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226章:幻灵母树的野望
    形式越来越差,叶心尘等人落败是迟早的事情,可是无论叶心尘把诛神之刃插在幻灵母树什么地方,幻灵母树根本就没有反应,依旧生龙活虎。

    “小叶哥哥,你必须找到幻灵母树的本源,只有把诛神之刃插在幻灵母树的本源上,才能制服幻灵母树。”圣雪仙强忍虚弱的感觉,直接大声喊道。

    “可幻灵母树的本源在什么地方?!”叶心尘也开始着急了,在这样消耗下去,他们只有全军覆没。

    圣雪仙沉默了,幻灵母树这么大,遮天蔽日,谁知道她的本源在什么地方?

    眼看形式不可逆转,幻灵女妖损失也越来越严重,一声大喝让战场的杀戮停顿了片刻。

    “幻灵母树!你不是想得到九个幻灵女皇,完成九九归一,破开枷锁吗?”不知道幻湘云什么时候来到了死亡花海,她用尽灵力叫道,整个死亡花海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那我告诉你,你的梦想破灭了。”一声呐喊,幻湘云用力扔出自己手上的包裹,扔出包裹的同时,眼泪也从眼角滑落。

    一只藤蔓瞬间伸过来,接过包裹,包裹打开后,一颗人头直接滚落下来。

    是幻晴岚的人头!是第八任幻灵女皇的人头!

    气息在这一刻瞬间凝固了,藤蔓的攻击都停止了,幻灵母树任由所有攻击落在自己身上,她都没有动作。

    “为什么?”苍凉的声音好像质问所有人。

    “我姐姐根本就没有失忆,祖龙已经不在了,她早就不想活了,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自杀了!让我把这颗人头带给你!你想要九九归一,必须要九个女皇,可是现在少了一个,你就痴心妄想吧!”最后用一句话,是幻湘云大声喊出来的。

    “你们为什么都要阻止我?我追求自由有错吗?”幻灵母树平静下来,喃喃自语,所有人都停止了攻击,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从有意识的那一刻,我就扎根在这片大地之上,看这片山水无数年,依旧是这片山水,我曾经有过许多朋友,可是他们的生命都好短暂,我曾经怜悯众生的苦短,我感到他们好可怜,他们一生也不过是我打个瞌睡的时间,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最可怜的其实是我,最起码他们可以想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他们拥有自己的腿,有自己的路,而我呢?历经千万年,依旧是亘古不变,我面对的永远只是这一片天地的山山水水,我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个死去,可我依旧活着,我以为我修炼成神,就可以拥有双脚,去我想去的地方,看我想看的风景,我甚至能奔跑在各大山川中.....于是,我就努力修炼,终于我成神的那一天,我发现自己又错了!

    我依然是我,我依然站在原地不动,山还是原来的山,水还是原来的水,我绝望了,我绝望的燃烧神魂,眼睁睁的看着火焰把我化为灰烬,虽然痛苦,可是我却十分满足,因为我知道我要解脱了。

    可是我没有想到,就算化为灰烬的我,依旧能复活!然后再自杀,在复活,再自杀......周而复始痛苦始终没有尽头,我看着山野奔跑的野兽,我看自由自在飞翔的小鸟,他们羡慕我永生的生命,可是谁知道我宁愿用这永生的生命,来换取一天的自由!那怕只有一天的时间,只要能让我行走在这片大地之上,让我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世界,我都愿意.....”

    随着幻灵母树喃喃自语,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是你们却把我最后的希望给破灭了!无自由毋宁死!”一声凄厉的喊声,强大的神魂再一次爆发。

    “惨了,这幻灵母树要自爆!”雨落女王脸色发白,一个神灵的自爆,这是要炸毁整个神州北域的节奏?

    “轮回镜!”一声高喝,叶心尘头顶再一次裂开一道裂缝,巨大的轮回镜从裂缝中冒出来。

    轮回镜发出一道光芒,直接打在幻灵母树身上。

    本来要自爆的幻灵母树瞬间就稳定了下来,而叶心尘也进入了幻灵母树的回忆中。

    按道理来说,实力强大的幻灵母树,叶心尘根本就不可能催动轮回镜查看她的记忆,可现在的幻灵母树处于精神崩溃的状态,正是最好的时机。

    进入幻灵母树的记忆中,幻灵母树所说的一切,和她的记忆一模一样。

    刚刚拥有意识的幻灵母树,是十分单纯的,甚至对周围的小动物都十分友好,甚至千幻鸟之所以为幻灵母树忠心耿耿做事,都是因为幻灵母树救过遭人类追杀的千幻鸟。

    随着时间的推移,幻灵母树因为极度渴望自由,却没有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因为幻灵母树结实了一个人类的画师,这个画师行走在九州各处山水。

    各种稀奇古怪的风景,他都见过。

    他在给幻灵母树看自己走遍千山万水画过的画同时,也为幻灵母树画画。

    可是他根本就画不出幻灵母树宏伟的姿态,他画出的幻灵母树,永远只是一个美丽少女的背景。

    幻灵母树问他画的是谁,他告诉幻灵母树,他画的少女背景就是幻灵母树。

    幻灵母树很不开心,认为这个人类真不老实,爱说谎,明明画卷上是一副少女,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是幻灵母树还是喜欢看画师给她画的画,那段时间,是幻灵母树最快乐的时光,她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听听画师讲讲外面的世界。

    画师经常会离开死亡花海,他还要去其他地方,去做其他的画。

    从那以后,幻灵母树再也不敢打瞌睡,她怕自己一觉醒来,画师就变成一捧黄土。

    幻灵母树有了期待,每隔几年,画师总会回到幻灵母树身边,给他看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听他讲述世间百态。

    直到有一天,画师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幻灵母树一直在等画师给她带来新的画卷。

    一年,两年,十年,甚至百年时间,千年时间都过去了,在也没有画师的影子,幻灵母树再也没有等到画师回来。

    真正改变幻灵母树心态的是一只充满魔气的黑色乌鸦,他停留在幻灵母树的树梢上,幻灵母树像保护其他小动物,用自己的枝干为这只小乌鸦遮风挡雨。

    叶心尘很明显看到乌鸦身上的魔气在逐渐影响到幻灵母树,直到幻灵母树思想逐渐变的偏执起来。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