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127章:声讨东州府
    上官婉儿眼皮忍不住跳动了一,头皮发麻。

    十分优雅的擦了擦手上不存在的鲜血。

    “这些凡人真是不省心,卑微的生命,蝼蚁都不如。”神的记忆并没有让圣雪仙迷失,她对叶心尘的感情一直没有变。

    可是终究还是影响了她的心性,神如果不恶,为何容不下一丝不敬?

    当你可以活一万年,十万年,甚至百万年,当你可以永生永世的不死不灭。

    那只有百年的,千年的生灵,在神的眼里不过只是眨眼间。

    世间浮沉,沧海桑田,繁华盛世,潮起潮落,不过是神消遣时间的游戏而已。

    人类嘲笑飞蛾的短暂,嘲笑蚂蚁的弱小,一时同情,也不过是人类玩弄蚂蚁的游戏,神对万物生灵何尝不是如此?

    下面的杀戮已经开始了。

    这些天元学宫的弟子,不乏是圣龙城的公子小姐,这些家族的人得到消息,用最快的时间赶到。

    一场厮杀不可避免了。

    当厮杀结束后,人们面对的就是已经化为废墟的醉心楼。

    疯狂的愤怒的京城权贵,把俘虏的杀手,全部杀光。

    就在这些京城权贵一个个摘掉杀手蒙面,想看看他们是什么身份。

    很快,他们发现了东洲天下的尸体!

    所有权贵都沉默了,在想到自己子女留下的传音,他们都疯狂了。

    “我就知道,东州府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他们这么做,就相当于把帝国断了层,帝国下一代人才凋零,他们就有机会崛起,就有机会对帝国用兵!”

    有人痛声大喊,状若疯狂。

    “东州府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有人说道。

    “胆子怎么可能不肥,玄武军团是帝国最强大的军队,这就是他们的凭仗,这就是他们的底气!”

    “东州府海军天下无敌,就算打不过帝国,也可以退居海上,随便找一个岛屿,东州府就可以延续下去,兵指帝国!”

    随着几句话挑起,群情激奋,在有东洲天下尸体为证,还有自己儿女临死发出的消息,东州府的黑锅背定了!

    “我死了吗?”冰瑶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叶心尘一张大脸,靠的自己十分近。

    冰瑶并没有惊慌,眨巴双眼,这是死亡的幻象?

    冰瑶闭上眼睛,对着叶心尘亲了一口,临死之前,亲一下,自己也心满意足了,不过这吻怎么这么真实?

    叶心尘目瞪口呆,他怎么会想到冰瑶会亲自己,那甜蜜的香唇,差点让叶心尘沉迷其中。

    “我没有死!”冰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刚刚意识模糊,冰瑶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冰瑶瞬间就明白了。

    “你当然没死,不但你没死,他们都没有死。”

    叶心尘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露娜和幕凌风。

    那天,叶心尘感受到周围强大的气息,特别那遥远的神塔之上,有一股气息更是让他心悸,那种感觉好像面对了不可跨越的山峰一样,那就是高高在上的神!

    不过却不影响叶心尘救人。

    把冰瑶,露娜,和幕凌风带出来后,本来他想多救几个人,可是一切都晚了,那些人都葬身在大火中。

    天元学宫最具有天赋的弟子,一夜间全部死光。

    当天夜里,无数的权贵大臣敲响了皇宫的大门。

    “诸位大人,你们来此作甚?陛下已经休息了。”门外侍卫拦住了想要闯宫的帝国权贵。

    “我等求见圣上,求圣上为我等做主啊!”诸多大臣权贵,哭的稀里哗啦,能进入天元学宫内门,都是他们精心培养的家族接班人,家族大多数资源都用在这些天骄手上,这一批死去,不但帝国天骄断层,甚至会造成这些家族后继无人的后果。

    “诸位大人,陛下正在朝阳楼,召见东州府东洲浩然。”

    侍卫不说还好,一说起东洲浩然,本来就群情激奋的诸多大臣更是愤怒了。

    一个个脸色愤怒,对东洲浩然大声痛骂。

    “诸位大臣,我们的孩子怎么可以就这么白死,全部给我冲进去,我们一起讨个公道。”

    其中一位大臣大声呐喊,情绪暴躁的大臣也跟着附和。

    许多还算冷静的大臣,面带犹豫,这里可是皇宫,代表帝皇的威严,怎么可以乱来。

    可是随着一个大臣带头冲了起来,其他的大臣也紧跟其后。

    也不管侍卫的阻拦,一个个冲破阻碍,冲向朝阳楼。

    圣龙帝国以武治国,这些看似文弱的大臣,一个个都拥有不俗的实力,甚至有一些强大的,都是开启四道天纹的宗师强者。

    在群情激奋下,侍卫一时没有拦住,许多愤怒的大臣冲向了朝阳楼。

    东洲浩然坐立难安,今天中午面见女皇陛下,可是这都夜里了,皇帝陛下一直坐在纱帐中,露出朦胧的身影,中间总是说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对了,自己爷爷呢?自己爷爷中间离开了一下,这都两个时辰了,都没有看到自己爷爷回来。

    就在东洲浩然实在忍不住想要告辞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东洲浩然奇怪,怎么还有人敢在皇宫大声喧哗。

    朝阳楼的大门被推开了,东洲浩然一脸愕然的看着冲进来的大臣。

    来京都的时候,这些人,东洲浩然都一一拜访过,特别其中的右相,这些可都是朝廷权贵,怎么大多数都集中在这里了?

    “打死他!”有人大声喊道。

    其中一个大臣更是快步如健,一拳把一脸愕然的东洲浩然打倒在地上。

    这一下简直就捅了马蜂窝,那些还在考虑的大臣一个个蜂拥而上,把东洲浩然按倒在地上猛打。

    东洲浩然凄厉的惨叫声,终于引起纱帐里圣天女皇的注意。

    “都给朕住手。”淡淡的声音充满了压迫,所有的大臣下意识的停下了手。

    “圣上,您要为我们做主啊!”所有的大臣都跪在地上磕头叫道。

    “你们为何无辜殴打东州府公子,说说看。”

    诸多大臣立马把醉心楼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甚至把东洲天下的尸体给抬上来。

    “爷爷!”一口血喷了出来,东洲浩然怒目圆瞪,今天下午自己爷爷还是好好的,带自己来到皇宫想要把婚事提一下,可是转眼间就躺在冰冷的地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