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96章:白阳国
    如果圣雪仙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还能急流勇退,和叶心尘流浪天涯,比翼双飞。

    可圣雪仙是女皇,是杀伐果断,踏着无数尸骨,踩在众多家族诸国的脑袋上上位的女皇。

    如果她失势,只有死路一条,除非叶心尘和圣雪仙愿意过上被人永无止境追杀的日子。

    所以,从现在起,叶心尘必须巩固圣雪仙的帝位,要保证整个朝堂对圣雪仙的忠心。

    叶心尘打算和圣雪仙一明一暗,慢慢把整个朝堂都换成自己的人,朝堂可都把持在各大家族手上,这也需要向各大家族开刀了。

    势单力薄的叶心尘和圣雪仙很难做到这一点,可是叶心尘身上可有九霄塔,他现在都没有忘记圣灵说的话,九霄塔封印的是一个失落的世界,一个已经毁灭的世界。

    只要打开九霄塔,能把这些生灵一个个复活,这些复活的人对叶心尘绝对忠心。

    只要把这些复活的人慢慢安插在朝廷,消减家族对帝国的影响,那最终整个帝国都是叶心尘的人。

    这些人对圣雪仙也保持着绝对的忠心,不过叶心尘也成了隐藏的第二个皇帝一样,因为这些人对圣雪仙的忠心都是叶心尘的号令,但凡叶心尘和圣雪仙有点矛盾,这些复活的人绝对毫无异心站在叶心尘这边。

    这也变向的是叶心尘把持了整个朝廷,不过相对于圣雪仙来说,不要说是一个帝国了,就算她的命都愿意交给叶心尘。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各方诸侯大多数都来到了圣龙城,不过并不是所有诸侯国都给新皇面子。

    也有一些诸侯王随便编一个理由,就说身体不舒服,就拒绝来朝,甚至有一些过分的诸侯王,连理由都不给,更有一些偏激的诸侯王直接把圣雪仙派出去的传旨太监给杀了,甚至把人头送到朝廷上。

    这已经是**裸的挑衅了,直接在打帝国新皇的脸了。

    面对眼前血淋淋的人头,所有大臣都吓的噤若寒蝉,都把头低在脚背上,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

    圣雪仙面色如常,就像欣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

    “这脑袋切的好啊,工整有序,不偏不倚,一刀下去,伤口都是整齐如一。”圣雪仙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对这人头啧啧赞美。

    可下面大臣吓的浑身发抖,这一个月的时间,圣雪仙已经屠杀了好几个不听话的家族。

    这些家族纵然有宗师强者,可是在圣雪仙强大的实力面前,这些宗师强者也只是一个笑话。

    宗师强者都追求更高的存在,面对一个已经超越宗师的皇帝,这些宗师强者更愿意抛弃本有的家族,投靠新皇,只是为了能在修炼的路上走的更远。

    经过这段时间的清洗,那些敢在朝廷上唱反调的家族基本被屠杀一空了,剩下的也只是敢唯唯诺诺,在朝廷上一个屁都不敢放的家族人。

    这些人别看现在这么软弱,可他们就像弹簧一样,压制的越深最后反弹也越强大。

    圣雪仙随手把人头仍在地面上,直接起身离开了。

    虽然散朝了,可是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在皇宫内,没有一个人敢议论什么,所有大臣都低着头,回家去了。

    右相府,帝国右相,正一脸惬意的喝着茶水,在右相下方是一个黑衣人。

    “右相大人,我们家大王按照右相大人的意思做了,希望右相大人能兑现承诺,不让帝国出兵讨伐。”黑衣人十分恭敬的说道。

    “很好,我们的皇帝只有一个,那就是天明皇帝,而不是什么圣天女皇,只要我们把朝廷搅乱,只要想办法让天明皇帝重新掌权,我会奏请天明皇帝,把你们白阳国从候过直接升到王国。”右相悠悠的说道。

    “谢右相大人,不知道帝国是否会发兵?”再多的承诺也不如帝国是否发兵来的重要。

    白阳国很早就投靠右相,这次右相传来指令,他们也是赌上全部身家来的,可是这些远在帝国远方的诸侯国根本就不清楚圣天女皇的脾性,稍微有点了解,他们就不敢这么做,一次估算错误就给他们带来的灭顶之灾。

    “别看现在朝廷是她的,可是她最终没有完成封皇仪式,帝国几大军团目前依旧只听天明皇帝的圣旨。我们小女皇陛下能调动的目前只有她亲手组建的北方军团,”右相毫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右相大人,北方军团也不是我们一个小小的白阳国能对抗的。”黑衣人苦笑道,这北方军团可是把新月帝国给打垮了,一个帝国都能被北方军团打垮,他们连公国都不是的候国能有什么作为?

    虽然他们只是候国的封号,但是目前的实力已经达到王国的级别,可他们依然怕啊。

    “我说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滚吧。”右相有点不耐烦了,怎么自己口水都说干了,这个家伙都是怕成这样。

    黑衣人脸上闪烁不停,心里有点后悔了,真为自己侯爷做出这样的决定而担心。

    在圣龙城这段时间,黑衣人可是清楚的看到圣天女皇陛下的手段,可把这些朝廷的大佬都制服的服服帖帖。

    白阳国这么做,很有可能是一个错误,一个能导致灭国的错误。

    黑衣人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他甚至都不想回白阳国了,回去和侯爷一起死吗?他可没有这么忠心。

    “没用的东西。”右相对黑衣人的离开丝毫不在意,甚至很是不屑。

    “一个小小的丫头,都敢骑在老夫头上,等着吧,你好日子过不了多久了。”右相哈哈大笑。

    下朝后,圣雪仙处理完一些政务,直接回到了和叶心尘共同的家,这里被圣雪仙起了一个名字,叫尘雪阁。

    尘雪阁虽然不大,只是普通的房间,也只有在这里,圣雪仙心境就安稳了许多,不用理会朝堂上的纷乱。

    “小月,我相公去那里了。”圣雪仙把相公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妖月没有理会圣雪仙,但是她手上舞动的刀法更加凌厉了。

    “小月,看看我带来了什么。”圣雪仙一下拿出几根冰糖葫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