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章 客来
    心中打鼓的王安风跟着圆慈一路行走到了少林寺的后山之上,一株株高大的树木密密麻麻地占据在这山上,高大的僧人走到了一株树木旁边,指着这颗树对少年道:“伐木所用,无非是柴薪或是家居木匠所用,纹理细腻,树干笔直者,要比那些长得歪斜之树值得更多银钱。”

    “当然,也更加坚硬,不好摧折。”

    王安风看着那足足有一人合抱的树干,脸庞皱在一起,道:“师父……我,我再问一句,您是要让我拿肉拳头去砸这树?”

    “合该如此。”

    “少林重外功,你以双拳撞击树木,内劲勃发,以内功线路运转,自然而然有锻体之效,又能增加拳术修行,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圆慈微微颔首,理所当然地开口道,少年脸皮子抖了抖,抬眼打量着这颗粗壮的树,叹气道:“那师父您须得给弟子准备些伤药……”

    要不然弟子的手怕是要废。

    “伤药?哈哈,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内功这件事?”

    僧人微怔,随即便摇头大笑,道:“以内力护住经脉,内气不绝,你最多只是受些皮肉伤,不妨事,内气耗尽之后,再自行以纳气丸打坐,动静结合,内气方有修行之效。”

    “来,为师先教你我少林武学,你毫无武学根基,便先修行少林长拳,娴熟之后可修罗汉拳,这套武学有三十二势,可说到底,不过只是攻防虚实以及一套杀招,手足并用而重肘,你且看好。”

    笑罢之后,圆慈随意摆开架势,一边解释,一边朝着那颗老树攻去,招式朴实却又浑厚难当,拳肘其上,或砸或冲,那颗巍然不动的老树啥时间便抖落了满地的落叶,王安风的双目无意识瞪大,丝丝缕缕的光尘从周围的世界朝他涌来,汇聚在双瞳之中,让圆慈的动作在他的眼里逐渐放慢。

    “嘀——进入剧情学习模式·少林长拳。”

    在原本未变异之前,这个剧情原本是给予参与者第一套武学技能,但是在此时显现在了王安风眼前的却是一整套三十二势少林长拳,发劲的方式,以及经脉内力的流向,无比清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前所未有的一个真正的世界,他无可遏制地便沉迷了进去,看着圆慈的动作下意识地手舞足蹈模仿起来。

    咔嚓!

    伴随着一声巨响在耳边乍响,王安风从那种特殊的状态之中苏醒了过来,眼前那颗老树已经在圆慈双拳之下被粗暴地砸断,重重砸在地面上,扬起了大片的灰尘落叶,满面平和的僧人弹了弹衣摆,神态闲适地像是喝了一杯香茶,王安风满脸敬佩地道:

    “师父你好厉害……”

    圆慈轻笑两声,道:“我刚刚只用了和你相仿的内劲,你若能够勤修拳术,也能做到这样子,到时候,你便不必担心银钱不够了。”

    “这边上树木繁多,你何不现在便去试试?这是今日的纳气丸,内气不足,便去吞服打坐。”

    “是,师父!”

    王安风双目发亮,朝着圆慈一礼,便取了丹药,性质颇高地寻了一颗老木,按下心气,扎稳了拳架,先是闭目回想了下刚刚所见的一幕,随即双目猛地睁开,清喝一声,调用了体内内力重重一拳打出,毫无半点花哨地砸在了那颗巨木之上。

    这颗老树不痛不痒地晃了晃,可少年却只感觉一股酸胀痛楚之感从拳锋处浮现,随即顺着经脉内气直接蔓延全身,不由得咧了咧嘴,可身后便是师父,便只得咬了咬牙,身形后撤,一记反身断肘斜斜砸下。

    圆慈看着少年一丝不苟地练习着长拳,微微满意地颔首,那张面庞之上有些许赞赏。

    姓名:圆慈。

    门派:少林派

    主修功法:金刚不坏神功十二层。

    部分背景特效:拳术宗师……

    ………………………………………………

    这一日王安风从少林归来之时,已经如没有了骨头一样,浑身瘫软地躺倒在了床上。

    足足砸了五个时辰的树,五个时辰!

