,颇有几分气急的模样,一直憋着笑的王安风终于忍不住,径直大笑出声来,一旁少年咬着牙再度甩出了一枚石子,却还不如刚才,转头恨恨看了大笑的王安风一眼,明明心有怒气,却也不自觉笑出声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