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章 入少林
    黄墙黑瓦,暗红色的大门,大门之上,一块鎏金牌匾之上写着三个大字,王安风曾经和他父亲学过一段时间的文字,那三个大字虽然有所不同,却也认得出是少林二字,只是第三个字却不曾见过。

    刚刚想要发问,而那青年就已经拉着他的手,跨过了这座古朴的大门,被约束的视野徐徐打开——

    青灰色的石板,两旁各有一座座建筑,风格肃穆端庄,一位位穿着灰衣,黄衣的僧人或是交谈,或是洒扫地面,动作平缓而有韵味,佛钟悠扬,隐约看得到前方演武场之上,近百灰衣武僧正整齐划一地打着一套异常刚猛强悍的拳术,每一拳,每一脚都将刚猛浩大四字彰显地淋漓尽致,呼喝之音,宛如龙虎咆哮。

    “练其道!”

    “喝!”

    “动其圆!”

    “喝!”

    “知其妙!”

    “喝!”

    “悟其禅”

    “喝!”

    “这……”

    王安风的脸庞之上浮现出了些许震撼,更多茫然——只此一面,武道大宗那种积蓄千年的厚重和底蕴,便在少年的眼前大气铺开,一旁青年牵引着他朝前缓步而行,少年只觉得意识都有些茫然,脚下轻轻踏上那古朴的青石,左右听闻僧人诵经,拳锋震荡气流之声,千年古树青叶轻轻落在肩膀之上,继而被吹走。

    他不再是观众,而是真真正正踏入了这浩大之中,耳边青年平和的声音不急不缓徐徐道:

    “我少林传承自达摩祖师,至此已有千年历史,根本内功《易筋经》,《洗髓经》列为天下绝世之位,其下演化出多门内功路数,攻伐之术则有七十二门绝学,只是绝学难得,须得有佛法修行化解杀伐之气,亦不可贪多,你初入少林,应当以基础为先。”

    “见过方丈师叔之后,你便入我少林门楣,清规戒律自是不提,不可杀生,不可**破色,不可饮酒,以及诸多戒律,否则自有戒律堂的师兄弟与你说道,轻则禁闭反省,重则废去一身武功,打下山去,你可清楚?”

    “我……”

    王安风茫然的眼神动了动,想到了馆主大碗饮酒的豪迈,以及自己父亲和离伯总喜欢抿上一两口淡酒,下意识地道:

    “其他我懂得,但是为什么不能够喝酒……听馆主说,外面江湖有一位狂枪客,最喜欢喝酒,常说喝酒为人生乐事,青莲客也只有饮酒才有绝妙诗篇流传。”

    “因为酒能乱心。”

    青年僧人平和地道:“酒能使胆怯之人豪勇,使人言不敢言,为不敢为,然已不是自身本性,若是本性弥坚,何必需要借酒壮胆?反倒惹出许多麻烦。”

    他侧过神来,手掌轻轻按在王安风的头发上揉了揉,声音变得温醇了些:

    “我所言者,只是我佛门清规,出家人不可饮酒,而你尚且年少,不曾成人,即便不入少林,也不能饮酒,败坏根基,听懂了吗?”

    “嗯,懂……”

    王安风看着眼前平和的青年,轻轻点了点头,虽然说这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却对这僧人有着天生的亲近感觉,对方淳淳教导的模样有些像他父亲教他识字时候,青年笑了笑,抬手揉揉他的头,笑道:

    “好孩子,方丈师叔便在前面大雄宝殿之中,你且来……”

    一路被牵引过了演武场,过了一方方肃穆的佛殿,迎来了最为庄严肃穆的建筑,每一处都透露着浩大和古朴,其上一方牌匾,上书大雄宝殿四字,气势恢宏,透过门窗可见到高大的佛像,一位穿着黄色僧袍,身披红色袈裟的老者站在佛像之前,眉目慈和,与那拈花轻笑的佛像别无二致。

    青年拉着王安风踏步走了进去,左手竖在身前行了一礼,略有尊敬道:

    “弟子见过方丈师叔。”

    “呵……圆慈,你下山游历数年之久,今日回山也是喜事……”老者抚了抚颔下白皙,慈和的目光落在了王安风的身上,笑了笑,道:“可是为了你身后的少侠?”

    “不错。”

    圆慈微微颔首,道:“此子名为王安风,燕京人士,有意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却只有些许粗略拳脚,弟子见其一身赤子童心,当为正道俊杰,不忍折于江湖,故而将其带回少林,愿收其入门墙,授其武艺。”

    一番话语说得王安风脸上一阵阵发烧,几乎要抬不起头来,偏生那老者却似乎没有一丝存疑,只是道了声阿弥陀佛,噙着微笑微微颔首,显然是已经相信了这句话,王安风一时间想要开口否认,可是看到圆慈那张平和隐含关切的面庞,否认的话却不知为何始终是说不出口,一时间只能够把头埋地更深了些。

    正当脸上烧得通红之时,老者已经走到他的身边,温和笑道:“孩子,我少林广授门徒,却也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你入我少林的原因已经明了,只有一个问题问你……”声音微顿,老者抚了抚颔下白须,郑重问道:“你若学武,路遇持刀之辈劫杀一人,你当如何?”

    “杀人?”

    王安风老实应道:“要看他杀的是什么人。”

    “哦?”

    老者含笑的眸子里面一道湛蓝色的数据流闪现而过,脸上浮现出饶有兴趣的神色,问道:“何解?”

    少年想了想,看着他认真道:“人有许多种,如果他杀的是好人,那我一定要阻止他,如果他杀的是恶人,那我就不管,世界上人那么多,但是少一个恶人的话,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情。”

    老者含笑发问:“可是恶人也是人,也是一条人命,你这样不是太残忍了吗?”

    “残……忍?”

    少年双目看着他,眼中先是惊愕,然后变得有些愤懑不平,高声道:

    “恶人会伤害许多的,许多的好人!”

    “恶人是人,是人命,可是好人也是人,也是人命!”

    “我不要在这里学武,圆慈大叔,请送我下去……”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孩子,消灭恶人的方法,远远不止杀戮这一种选择,杀一恶人,只是杀一恶人,若度一恶人,则既救一命,天下少一恶人,却又多一善人,岂不是更好?”

    老者没有丝毫的恼怒,只是笑呵呵地开口解释,让王安风微微一愣,然后脸皮上有些挂不住,脑海之中却不知不觉多出了一种新的思路,而在此时,老者已然对着一庞的圆慈点头笑道:

    “此子心性不错,但颇有杀生护生之气,可入你门下,好生修持,莫要走歪。”

    “是。”

    圆慈微微行礼,随即便带着王安风走出了这大雄宝殿,直至此时少年依旧有些茫然,看着身旁的青年,开口问道:

    “圆慈大叔……”

    “叫师父。”

    “……是,师父,刚刚那位老伯伯说,能让恶人变成善人,该怎么做啊……”王安风挠了挠头,老老实实地发问。“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青年沉默了下,回道:

    “打到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