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四章 初识针法
    几人一同回了李大夫的药铺里面,后院就是自家宅邸,那妇人回了偏房里面,片刻时间便有阵阵的炊烟香气升起,王安风和那儒雅男子则是坐在了书房之中,并不大的房间里面却摆满了足足两个书架的书籍,案桌上放着一本古籍,少年扫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十二脏相使篇’几个墨字,心中恍然应该是医书。

    “呵呵,地方小地方小,贤侄不要怪罪。”

    儒雅男子略有些尴尬之意地将桌子床铺草草收拾了下,清出一片干净地方,方才招呼王安风坐下,右手摩挲着那沉甸甸的酒壶,脸上现出了几分缅怀之色,许久之后,长叹一声,道:

    “离大哥……他还好吗?”

    王安风点了点头,道:“好的很,每日里喝酒吃肉,精神极好,不比年轻人差的。”

    男子闻言笑了笑,道:“瞧我问得个什么问题……也是我糊涂了,离大哥功夫那么好,气血旺盛,功体强健,就是我都入了土,怕是都还能够畅畅快快地喝酒吃肉。”

    少年闻言心中微微一惊,他虽然隐约猜得到离伯有功夫在身,可却从来没有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层次,眼前的大夫最多不过三十余岁,可是听他口吻,似乎离伯的身体要比他还要健壮许多,不由地对那个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老人多出了几分好奇,迟疑了下,终究少年心性,按捺不住,便开口道:

    “李叔您……当年是怎么认识离伯的?”

    “他让你来寻我,竟不曾告诉你我们的关系?离大哥这个性格,二十年也没有半点改变啊……”

    李康胜闻言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摇头失笑了两声,虽是在笑,脸上却不由得浮现出了些许怀念,摇了摇手中酒壶,叹息一声,徐徐开口讲述当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其间那妇人热好了些酒菜给他们端上来,李康胜便索性一边饮酒,一便沉浸于了当年的回忆之中。

    事情开始于二十年前。

    那个时候的李康胜,还不是现在这样名声颇响的大夫,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仗着一身家传医术在江湖上跑来跑去,当时候的天下还没有像是现在这么安稳,路上常有匪徒出没,他当年被抓了去,拿刀架在脖子上逼着他去给筋脉受了伤的盗贼头目疗伤,可那时候他虽是年轻,倔强的性子却一点没有变化,梗着脖子怒骂匪首。

    就在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绝难幸免的时候,却有一位中年侠士大笑而来,踏雷掣电,只是几个残影便杀尽了一山的劫匪,之后将他护送到了这城里,途中二人个性相投,一者倔强耿直,一者豪迈不羁,倒是成为了好友,但是天下岂有不散之筵席,离别之日,终究难逃。

    讲到当年一别,便是十七八年光景,李康胜连连大口饮酒,儒雅的面庞之上隐有红晕,将那玄晶壶放在一旁,抬手用力抓住王安风的手臂,声音含糊道:

    “这酒壶当年离大哥绝不离身,我,我一见便知你与他关系匪浅,既然来了这里,嗝儿,便,便当这里是自己家里,千万不要客气……想住多久都可以,不如,不如李叔给你说一门亲事……你变常住在此了。”

    儒雅男子仪态疏狂,显然是不胜酒力,已经醉得不清,把住王安风的手臂用力摇了下,道:

    “吾家有小女雅南,年纪,年纪和你就差了四五岁,不如……,贤侄,不如咱们就在这里写了婚书,你带回去,给离大哥看了,咱们两家,亲,亲上加亲……”

    一番话说完,李康胜竟然真的摇摇晃晃起身,转身去翻那些纸卷,磨了笔墨,便要落笔,或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落笔之处颇有几分游侠潇洒之气,一旁王安风看这阵仗,纵然刚刚大胜了一场,也感觉坐立难安,额上渗出冷汗来,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种问题。

    任由乱来?不提他颇为反感随意便定下女儿命运的行为,师父那一番话兀自还在他心头作响。

    劝说?可看那模样,如何劝说地动,看这模样要想让他停手除非是把他击昏,可父亲离伯的教导可没有让他对一位和蔼长辈出手的道理。

    就在王安风有几分身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一只柔白手掌伸出,继而便有两根明晃晃的银针径直没入李康胜身后,男子的身子一滞,随即微微一晃,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片刻便有鼾声响起,王安风心中一惊,回头看去却是那温柔娴雅的婶娘,满脸苦笑地在看着自己的丈夫,不由得惊讶失声道:

    “这……婶婶原来会武?!”

    “武功?我一介妇道人家,哪里会什么武功……”

    妇人同样神色微怔,随即便恍然醒悟过来,指着银针解释道:

    “这不是甚么武功,只是家传针灸之术,人体有十一处能够助人安睡的穴道,我不过给外子风府,耳后两穴下针……也是他本身便醉得不轻,倒让贤侄见笑了。”

    “刚刚婚约之事……雅南方才七岁,还请勿要当真了……”

    一边说着,一边面含着抱歉却坚定的神色朝着王安风行了一礼,少年连忙闪在一旁,避开了妇人此礼,定了定神,方才笑道:

    “不过是醉酒戏言……我也喝了点酒,脑袋昏涨,明日里估计什么都记不得清啦……方才李叔,可有说了什么吗?”

    妇人看着王安风没有丝毫异色的面庞愣了一下,随即便也笑道:“是婶婶想差了,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安风又笑了笑,看着一旁昏睡过去的儒雅男子,道:“李叔醉成这个样子,敢问叔叔婶婶房间是那一间,我给送去床上。”一旁的妇人看着酣睡的夫君,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恼怒,恨恨地道:“酒量差却肆意饮酒是为不自知,面对幼辈不能以身为则是为不守礼,口出妄言是为不定,君子十诫一次便破了这许多个,活该他在此地受凉!”

    “风儿不必管他,来,婶娘给你备好了客房,好生洗漱休息罢。”

    一边恨恨地埋怨李康胜,但是转眼却和颜悦色地拉着王安风离去,少年回身看一眼那脸上沾染了墨汁的李康胜,心中叹道:“果然,酒能误事,影响心性,使人能为不敢为之事,却也能够惹出许多的麻烦,师父果然没有骗我,酒不可碰。”

    出了书房,转过个弯便是他住的偏房,并没有多大,但是却收拾地极为干净整洁,换上了崭新的被褥,王安风和李康胜的妻子告声夜安,洗漱之后,便躺在了床铺之上,是和自己大凉山中硬板床截然不同的触感,如春日新芽一般将他柔软地包裹,口鼻间一阵药材香味。

    躺在这床上,王安风却久久难以入眠,今日第一次和别人动手,而且还极为轻易将数名壮汉击败,不由得令他心绪有些翻滚,刚刚在外面还能够守着父亲教导自己的礼节,但是现在独自一人却依旧感觉到了一种极为兴奋的情绪。

    在心中默念了数遍‘君子慎独’,那兴奋之情却是越发高涨,突地想到自己今日里还不曾去少林派,心道现在到了李叔家中,又已经入夜,消失半个时辰也不妨事,当下便抬起手臂,对着那串佛珠低声道:

    “我要回少林寺,找师父!”

    ,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