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118章:永远就是死亡
    如此娇媚,如此天仙人物,整个天下间也只有我资格拥有!疯狂的想法在东洲浩然脑海里扎根发芽。

    “这位是?”东洲浩然多么希望能从叶心尘嘴里听到,这是叶心尘的妹妹。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这是我的娘子。”叶心尘牵着圣雪仙柔若无骨的玉手,挑衅道,圣雪仙巧笑嫣然,每次听叶心尘宣布自己是他的女人,她就十分开心。

    “噗。”听到叶心尘的话,东洲浩然气火攻心,直接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怎么可以!怎么可能,如此佳人,怎么可能是这个贱民的女人!不会的,不会的!”东洲浩然脸色都带着一股疯狂,那可怕的眼神好像要把叶心尘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东洲浩然心里堵得慌,眼神都带着疯狂。

    “浩然傻逼,你没事吧?”叶心尘十分关心的问道。

    “啊,没事!”东洲浩然整个心都被妒火给填满了,这么美丽的女神居然被这个贱民玷污了,东洲浩然是多么的痛苦,恨不得把叶心尘千刀万剐。

    “我有事先要离开一下。”东洲浩然赶紧站起来,他怕自己再留下来会控不住自己的怒火,把叶心尘弄死,把女神抢过来。

    小厮都要哭了,自己家少爷,被人当面骂了这么多次,少爷都没有发现吗?以前少爷可不是这么傻的?

    回到在圣龙城买的庭院后,东洲浩然就直接抓狂了,四处砸东西,而且还一会笑,一会怒,甚至有时候哭的和孩童一样无助,状如疯癫。

    小厮很难理解自家少爷的心思,因为作为下人,跟在主人身后,是不能随便抬头看主人的朋友,不然下场很惨,他只是无意间扫了一眼,那惊鸿一瞥也让他心跳加速,却没有东洲浩然如此如痴如醉。

    “你说,我应该怎么做才会让女人喜欢!”东洲浩然一把抓住小厮大声问道。

    “少爷,这个我那里知道,小人至今都是单身,少爷在东州府不是一直受各方美女青睐吗?”小厮感到真的很无辜,自己少爷玩过的女人比自己吃的饭还多,这么一个风流公子,居然问自己这个单身狗如何讨女人喜欢,这不是嘲讽自己吗?

    “对对,我本身就是一个风流倜傥,受万千女子吹捧,我真是糊涂了。”东洲浩然急上跳下窜,嘴里念叨着。

    “那些女人喜欢我什么?我应该怎么得到她的爱。”东洲浩然从来没有像现在思念一个女子,朝思暮想,他甚至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只要这个女人愿意和他在一起,他愿意屠戮整个苍生,博红颜一笑。

    “女人喜欢财?不对,我的女神肯定不会这么庸俗,权利?也不对啊,我的女神纯洁无暇,不会被这世间的权利给玷污了,可她到底喜欢什么?”东洲浩然头疼。

    更头疼的是叶心尘。

    他体内的能量已经达到突破的边缘,可迟迟没有动静,这让他十分煎熬。

    每当闭上眼睛的时候,叶心尘就会看到一颗巨大的古树,高比山岳,这古树对自己发出诡异的笑容,十分渗人,古树的脚下是累累白骨,还有一个凄厉的女声,在告诉自己不要回来。

    不要回来?这回来是要去那里?

    这段时间,叶心尘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次都是被古树诡异的笑容惊醒,甚至有时候他还会看到一个巨大的窟洞,如胳膊一样粗的链条,拴着一具石棺。

    石棺之上有一条千丈长的神龙,神龙残破的身躯已经腐烂,有的地方甚至看到了龙骨,从腐烂的肉沫中流血,那一滴滴龙血落在地面,从地面上玄奥的阵法连接石棺。

    神龙发出凄厉的龙吟,痛苦的挣扎,神龙已经腐朽了。

    “小叶哥哥,你没事吧?”圣雪仙本来躺在叶心尘怀里睡的正香,被叶心尘的一声惨叫吓了一跳。

    妖月也拿着修罗刀穿着睡衣直接冲了进来。

    “没事。”叶心尘深吸一口气。

    神龙那哀求的目光,和那凄厉的惨叫,一直在叶心尘脑海里挥之不去。

    一夜没有睡眠,圣雪仙也陪着叶心尘到天亮,圣雪仙好几次给叶心尘唱歌听,让叶心尘心情好了许多。

    第二天一早,叶心尘就去天元学宫了。

    等叶心尘离开后,圣雪仙招呼妖月一声,就要回皇宫。

    刚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东洲浩然穿着一身蟒袍,脸上居然化妆淡妆。

    本来十分英俊的脸孔现在看起来有点诡异。

    “姑娘,你要去那里?小子带你一程吧。”

    看到圣雪仙出来,东洲浩然立马上前说道。

    圣雪仙抬头平淡的看了一眼东洲浩然,说道:“我是有夫之妇,不是姑娘了。”

    “在我眼里,你永远是姑娘。”东洲浩然深情的说道。

    “好吧,那你就永远把我当成姑娘吧。”圣雪仙无所谓。

    东洲浩然大喜,难道圣雪仙同意自己的追求了?

    “敢问姑娘芳.....”下面的话,东洲浩然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整个人都变成冰雕了。

    看着眼前自己的杰作,圣雪仙十分满意。

    永远是姑娘,只有死亡了。

    圣雪仙姿态优雅的离开了,只留下一座冰雕。

    “少爷!”凄厉的惨叫声,一直跟在东洲浩然身边的小厮吓的颤颤巍巍,怎么自己少爷刚刚还和圣雪仙说话,转眼就成冰雕了?

    小厮还是知道轻重的,他把变成冰雕的少爷抱上马车,那寒冷的冰气,把小厮冻的瑟瑟发抖,小厮驾车就往府邸跑去。

    “老祖宗,老祖宗救命啊!”回到府邸后,小厮惊慌失措的冲进府邸。

    东洲天下,东州府的老祖宗,宗师巅峰强者。

    他脸色不悦。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成何体统。”

    “老祖宗,少爷都变成冰雕了。”小厮跪在地上哭着叫道。

    当把东洲浩然抬过来的时候,东洲天下傻眼了。

    这冒着寒气的冰雕,以他的实力碰一下,都让自己浑身发冷,这温度到底有多么低?

    “是谁?是谁这么狠心!”东洲天下大怒,强烈的气势让大厅所有的人退后了几步,宗师一怒,压力太大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