    体内内力流过不再是温暖如春,而是一种火辣辣的痛楚,浑身酸胀难忍,双拳更是一片通红,若不是有少林丹药养了身子,怕是早就成了废人。

    在硬板床上瘫了不知多少时间,腹中早就如雷鸣一般,勉强翻身下来,踉跄走到了米缸那里,将剩下的粮食草草淘洗了一边,随即直接蒸熟,顾不得烫嘴囫囵吞下,感觉那种饥饿感被缓缓填充的感觉,他险些哭出来,等到看着足足三天的粮食被他一顿饭吃了个精光,小小的少年捧着个锃光瓦亮的粗陶碗,一脸绝望。

    放下碗筷,发酸的手掌握了握,王安风目光不由得偏向了那张硬板床上,但是旁边干净地能让老鼠哭出声来的米缸却让他的双目再度变得坚定起来,呼出一口浊气,握紧了双拳便大步走了出去,顺着老路上了大凉山。

    以拳术打树,内气耗尽便打坐恢复。

    这一日到日暮之时,他带着一堆枯木枝桠走了下来,换了远逊往日里粮食,进了房门之后,瘫倒在床,宛如烂泥一般。

    第二日,从少林归来之后,吃尽了全部的粮食,大步上山。

    这样的日子,一去便是足足百日时间。

    “离老前辈,晚辈奉家父命令,给您送这帖子来,却不知是哪位英雄少年,能够得前辈青睐,亲自写信要这一封雏凤贴。”

    一名穿着墨色劲装的青年坐在了村子里唯一算是酒楼饭馆的地方,朝着前面发如狂狮的老者含笑发问,虽说表现地算是不卑不亢,但是无论姿态还是说言语,都充满着恭敬,身后饭馆子里的老李已经被撵出了厨房,尴尬地站在一旁,鸡爪子似的两只手把那一锭银子攥的紧紧的。

    厨房里头,现在是忘仙郡的一流大厨在亲自操刀,桌子上面,是当年青莲剑客最爱的美酒,只是逸散的香气就勾地周围旁观的村民大口咽着口水,只是那老者却自顾自地喝着自己酒葫芦里面的浊酒,满脸清淡漠然,虽说穿着一身破旧衣服,却满是世外高人风姿,看那青年一眼,嗤笑道:

    “是你爹让你这样问的?”

    “晚辈只是有些好奇,这帖子发给整个忘仙郡十五岁下的少年侠客,离前辈久不履江湖,呵呵,说实话,今日之举,也不止小子好奇……”

    青年微笑着摇头,离老头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前者只感觉心里一突,身上莫名有些寒意,脸上却还是那种不失态的微笑,老者打了个酒嗝儿,慢悠悠转过头去,随手指着旁边几位中年男子,问道:

    “你柳家专擅暗器,想必眼力不错。”

    “前辈谬赞。”

    离老头摆了摆手,道:“那你告诉我,他们身份为何?”

    英武青年看了那几人两眼,胸有成竹地轻笑道:“这有何难?这几位兄弟穿着衣物虽然朴素,但是布料显然比这大凉山村民要好上一筹,当时附近县城居民,十指臂膀粗壮有力,想来是做惯了力气活,大凉山山脉出产不少好木料,看他们目中灼热,应当是附近来此收购木材的木匠罢……”

    “此时正午,他们若来怕是从清晨便得出发,想必今日是大凉村交货的日子。”

    声音温厚,却带着些许自得肯定,老者嗤笑一声没有回答,一旁一位穿着一领蓝衫的壮汉便已经大笑出声,道:“这位少侠好强的眼力,可还是有一点说错了,我们大凉村上货时间是每月初十,再来也是咱们给人家送去,哪里有他们来这里抢收的道理?”

    “这……”

    青年神色微怔,脸上浮现出了些许尴尬之色,便在此时,一旁的老者突然开口道:

    “柳家小子,你不是想问老夫举荐的是谁吗?”

    “他来了。”

    青年微愕,周围的那些木匠也如看到了食物的野狗般冲着村口冲了去,极目远看,只看到两颗一人合抱的粗壮老树被人扛着,那老树如怪物一般枝桠横生,但是扛着它的却是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人,眉目清秀,身量笔直,略显消瘦的身躯竟掩不住一身刚猛浩大之气,一步一步,朝着这村口走来,每一步落下都极稳,更是极轻,树木裂口之处满是拳痕,显然是被人以一双肉拳,生生打断!

    “?!”

    青年瞳孔微微收缩,心中回想自己在这个年岁时候能否做到这一点,得到的结果令他心中却有些挫败,旁边老者咽了一口浊酒,双目看着那扛着老树的少年,悠然道:

    “这树纹理细腻,材质坚硬如铁,且入山极远,寻常壮汉须得三五日才能伐得一棵,托运下来也得数日,整个村子约莫一月可得十来棵,而他每日便可得一棵,今日里来,每日两棵。”

    “可入得你雏凤宴,与百家争锋?”

    青年敛去眉眼骇然,缓缓吐出一字。

    “……可。”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