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章 离伯的犹豫
    以一双肉拳生生砸断了两棵合抱之木,还能够扛在肩膀之上自陡峭山路而下,面色如常,但凡是个武者便知道这少年若非是天生神力,那便是修行有成,何况是柳天元这个世家弟子,心中颇有几分爱才之心,但是正当他打算上前交好之时,耳畔那道苍老的声音却冷不丁地开口道:

    “柳家小子,那请帖老头子拿走了,承你父亲的情,大凉村地方偏,也穷,没什么东西好看,趁着天色不迟,早些去罢。”

    柳天元微微一怔,转头看去时候,身旁只余一个空凳子,哪里还有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急急探手入怀,那道父亲亲自手写的雏凤贴也早已经消失不见,而自己却没有丝毫察觉,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骇然道:

    “这老头好可怖的功夫!”

    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怀中信帖,那去取他性命自然也是轻而易举,不会比取信更难一分,当下按捺住了心中的心思,招呼左右,趁着那少年被三五木匠团团围住的时候,急急便走,等着王安风将那两棵大好树木换了两钱银子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人影,桌旁唯有那蓝衫汉子叉手看他笑道:

    “安风啊,你可是来得迟了,这里方才来了位少侠,呼啦啦带着一大堆人,那排场可大地很,你真应当好好看看才是。”

    王安风愣了下,随即无所谓地笑着摇了摇头,道:

    “馆主大叔,我又不认得他,他也不认得我,既然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没有见到也就没有见到了……”

    那汉子闻言却哈哈大笑道:“他和咱们是没有什么关系,和你小子可大有关系!老大的关系了!”

    “和我有关,难道说是来找我的?”

    “嘿嘿,这我可不能说。”

    那壮汉嘿嘿一笑,止住话头不再多说,转身几步走回了自己的毯子上,抽手从布囊里取了一柄尖刀,这村子里住户不多,他虽然开了武馆教授孩子们一些防身的拳术,可也在后院里养猪,每到猪成就客串两天屠户,手腕一转那剔骨尖刀耍出来一串儿寒光,刷刷两下从案上割出一大块五花,拿荷叶包了,细绳细细捆缚,甩手仍给王安风,笑道:

    “诺,这是你小子今日的肉食,你小子现在啊,食量是越来越好了,不错,不错,能吃是好事,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不妨去问问那离老头儿,反正你这肉有一大半都要给那老头炸了下酒,我就不多嚼舌头了,哈哈哈。”

    看馆主已经开始转头招呼其他村民,王安风无奈笑了下,抬手数出了一份碎银,轻轻放在案板上,然后整理了下衣服,朝着那壮汉微微行了个礼,便转身往回走,一如往常将肉三七分作两份,将少的一份收好,再提着肉食朝着离伯家中走去。

    虽说他正练武,可离伯嗜酒如命,食量竟是比他还要来地厉害,一壶淡酒,一份猪肉,酒尚未干,肉就已经见底,着实骇人,一路行去,周围村民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古怪,他心中好奇,可既然馆主说一切去找离伯,也便没有去问,只是径直来了那座熟悉的屋子前面,只见木门大开,离老头一人坐在石桌旁豪饮,白发如狮,仪态疏狂。

    此时已经入秋,叶落如雨,可老人身周方圆却无一片落叶,与周围环境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王安风心中微愣,但是却没有多想,提着猪肉走上前去,笑道:“离伯,今日可好?我给您送些肉食过来,刚刚宰杀的肥猪,正好下酒。”

    离老头抬眸看了眼王安风,却不说话,只是又抿了口酒,许久后才缓缓道:

    “我见你每日里上山,拳术精进不少……”

    王安风不解其意,挠了挠头,老实应道:

    “我也不知道,师父说我的拳术等级还不够,不能传授我接下来的罗汉拳。”

    “罗汉?”

    “嗯,师父说杀尽一切烦恼即为罗汉。”

    “杀尽一切烦恼?!”

    离老头微微一惊——破除烦恼本是清心,可杀尽一切烦恼此句话中却隐隐含着一丝浩大杀机,虽是杀念,却又堂堂正正,心中对于那未曾见面的所谓师父更加高看一筹,看了一眼王安风的双拳,心中自嘲一声道:“既然有此师父有此天赋,未来入江湖几乎是必然的,离经道啊离经道,枉你江湖杀伐,连这个都看不清吗……”

    只可惜……他终究没法子当个快快乐乐的山村乡民了……

    心中喟叹,双眼却再度清明下来,离老头嘿嘿笑了一声,从怀中抠抠搜搜摸出了一个东西,随手递给王安风,咧嘴笑道:“拳术不错?那我就不担心了,你小子替我跑个腿吧,这东西是我老友送来的,你给我送到忘仙郡郡城北边那座山庄里去,回来有你小子的好处。”

    “送信?”

    王安风好奇接过了那封信,入手一片细腻,一阵清幽香气扑鼻而来,其上没有半点字迹,只有一只凤凰,寥寥几笔,振翅欲飞之势便跃然纸上,就算是王安风不通书画也能够看得出这凤凰笔触非凡,赞叹道:

    “好画,想不到离伯你竟然有这么高明的画工!”

    离老头正仰脖咽酒,闻言暗搓搓翻了个白眼,将酒葫芦反手砸在石桌上,抬手一擦嘴边,拉高了声音,拍桌子叫道:“好了好了,一路上有你小子看的,一句话,说,去是不去?!”

    王安风手中摩挲着那信帖,心中想着来回路上虽也影响修行,却也没有多长时间,便笑着应承道:“这有什么,一封信而已,离伯你交给我便是。”

    “那好,现今已经八月初了,你须得十五月圆之日送去,不能早,更不能迟,这里有壶酒,你去那山庄附近县城里面,找一家姓赵的大夫,先在他家稍住两天罢……”

    见他答应下来,离老头微微颔首,随手不知从何处取了一个黑沉沉的酒壶,随手抛给王安风,入手极沉,一片冰凉,竟然是纯铁打造,上面密密麻麻繁杂的纹路,还不曾靠近就能够闻得到一股极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只是闻了两下,便有一股殷红之色浮现在了王安风脸庞上。

    “好了,臭小子你既然有了功夫在身,就自个人想想办法怎么去郡城,老头子我要料理猪肉咯,过来搭把手。”

    离老头看见少年脸上的骇然失措,不由得意地笑了两声,随手拎起那颇有几分重量的猪肉,便毫不客气地开始使唤起来,王安风定了定神,将那酒壶挂在腰间,就跟在老人后面进了屋子,只消得片刻时间便有阵阵肉香顺着炊烟飘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