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章 真实与虚幻
    之后两人便不再多有交谈,王安风心里面想了想度化恶人的事情,就又转回了村子里的琐事上,想着回去要给馆主喂猪的事情,想着离老伯一个人居住,上一次去看望也已经是三日前的事情,有心要和圆慈说下,却又总是会被后者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去,心中不由得憋闷。

    直至入了一座偏殿,殿中有一位穿戴盔甲的明王雕塑,怒目圆睁威风凛凛,左右也各有年轻僧人习武练功,圆慈选了一处较为安静的蒲团,让王安风坐在蒲团上,从怀中取出了一本薄薄的书籍,看着他温和开口道:

    “你此时初入少林,没有武学基础,我此处有一门《一禅功》,是我这一脉入门之基础,你先学会……”

    “《一禅功》?”

    王安风愣了愣,下意识接过了那本书籍,可是在书籍碰触到他手掌的时候,这本枯黄色的书籍直接化为了一团氤氲的柔光,然后涌入了他的身躯之中,把他吓了一大跳,险些就要直接一跃而起,就在这个时候,圆慈的手掌已然轻轻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沉声肃喝:

    “静心,凝神!”

    一声肃喝,宛如晨钟暮鼓,王安风只觉得身子微微一颤,心中杂念顿消,霎时便一片澄澈明净,而就在他心中安稳下来的时候,一缕缕微弱却清晰的气流感觉在他的体内浮现,然后绕着一个特殊的脉络开始缓缓运行起来,只觉得周身一阵暖洋洋的,耳边传来圆慈低沉的诵经声音,意识不觉放松,继而仿佛落入了河中,顺着这河道缓缓流淌前行。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沉静的诵经声音一直在他的耳边不急不缓地响起,直至那似有若无的气流已然壮大,一抹温暖的感觉浮现心头,继而直接坠入了丹田之中,他才身躯微震,缓缓睁开了双目,眸子里面一片温润平和,入眼处已经是一片宁静的夜色,月光皎洁,散落了一院。

    “这……这是……”

    王安风茫然地看着前方的夜色,犹自不明白,为何只是闭了下眼睛,便换了一副天地?

    “你醒了……”

    耳畔熟悉的诵经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圆慈平和的声音,颇有些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抬手抚了抚王安风的头发,笑道:

    “一次入定便能够有四个多时辰,已然入门,习得《一禅功》的第一层,资质不错,却也不可洋洋自得。”

    “四个时辰?你……圆慈师父,你一直……”

    王安风瞪大了眼眸,看着青年平和含笑的面庞,外面天色的变化,以及四个时辰这句话,他并非憨傻,当下便明白了这四个时辰都是这个今日才第一次见面的圆慈大叔在守着自己,外面寒露已重,而这大殿除他们外早已经空无一人,不由神色微动。

    深吸一口气,少年起身极为肃穆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继而学着父亲所说跪拜真真正正授业恩师所用的礼节,以三拜九叩之礼朝着圆慈拜下,口中道:

    “徒儿王安风,见过师父。”

    圆慈眼中闪过了一丝数据流,作为系统设定的产物,他并不会产生感情,即便性格也不是提前的设定,在与主服务器失去连接的情况下只会按照原本的数据库进行分析处理,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察觉自己的程序运转模式因为某种原因而偏离了原本既定的轨迹,隐隐有些加速,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笑意,抬手扶起少年,取笑道:

    “之前随意便应承下来,此时又何必如此大礼参拜?”

    王安风起身,认真地道: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父亲只有一个,而师父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认的。”

    “那现在便可以了?”

    少年点点头,应道:“离大伯说,无论是行走江湖,朝堂之上,还是说在小山村里面讨生活,其实都一样,听其言而观其行,就可以下判断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够婆婆妈妈,可也不能蠢到别人说什么,便信什么。”

    圆慈那张平和的脸庞之上浮现出了极为明显的惊愕,继而便直接大笑出声,眉目张开,原本的平和便化为了一种江湖豪侠般的磊落不羁,连连抚掌大笑道:

    “哈哈哈,不错不错,听其言而观其行,不错不错,却是不错。”

    “资质尚可,天性也合我胃口,合该当我的徒弟!”

    “今日传你的《一禅功》记得每日内修不停,此有纳气丹十枚,今日修行时分次吞服而下,全部化开,当助你修行一臂之力。”

    大笑声罢,圆慈嘴角依旧含着一抹笑意,探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细颈粗瓷瓶,直接扔给了王安风,后者也没有丝毫的扭捏,直接便收到了怀里。

    长者赐,不可辞,辞则失礼,王安风学着圆慈诸僧单手竖立胸前,道谢道:

    “多谢师父……”

    “嘀——玩家在线时间已达游戏世界十个小时。”

    “按照《虚拟游戏防沉迷法》规定,十三岁未成年人每日最长在线时间为地球时间一个小时,现在强制脱离游戏,请到室外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

    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女性声音,眼前师父平和之中隐隐不羁的模样直接凝固,继而如烟似雾般缓缓消失,而与之一同消散的还有那恢宏庄严的大殿,院外散落了一地的皎洁月光,王安风微微一愣,只感觉眼前一花,便已经从烛火摇曳的少林偏殿变成了茂密的丛林,整个人平躺在地,阳光洒落在脸上,暖洋洋地让人止不住犯困。

    “这……是梦吗?”

    王安风双臂撑着地面坐起,整个人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所数息的一切,身后就是砍好的枯柴,上面没有一点寒露,掰地齐整好用,手里面握着柴刀,周围的环境熟悉到闭着眼睛都不会认错。

    “……是梦啊……哈,我就说嘛……这是想学武想得魔怔了啊……”

    “做梦都能梦到拜师,少林……少林……”

    少年双臂伸展,任由自己又躺倒在地面上,自嘲了两句,只是胸中却满是怅然若失之感,毕竟只是少年人,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着实让他很是失落,可偏生这林子里的鸟雀却不懂得看气氛,在林梢之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王安风心里有些烦闷,翻身坐起,随手捡拾了一个小石子,赌气般朝着那些鸟雀砸了过去。本来只是想要驱散一下乱叫的鸟雀,但是在石子出手之时,手臂却突地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热流,径直涌入五指之上,小小的石子几乎如弹弓射出一般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笔直砸在了一只叫的最欢的麻雀身上。

    那小鸟连个反应都没有,直接倒栽葱似地砸了下来,周围的鸟雀受惊一哄而散,可王安风心中的震撼却绝不会比鸟雀更少,如木桩子般呆愣愣坐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动作太大,一个物甚从他怀里跌了出来,在地面上咕噜噜滚了下,停在脚边,却是一个细颈粗瓷瓶,透着一股刺鼻的药香。

    “这是……一禅功!纳气丸!”

    “一切……都是真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