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90章:圣天女皇
    李师师更是吓的脸色苍白,面无血色。

    李文昌平静的脸孔也平静不下去了,整个人一脸惶恐,如果面对太上皇,就算自己子女对以前那个皇帝不敬,也无所谓,毕竟他身为宗师,皇帝还要给他几分薄面的。

    可是眼前这位可是杀宗师如屠猪狗一般,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有几分薄面,让圣天女皇放过不敬的李师师。

    “圣天女皇陛下恕罪!”李文昌拉着李师师赶紧跪了下来。

    李文昌真的很不明白,自己这个孙女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怎么今天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凡是和李文昌有关系的人都担心的看着李文昌,和李文昌有间隙的人都暗暗偷笑,想要看李文昌的笑话。

    “李阁主,你有个好孙女。”圣雪仙并没有生气,反而意味深长道。

    “谢女皇陛下隆恩!”李文昌虽然不明白女皇陛下为什么这么说话,可是他心中清楚,女皇陛下并没有怪罪自己孙女的不敬之罪。

    宴会上,李文昌心痒难耐,根本就猜不准女皇陛下的心思。

    可整个宴会李师师都是双目无神,真是有点被吓到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很难想象今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跟在叶心尘身后,喜欢吃醋的女孩子居然是圣天女皇?!

    不会的!

    李师师赶紧摇了摇头,绝对不会的,威仪天下,气吞山河,唯我独尊的女皇陛下,怎么可能在一个男子面前露出如此小女儿态?

    绝对不会是女皇陛下!

    虽然是夜晚,可这乃是酷暑,天气炎热,修炼之人,虽然不在乎季节转换,不惧寒暑,可李师师却感到自己全身冰凉,身上却冒出冷汗,都是吓的。

    如果今天见到的女人,真的是女皇陛下,女皇陛下会不会杀自己灭口?

    李师师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

    圣雪仙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目光时不时的扫向胡思乱想的李师师。

    她嘴角挂上一丝笑意,却戴着面纱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李师师也注意到女皇陛下的目光,李师师的目光与圣雪仙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李师师冷汗更多了。

    而圣雪仙却举起手中的杯子,对李师师示意。

    李师师吓的赶紧把杯中酒举起来,有点慌乱的站起来,遥遥对圣雪仙一拜,十分恭敬的饮下杯中酒。

    李师师狼狈的样子,许多人都看见了,但是看到是和女皇陛下敬酒,那些本来想要嘲笑的大臣,顿时闭嘴了,甚至吓的缩了缩脖子。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女皇陛下对某一个人有如此殊荣。

    也幸好李师师不是男人,不然肯定会被误会的。

    李文昌又怒又喜,怒的是自己这个孙女,平时都是文雅优质,做事有条有序,怎么见到女皇陛下,居然慌乱成这样?

    就算女皇陛下威震四海,可是李师师表现真的太差劲了,以后该如何接手玲珑阁的生意?

    喜的是,女皇陛下好像对自己的孙女不一般啊,普通人敢在这种场合失礼,不要说现在的女皇陛下了,就算女皇陛下还是太女公主的时候,都是杀无赦的。

    “别忘了喝喜酒。”圣雪仙轻飘飘的声音,直接把李师师吓的手一抖,手中的杯子掉了下来,酒水洒的到处都是。

    圣雪仙这话是传音的,其他人是没有听到。

    但是这李师师一而再再而三,在女皇陛下面前失礼,让很多人都不开心了。

    实力深不可测的女皇陛下,在他们这些帝国高手眼里,女皇陛下就是高高在上的神。

    李师师两次失礼,让他们十分愤怒。

    不过让所有人都奇怪的是,女皇陛下并没有追究,反而发出一阵愉快的娇笑,直接站起来走了。

    圣雪仙决定了,以后凡是敢靠近叶心尘的女人,她要一个个把她们赶走。

    这些人虽然和叶心尘认识,她不好动手杀人,但是吓也要吓死她们。

    女皇陛下走后,宴会匆匆就散了。

    路上,李文昌脸色低沉,李师师一脸委屈的站在李文昌身后。

    不是李师师上不了台面,只是今天所见所闻真的太吓人了,特别是向女皇陛下敬酒的时候,女皇陛下那句话,真是把她吓死了。

    这事情应不应该告诉自己的爷爷?

    考虑了许久,李师师终究没有说出口,身为臣子,皇帝的事情还是少插手为妙。

    她也不懂女皇陛下为什么会和一个吴越国的乡巴佬在一起,她却谁也不敢告诉。

    皇家之事,涉及太多,杀头都是轻的。

    当天晚上,圣雪仙回到自己的寝宫,妖月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圣雪仙轻轻摸了摸妖月的额头。

    一刀闪过,修罗刀已经出鞘,修长的刀身已经架在圣雪仙脖子上。

    圣雪仙依旧淡然,以她的实力,妖月这小小的天纹二重天,根本就不够她看。

    伸出纤纤玉手轻轻一弹,就把修罗刀弹飞了。

    “小月啊,我们不管怎么说都是一起长大的,你怎么就是天天冷着一张脸。”圣雪仙微笑道。

    一笑倾城,在妖月眼里根本就起不了波澜,她眼里只有杀人,和自己的公子是最重要的。

    “你自己也不见比我好到那里去。”妖月出言嘲讽。

    虽然不知道这么大的宅院是什么地方,但是妖月看得出,这周围的人都怕圣雪仙,圣雪仙在这些人面前,表现的比自己还要冷血。

    “我是戴着一张面具,在自己人面前,我就不会像你这么冷冰冰的。”圣雪仙摇了摇头。

    妖月不屑。

    “对了,小月,我教你的办法如何?”圣雪仙偷笑。

    “什么办法?”

    “就是为了你家公子好,只要他看的上的美女,你都要抓回去绑在你家公子的床上。”圣雪仙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笑的比小狐狸还要狡猾。

    “你说其他家公子都是这么做的,可是为什么我每次绑回去的女子都被公子给放了?”妖月顿时迷惑了。

    “没错,为了小叶哥哥的幸福,你要把这伟大的任务发扬光大,要为叶家开枝散叶,一定要把小叶哥哥多看几眼的女子都绑上床,不要管对方美丑。”圣雪仙十分严肃的说道。

    妖月那简单的小脑袋,根本就跟不上圣雪仙的步伐,她十分迷惑。

    (笔趣库 www.biquku.com)