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194章:路过新叶城(二)
    “将军,我们投降吧,我还不想死。”一个小兵站在西门木门身边,颤抖的说道。

    自从曼陀罗帝国入侵,作为天元学宫学生,他一直追随冰瑶的步伐,从龙耀军团离开,被安排到吴越国新叶城,成为一方守将。

    西门木已经脱离以前的稚嫩,现在看起来也成熟许多。

    西门木也想跑,他也不想死,可是每当脑海里闪过冰瑶信任眼神,他就一直咬牙坚持下来了。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西门木都没有弃城而逃,都是因为他对冰瑶承诺,新叶城虽然有五千守兵,但是这五千守兵大多数都是伤员。

    新叶城在吴越国后方,谁都没有想到,曼陀罗帝国居然会派出一支奇兵,直接绕到吴越国后方而来。

    吴越国并不是曼陀罗帝国与圣龙帝国交战的主战场,曼陀罗帝国大军,大多数都集结在靠近吴越国的南越国,南越国基本被灭国,水神共工,带领精锐部队,已经前往南越国。

    吴越国这些战斗,对南越国那边来说,有点小打小闹了。

    “将军,快看,那边有人!”一个小兵指着曼陀罗帝国大军后方。

    听到这个小兵的话,所有人都大喜,以为来了援兵,可是当看清楚远处走来的只是一个人后,所有人都失望了,一个人能顶什么用?

    你以为谁都和拥有修罗血统的妖月这么变态,在不断的杀戮中,越来越强大,人越多,妖月实力也就越强。

    没有达到宗师级别,很难一个人面对数万大军。

    看到前方来人,西门木本来挺高兴的,看清楚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失望了,一个人能做什么?

    其余士兵敢燃起的斗志又熄灭了,一个人,只是多了一个人送死而已。

    “我.....我们有救了!”西门木颤抖的说道。

    所有士兵都迷惑的看着西门木。

    “其他人我不敢说,但是眼前这个人绝对能打败城外三万大军。”西门木坚定的说道。

    “噗嗤。”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个人打败三万大军?你以为是神话传说?”有人忍不住反驳了。

    就算是西门木是将军,他们也忍不住嘲讽起来,反正都要死了,西门木难道还能到地狱找自己算账?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所谓宗师,所谓入道。

    这些普通的士兵,平时看到武者巅峰,都觉得很厉害了,至于踏天强者,他们很难遇到,就算遇到了,也没有机会见到踏天强者的厉害。

    西门木之所以这么年轻,成为整个新叶城的守军,还是因为他强大的实力,让所有士兵信服,不然在生死存亡时刻,谁管你是什么将军,早就撒腿就跑。

    这些人能陪着西门木战至最后一刻,那也都是因为被西门木这个一重天级别的强者给震慑到了。

    很多普通人,只隐隐约约知道,所谓踏天强者,根本就不知道,踏天强者也有强弱之分,更是不知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就直接脱离寿命枷锁,拥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寿命。

    吴越国更不用说了,平时一座城池,能有个踏天强者就不错了,处于底层的小兵,更是不知道强者的伟大。

    西门木并没有理会眼前小兵的嘲讽,他也理解眼前的小兵,人在绝望的时候,在生命即将不属于自己的时候,谁还会在乎尊卑?

    “他是龙耀大将!”西门木淡淡的说道。

    所有新叶城的小兵都茫然了,神马龙耀大将军?吴越国好像没有这个封号?

    难道是朝廷的?如果是朝廷的官职,听听,龙耀大将军,这么厉害的存在,怎么可能来到这个穷乡僻壤?

    “他是宗师强者,他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圣天女皇的男人。”西门木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十分苦涩。

    他虽然胆小,他虽然虚荣,但是他对冰瑶的爱,是绝对没有任何杂志的,以前他可以毫无顾忌,肆无忌惮嘲讽叶心尘,甚至想办法说叶心尘坏话,只是想让自己的女神对叶心尘印象差一些。

    可是结果呢?结果叶心尘用生命之水救了自己,他对叶心尘的感觉就变的十分复杂了,有心诋毁叶心尘,可是叶心尘毕竟是自己救命恩人,他就算在不是个东西,他也不能恩将仇报。

    难道就要把自己的女神,自己一直心爱的女人,拱手让给叶心尘?那怕冰瑶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长不大的小弟弟,当成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孩子,可是他好不甘心。

    当西门木知道叶心尘居然没有接受冰瑶,甚至,叶心尘都是圣天女皇的男人,天知道,西门木是多么的开心,他甚至兴奋的一天一夜都没有睡觉。

    在那一刻,他对叶心尘的感激前所未有,他甚至有一种把命交给叶心尘都没有问题的感觉。

    本以为叶心尘没有接受冰瑶,冰瑶很快就能从这段感情走出来,只要自己在努力一下,冰瑶就会接受自己。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西门木看到冰瑶一天天消瘦,一天比一天憔悴,他整个人心都碎了。

    多少次梦回,西门木好像看到了已经恢复笑容的冰瑶,可是每次面对冰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错了,自己以前那个冰瑶姐姐,虽然外表冰冷,可是为人善良,更是爱笑,那怕心中装有很多心事,那怕经常被寒毒折磨的死去活来,但是笑容依然挂在冰瑶脸上。

    自从离开了圣龙城,自从冰瑶一跃成为圣龙帝国的王爵,成为吴越国的大王,一个国家的国王,她脸上的笑容基本不见了,每天每日,为了麻痹自己,从来不喝酒的冰瑶,居然爱上了酒,每天都会喝的酩酊大醉,整日醉生梦死。

    西门木心都碎了,他又一次开始恨起了叶心尘,也恨起了自己。

    他恨叶心尘为什么不能接受冰瑶,让冰瑶这么痛苦,他恨自己没有能力,没有能力让冰瑶爱上自己,更没有能力让冰瑶从痛苦中脱离。

    多少次劝阻冰瑶,都被冰瑶打的遍体鳞伤,天知道,他的心是多么的痛苦,这还是以前那个外表冰冷,内心火热,对自己关怀备至,温柔如自己母亲的冰瑶导师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