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二章 少年王安风的第一次动手
    声音落下,那青骢马长嘶一声,迈开脚步来如同踏着云雾一般,转眼便远远去了,显然并非一般马匹,而就在那少年离去的瞬间,那些原本安坐的商贾们一个个便如同是座椅上安了弹簧般猛地跃起,朝着地上那明晃晃的银子扑去,你推我搡,叫骂不绝。

    一个凉茶铺子,转眼就如同是武斗场一样,夹杂了各地方言俚语的叫骂声嘈杂而刺耳,间或夹杂着痛呼之音,让王安风心中升起了些厌恶,收拾了收拾包裹和吃剩下的干粮碎屑,将那茶壶小心安放在了青石之上,这才迈开步子离开,因为休息了好一会儿的缘故,身躯的酸痛已经弱了许多,当下调用内力,施展开健步功大步而去,竟是一眼都没有看那银两一眼,更不必说仗着武艺抢夺。

    一路行走了又不知多远距离,直到月上柳梢才看到了一座小小的道观,进去说明来意,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早起来,因为他计算过自己去少林的话外面会过去半个时辰时间,突然消失怕是要吓着旁人,因而只是在院里打了两趟拳,替老馆主将院落洒扫了一遍,才告辞离去。

    忍着身躯的酸痛又是奔袭了一日光景,到天色昏暗的时候,才终于看到了远远的那座县城,心中松了口气,凭借着‘照影帖’确认了身份,入了这县城,只觉得眼前微亮,现在天色已暗,如果在村子里怕是已经人影稀少,可这县城当中却依旧灯火通明,灯笼高照,行人往来可见盛世繁华。

    一路疲惫,突然来到了这么个繁华的地方,王安风脚步不由得放缓,瞪大了双目看着这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叫卖的商贩,随即驻足在一处小商贩处,闻着那诱人之极的肉包味道,肚子里不由得翻腾起来,那青年小贩看他样子,便笑道:“这位小哥儿可是有些饿了?咱们家猪肉包子可是用上好的猪五花,活着白菜鲜蘑细细切了,皮薄馅儿大,只要六枚大通宝便能拿一个。”

    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就掀开了蒸笼盖子,只见里面一排排列着白生生的肉包子,香气扑鼻而来,王安风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从怀中摸出了十二枚铜板儿,想了想又放回六枚,只取一半给那商贩,笑道:“烦劳店家,给我取一个便好。”

    “好嘞。”

    那青年收好了银钱,麻利地夹出一个递给王安风,少年大口咬了一口,只觉得满嘴流香,果然好吃,青年商贩一边盖上蒸笼,一边将白布搭在肩膀上,笑道:“这位小哥儿口音有些生,可是第一次来咱这城?”

    王安风微微点头应承,嘴里面则是大口吃着包子,几口咽下肚去,呼出一口气来,擦了擦手,方才抱拳问道:“劳烦,小弟有件事情想问,请勿见怪。”

    青年见他生的清秀,又客气地很,笑着摆手道:“问罢问罢,咱又不是那些读书的老爷,你也太客气了。”王安风笑笑,转口问道:“我听说咱们这城里,有一位姓李的大夫,不知道店家可知道?”

    “李大夫?”

    那青年愣了愣,上上下下打量了下王安风,见其不是什么歹人模样,才摇头叹息道:“他,知道自然是知道,疏经活血的手法熟练地很,平日里也与人为善,可惜这段时间却过的不甚安生啊……惹上了城东那群王八,就是有千贯家财也经不住折腾啊……”

    王安风微怔,开口询问了李大夫家位置和遇到的事情,道谢一声,转身便大步离去,此时行人颇多,他心中稍微有些着急,不自觉便用上了少林健步功的功夫,那青年在后头只看着一袭蓝衣的少年几个跃步,就如同奔马一般远去,只在路上惊起了一阵阵惊呼尖叫。

    李大夫家的医馆离得并不远,以王安风此时的脚力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拐到了那条街道上,远远就看到一个地方围了一圈儿看热闹的人,疾步赶过去,却发现人挤人,根本没有留下丝毫能够挤过去的缝隙,里头听见了几声嘈杂怒骂,突地一声兵器脆响,随即就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和妇人的啜泣。

    王安风心中微急,旋即便又镇定下来,双目四扫,朝后退了十几步,定了定呼吸,双目精光一闪,提气踏步,运转健步功冲上前去,临近那行人的时候狠狠咬了咬牙,内气一提,身形如虎般猛地跃起了近两米高,一脚踏在了那汉子肩膀上,将其身子踏地一软。

    而此时他身在高处,已经看到了一对中年夫妇伴一个小孩,被五名粗壮汉子包围着,为首一个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揉着拳头走向那梗着脖子的男子,少年心中还来不及害怕,身子就已经在行人肩膀之上连连踏步,如下山猛虎般直接跃入了数人包围之中,刚刚落地,趁着那股冲锋之势,右拳自肋猛地旋转砸出,左掌如山石而落,伴随着滚滚内气,直接砸在了那为首壮汉的双手手腕之上。

    “啊呀!”

    那壮汉惨叫一声,空门登时大开,而王安风此时第一次和人动手,刚刚出手全凭心中一腔激愤,此时心中一片空白,看着前面的对手,径直一招中平拳砸在了其腹部,将其砸得横飞出去,而这个时候,周围那四个泼皮汉子也反应了过来,先是吓了一大跳,等看到不过是个半大少年,就一个个吼叫着攻了上来。

    王安风心脏如雷打鼓,脑海一片空白,但是这段时间每日里接近七个时辰,十四个小时的拳术修行成功令他的身体形成了本能反应,看着前头迎面打来一拳,右步后撤,双臂栏架稳稳将那一拳头接住,师父传授武学时候的话语在脑海之中流淌而过,自然而然拧腰旋身,右臂曲肘,如枪锋盘旋一招反身断肘直接砸在这个泼皮肋骨上面,内气灌注,只听得一声咔嚓,那身高体胖的泼皮惨叫一声,如垃圾一般直接打横飞了出去。

    左手抬起顺势截住一拳,步伐一变,右拳化为掌刀猛地向上一举,脊骨发力达于手指,直接点在了另一人喉骨之上,趁势上托,那泼皮汉子下巴咔嚓一声,直接脱臼,嗷呜一声翻身倒在地上打起滚来,另外两个脸上狞笑一滞,脚步下意识停住,可现在脑袋几乎没有思考能力的王安风却不会就此罢手。

    脚下下意识用起健步功身法,身形如猛虎下山,猛地扑将上去,步法换为左弓,右拳变掌内环半周将对手那拳接住,左掌握拳,向外横击太阳穴,那汉子怒吼声音戛然而止,死了般软倒在地。

    “老刘?!老张?你,你不要过来!”

    “你再过来我报官了!救人!救人啊啊!”

    最后那一个络腮胡大汉脸上的呆滞化为惊怖,如受惊小姑娘般高声尖叫起来,双臂乱舞,却被一拳穿过臂弯,王安风右臂一屈,左手扣住自己右手,身子以健步功之法猛地一进,右肘顺势抬起,气势凶暴地砸在那泼皮下巴上,后者眼前一黑,直接软倒昏迷了过去,直至此时,少年大脑才缓缓恢复清明,喘着粗气,挺直身子环顾左右,只见到一地的壮汉惨叫,方知自己此时一身内功拳术,已经远不是寻常壮汉可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