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章 离伯
    眼看着那些孩童脸上的呆滞,逐渐化为了震撼,继而便是难以遏制的自豪之感——于大宴之上,在上千贵人乃至女眷之前,令一方中兴雄主如伶人般起舞助兴,一位王者吟诗相合,短短一句之中展现出的浩大气魄几乎扑面而来。

    浩浩大秦,如日方升!

    “你个臭小子……”

    老者一把把王安风拽了过去,气急道:“我白白养了你这么久,你就这样对我?!”

    王安风挠了挠头,老实道:

    “离伯,再饿不能骗孩子的吃的,我爹说了,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还有,是我在养您吧……”

    “你……你你你!”

    老者被堵了一句,气得吹胡子瞪眼,最后抬手重重给少年头上来了一个爆栗,瞳孔之中微不可察地浮现出了一抹诧异,本来要收回的手掌直接反手按在了王安风的头顶,把他按得坐在地上,像是揉猫一样把他的黑发揉的凌乱,微蹙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嘿嘿笑道:

    “咱接着讲,被这臭小子打断了去,接下来不讲什么朝堂趣事了,咱再来说一说这青锋煮酒的快哉江湖,讲一讲那纵横天下的诸多侠客!”

    “好哦,好!”

    “我要听诗剑双绝的青莲剑侠!”

    “要听踏步虚空的绝世神偷才对!”

    无论是男孩子还是更为文静些的女孩子,听到江湖二字眼瞳里面都快要放出光来,而被老者按在地上的王安风也微微一愣,对那原本并不是十分关心的江湖事莫名就有了几分期待的感觉,也不挣扎,就那样坐在老者旁边,后者斜眼看他一眼,嘿嘿笑了下,手里头酒葫芦当成惊堂木,重重一拍,眉眼横扫四方,抑扬顿挫地道:

    “今天,我们不说那诗剑双绝,也不说绝世神偷,我们说说这些游戏人间的侠客高人们,背后的诸多门派!”

    “天下安定,我大秦有七大宗门,立于这浩瀚万里江山之上,其中高人辈出,天下绝世榜之上,尽皆榜上有名,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精彩,每一代更有每一代的超越,其中若论剑道,天山一脉取天山之寒意凛冽,孤高凌厉,天下剑客尊其为圣地,此外山水之间一叶轩,精通儒门笔墨山水御敌之道,门中弟子非但容貌俊秀,更是精通君子六艺,各有衍生绝学。”

    “七大宗派之下,门派之多数之不清,修行之道,也各有特色,但是始终脱不开数千年前武圣论武时的道路。”

    声音微微一顿,老者视线从那些孩童脸上掠过,看到那些渴望之色,才又笑笑,缓声道:“初始为筑基,分有内外之别,外功武道,以体魄为先,气血雄壮,练至大成,往往足以以血肉之躯硬抗刀剑,而内功武道,则是以呼吸吐纳之术,在体内养一道内气,内气充沛之时拳脚相向,力道之大毫不逊色外家好手,腾挪转移也更为灵动。”

    “可惜内气虽强,终有耗尽之时,而外家高手体力之强,足以比拟山外野兽,两者相争,若内家武者不能在内气耗尽之前制服对手,其性命危矣,而外功武者不能硬桥硬马将对手击败,就只能生生扛着,耗尽对手内气,方有一线胜机。”

    王安风闻言若有所思,感受着体内那一道温暖的气流,心下恍然,看来圆慈师父修的是内功一脉,不重体魄,身旁老者看他一眼,微微笑了下,也没有继续说接下来的修行境界,转而话锋一转,谈起了江湖之上那些在筑基阶段就已经颇有逸事流传的江湖少侠,讲得舌灿莲花,下方孩童如痴如醉。

    直至头顶上太阳火气上升,村子里传来了各家父母的呼喊声音,老者才意犹未尽地砸了砸嘴,不再多说,这些孩子们见没了故事可听,也都拎着自己屁股下的小板凳,一哄而散,老者懒散地靠在自己的藤椅上面,酒葫芦往边上石桌一放,慢悠悠地道:

    “说吧,臭小子,你体内那一道内气,哪里来的?”

    王安风微微一怔,娴熟接过了老者的葫芦,一边转身在缸里又灌了一葫芦淡酒,一边老实地应道:“您看出来了?”

    “废话!”

    离老头狠狠地瞪他一眼,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没好气地道:

    “老头子我还没瞎!”

    “双目莹光内藏,气息活泼,这显然是修炼内功,甚至于是内功小成,真气化生之后的反应,你小子,竟然连我都瞒着,真是该打,该打!”

    “离伯您眼力真好。”

    王安风挠了挠头,把手里的酒葫芦递给老者,心悦诚服地道:“看一眼就什么都知道了……”

    “切,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离老头眯着眼睛,满脸自得地接过了少年递来的酒葫芦,只是额头却渗出了些冷汗,在心里暗暗嘀咕道:“奶奶的,险些阴沟子里翻了船,要让他知道我是碰到他的身子才感应到那一缕内气,面子就挂不住了……”

    “好险好险……”

    举起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离老头眉眼舒展开来,右手搭在椅背上,白发如狂狮乱舞,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慢悠悠地问道:

    “老实交代吧,臭小子。”

    “这门内功,你修行了多长时间了?”

    王安风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四个多时辰……吧?”

    “我好可指点……噗呲!”

    刚刚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老者一口酒直接喷了出去,随即便剧烈地咳嗽起来,老脸涨的通红,把王安风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去把手在老者的背上帮他喘气,却见老者直接把手里的酒葫芦一扔,臭骂道:

    “咳咳咳,挨千刀的葫芦,里面竟然落了片树叶,险些钻了喉咙里,咳咳咳!”

    满脸愤懑之色,心中则是跟见了鬼似地倒抽口冷气:“四个时辰?四个时辰?!这臭小子从来没有说谎,也没有感觉到他有修行内功的时候,莫不是真的只用了四个时辰?”

    “这混小子的天赋难不成真这么恐怖?比拟七大宗门嫡传的武道天才?!”

    “老子当年看走了眼不成?!”

    而在这个时候,王安风已经把那酒葫芦给捡了起来,取来井水清洗起来,老者眼珠子转了转,落在了少年身上,心中想要问一下他究竟从哪里学来的功夫,可即便是再如何天才,没有高人护持也绝对修不成内功,而随意打探门派师承在江湖上是绝对的禁忌,兼且那道内气阳刚正大,绝非是邪派路数,想了半天,也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可这个念头消了下去,另一个念头却慢悠悠地飘了起来,老者看了看王安风的身影,眼中神光微微闪烁着。

    “离伯,葫芦给您洗干净了,这是馆主家送的猪肉,我给您放这儿了。”

    正在此时,少年松了口气的模样,转身几步,把洗干净的酒葫芦放在了石桌之上,旁边便是那用油纸包好的猪肉,然后冲着老者笑笑道:

    “离伯,我房里还有些柴火要卖,就先回去了啊,您什么东西不够了的话就跟我说,我给您送来。”

    “去去去,我这么大岁数离了你还活不下去了?”

    老者翻了个白眼儿,摆摆手让他快滚,整个人缩在藤椅上,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双目平静祥和,微风吹乱了他苍白的乱发,仿佛和这一个孤独的小院落融合在了一起,突地轻叹口气,随手拿起葫芦灌了一口,神色微僵,反手直接把葫芦砸在地上,破口大骂道:

    “酒呐?!”

    “老李子又唬我,好酒一股子淡酒味,淡酒怎的一股子井水味儿!”

    “我,我拆了你的小破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